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鍐涗簨涓撳鏉庡厠宄拌皥鐩镐翰涓庡叺娉?/a>  

2010-02-17 12: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陈彤认识多年,她出了本书《我愿意》,我看了,本来想和她当面交流,但她一直谨奉医嘱,卧床静养,就在电话里简单说了说,后来她说写个读后感吧,贴到她的博客上,说实话,好多年没写过读后感了。上一篇是高中时,读《鲍·瓦西里耶夫优秀作品选》中的一篇,这一篇就是《我愿意》了。

 

合上《我愿意》淡紫色的封面,不禁想起古人说的:“紫云一握胜千金”。

自古以来,中国文人都以紫色缎面一样的石砚为上品。陈彤的文笔,如端石之细润。

砚石如果滑到不能发墨,或者粗到发磨不细,就不好了。端砚之妙,在于恰好。陈彤的字里行间,爱憎分明,长袖飘摆间或有剑光熠熠。

上好的端砚,“哈气成雾”,“握之稍久,手中水滋。”一柄长剑,几卷诗书,青涩的日子,古往今来,多少英雄都是这样过来的。作为与作者同时代的读者,书中常常能照见自己的影子,淡淡的,有些感同身受。

 

起义与俘虏

陈彤写的这本相亲兵法,其实和兵法颇多相似之处。

中共在“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时代,除了复兴民族的理想之外,一无兵,二无钱。一群书生,让国民党捉了杀,杀了再捉,再捉了再杀。

直到周公一袭青衫,只身赴南昌,说服贺龙起义。起义之前,人家贺军长拥兵数万,出入坐八抬绿呢子大轿,吃饭有中、西两个厨房,现在哪个“成功人士”比得了?可人家为救国救民,抛弃了,现在哪个“成功人士”比得了?所以,“八一”两个大字,至今还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旗上。

傅作义很早就和中共接触,谈来谈去,嫡系部队覆灭了,天津丢了,只有一座古城北平,但终究还是起义了,成了新中国的水利部长。

有些国民党将领,等解放军的刺刀都戳到司令部门口了,才起义,让人家都不知道把你安排进政协还是功德林监狱。

起义要趁早。

 

收藏与捡漏

这几年有钱的人多了,也想搞点儿收藏,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什么是收藏。

我有幸认识一个老先生,二十多年里,每年都去他家拜年。无论窗外风云如何变换,他老人家总是一手捏小泥壶喝茶,一手拿放大镜,围着他的瓶瓶罐罐看。也不管来拜望的是部长还是局长,理也不理。

后来我喜欢上紫砂壶了,才觉得小时候真乖,要是手欠的话,供春款的树瘿壶,大彬款的汲直壶,陈鸣远款的什么壶打碎一两个……

老先生去世前,他收藏的精华,大多捐给了家乡的三峡博物馆。那里有他的专门的展厅。从商周的青铜器、到元明的青花瓷、名人字画、砚台等等。还摆着他用过的旧书桌。

现在有些名人、电视节目、电影、电视剧等,大多是打着收藏的旗号,津津乐道于捡漏,本质上属于摊贩性质。

世界上本无太多的漏,捡漏的人多了,也就有了一条完整的造假产业链,于是与捡漏孪生的词叫打眼。

实际上大多数捡漏者都是在打眼。

真正的收藏家,欣赏藏品给他带来毕生的愉悦。

因此,相亲分为三等。

一等是有理想谈谈理想。

二等是没理想谈谈感情。

三等是没感情谈谈条件。

 

激情与浪漫

有些相亲的女士,嫌对方缺乏激情与浪漫,请问您小姐知道什么是激情与浪漫吗?

至少70后都听说过:“丹心已为河山碎,碧血再开革命花。”

您没哪个以天下为己任,拯救苍生的觉悟,就不要说“激情”,顶多是激素。

几年前的深秋,南下杭州,我给北京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说,这个南宋小朝廷偏安的地方不出修正主义才怪哩。当时他说我太老套。我说,词老,意思对。这不,2009年底,随着迪拜债务危机爆发,那个想把杭州建成迪拜的地产书记靠边了。

变修归变修,桂花雨中游苏堤,还是很浪漫的。

北京的夜店,靡靡之音掩饰着语言的贫乏,迷乱的灯光遮蔽了化妆品的无能,四周妖精出没无常,这能叫浪漫吗?

只能叫漫,或者浪。

 

论冤有头债有主

古人说:“女子重前夫,男子重后妇”。

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前夫不幸是个广义词。但是,对前夫的恨,转嫁到下任头上是没道理的。

想找“厨娘老妈子生育机器”是相亲中的男士的经常顶到的一颗大雷。

且不说现在有超市买半成品也很方便,或者烹饪美食是一门艺术之类。

儿子是前生的情人。即使山贼的儿子,生下来也是白纸一张,你教以孝道,他就孝顺你,为你养老送终,生育机器从何说起?

 

《我愿意》的封面上有这样一行字:“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男人,能够在全世界都遗弃她的时候,依然站在她身边——相信她,爱她,肯为她作一切……”

看到这里,我想说:“每个女人都曾经有一个男人,能够在全世界都遗弃她的时候,依然站在她身边——相信她,爱她,肯为她作一切……”

 

以上是站在男人的立场上读《我愿意》的看法,请陈老师及同志们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