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苗锦绣离婚大典这场戏到底是不是注水戏  

2014-08-17 10:39: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摘一段报道 批评苗锦绣离婚大典(即《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婚姻》)是注水戏,全文如下:东方网8月17日报道 由吴秀波(微博)、姚晨主演的电视剧《离婚律师》正在热播,该剧自开播后围绕剧情的吐槽持续不断,除了不少法律盲点外,近期的一集中,岳红饰演的角色和丈夫离婚,两人还举行了离婚大典,在典礼上,岳红一个人从两人相识相恋说到分手离婚,台词念了20分钟,占了整个剧集的一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忍不住发微博吐槽:“姚晨与吴秀波的戏挺有味。但今天一看,岳红一个人整整说了快二十分钟,注的不是水而是一条大河。好好的剧,都给毁了。”

岳红饰演的苗锦绣和丈夫结婚三十年,曾经两人辛苦创业,最后丈夫事业有成却嫌弃她只会在家带孩子当保姆,一肚子委屈的岳红便在离婚大典上将一切的苦衷说了出来,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到签订离婚协议书,一整集的剧情听岳红说台词就去了一半。更让网友觉得狗血的是,当岳红念完所有的台词,原本下定决心离婚的丈夫突然回心转意,两人复婚了。有网友评论:“哭着说二十分钟话是没法挽回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的。更何况二十年的感情都能放弃,二十分钟又能挽回什么呢?”对此,编剧陈彤在微博上回应道:“关于苗锦绣离婚大典这场戏,当初就存在争议,有人说太长,且戏不在男女一号身上。后来制片方做调查,谁喜欢这场戏谁不喜欢,发现上了岁数且离婚后娶了年轻女子的男人尤其反感这场。”重庆晚报记者陈柯羽

 

我也是做记者出身,先谈谈这篇报道的硬伤。通篇文章只引用了觉得这段戏狗血的网友的话,但是却完全无视被这段戏感动的上万网友的转发和评论。到底是觉得狗血的多还是觉得感人的多?要求记者短时间内做一个统计可能要求太高了,但是至少要把两边的意见都写上吧?否则作为拥有话语权的媒体,这样写报道,客观公正在哪里?

 

下面我来谈谈关于这段戏(即《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婚姻》)在剧本阶段的争议,我希望大家在看过这些争议以后,再来判定这段戏是否应该保留,是否算注水戏。

 

当时几次提剧本意见,都提到这段戏太长,且戏不在主线人物身上,要求删减,甚至还有人提出不要,我当时做了据理力争,我举了《丹麦王子》的例子,剧中有一个场面,城堡大厅里,国王一个人有一段长达64行的台词,王子哈姆雷特一个字也没有。整个大厅内,国王王后大臣围桌而坐,王子独自一人坐在远处。国王滔滔不绝,其他人各种附和,唯独王子脸色忧郁身穿孝服一言不发毫无举动,但不能因为他没有台词或者台词全在国王身上就说戏不在王子身上,是注水吧?同样,这段戏也是这样,尽管苗锦绣的词儿多,但PPT这个主意是罗鹂给出的,所以最后苗董破镜重圆,戏还是在主线人物身上。

 

之后,再讨论剧本提剧本意见,又说这段戏不好,理由是有人认为不合理,怎么可能一个要离婚的男人就因为老婆放了一个三十年婚姻的PPT,就回心转意了呢?我当时就对吕超说,谁说不好不合理?能不能做一个调查?咱们拿掉一场戏,总不能那么随意吧?如果有人说不好就拿掉,那有多少戏是所有人都说好的呢?后来本剧策划陈倏盈(她本人是非常喜欢这段戏的,第一次看的时候就哭了)就去做了调查,再开剧本会的时候,她就说到一个“代入感”的问题,观众看戏会产生代入感,一般来说,女性观众或者伉俪情深的男性观众更容易认同这场戏,但小三上位的或者有过抛弃发妻行为且娶了年轻妻子的男性会感到难以接受。我后来就说,我是一个女性编剧,请为我保留这段戏好不好?最后这段戏保留了,感谢吕超。但他也要求我做调整。

 

事实上,我也做了调整,我在网上贴出的是最原始的剧本《苗锦绣:我做董太太的三十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1d720102uzsa.html),是一年一张图片的形式,一共三十张图片,三十句话,最后还有一大段独白。导演已经在我的剧本上做了删减,三十年太长,所以改成二十多年,后来在机房剪辑的时候,据说现场所有男同志都落泪了,这是这段戏最后保留下来的经过。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看一段戏,只把这段戏当做技术去看,我们可能会说20分钟的台词长,但是,艺术最宝贵的不是技术。如果说我当时对批评的反应有些强烈,那么应该说我是对这种批评的随意性和不负责任感到愤怒。

 

最后,多说一句,我确实是半路出家写剧本,不认识圈内的朋友,也没有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我是做记者编辑出身的,后来写书,再后来一个偶然的情况,王海鸰老师看到我的书,跟出版社要了我的电话,邀请我和她一起写电视剧《新结婚时代》,这才开始接触编剧。所以,我属于师傅带徒弟似的走上这条路,我不是靠技术写作的,我也没有学过写作,我大学读的也不是中文系,甚至我高中文理分科学的是理科,我都没有学过历史和地理(可能高一学过,但也没有认真学习,因为不喜欢),后来工作虽然从事记者行业,但记者这一行最重要的是真实,所以,我写戏只写我有感触且我知道或者我经历的人和事。苗锦绣和董大海的这段PPT,我写的时候确实哭了,因为对于我来说,我是真情实感。当然我也知道哭不是衡量一个戏好坏的标准,但我想说的是,也许我戏写得不够好,技术上非常欠缺,但我对待写戏这件事情是认真的,足够诚意的,所以你可以批评我不会写戏,但是不要批评我注水,注水是态度问题,不会写没写好是水平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