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38)  

2009-10-22 16:0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通达悄悄留下的那组有沈聪聪的照片中,有一张是沈聪聪和魏海烽的,两个人郎才女貌情投意合的样子。赵通达忍不住,终于还是犯了回贱,去找了沈聪聪。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虽然没有领那张证,但感情还是有的,他不能眼见着沈聪聪栽进去。

 

赵通达有的时候,有的事情,显得鬼鬼祟祟不大方,其实,不是他鬼鬼祟祟不大方,而是那事情本来就不能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张立功跟赵通达发牢骚,说现在贪污行贿男盗女娼倒可以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反腐倡廉克己奉公倒得偷偷摸摸小心谨慎。人家说了,人家那是人性,人性就是趋利避害趋炎附势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你讲道德讲正气讲大公无私,那是压抑人性是道貌岸然是自己没机会腐败看人家腐败眼红是仇富是伪善是心理阴暗。

 

党组会开过之后,也就是间隔一两天,林省长忽然亲自给赵通达打手机,约他出来喝茶。大晚上喝什么茶呢?赵通达当然知道绝对不是喝茶那么简单。赵通达挂了电话就赶了过去,他是特意打车去的。这种小地方他是非常小心的。如果不打车,开车,那么势必要和小车班司机打交道,即使自己开车,他那个车停哪里不停在哪里也是一个问题。

 

茶楼在一安静的院落里,院子里栽着几杆隐隐绰绰的竹子,曲径通幽山石掩映。赵通达还是头一次上这样的地方来。跟在穿旗袍的服务员身后,心里呼呼往外冒冷气。服务员把他带到“西江月”,是一石壁。“西江月”三个字是题在石壁上的草书。赵通达想,搞什么搞?林省长难道约他在这里见面?这不是张生会崔莺莺的地方吗?那个服务员还真有点像俏红娘呢。“俏红娘”回头冲他嫣然一笑,问他贵姓。这遍问,有核对身份的意思。赵通达说姓“赵”。“俏红娘”说:“是林先生约的吗?”赵通达点点头,他还真不好意思管林省长叫林先生。

“俏红娘”伸手拿出一对讲,说:“赵先生来了。”

石壁吱吱呀呀地“芝麻开门”了,里面竟然别有洞天。赵通达跟着“俏红娘”进去,三绕两绕进了一间“和室”。“俏红娘”给他沏茶,上小点心,然后离开。过了一阵,林省长拉门进来了,红光满面,穿着休闲T恤,坐下就问赵通达最近怎么样?赵通达心想,这话不必上这儿来问吧?但还是恭谦的说,一般。

赵通达猜对了,林省长叫他来,是要跟他谈一些“肺腑之言”。

   “通达,你们厅长这个人我了解,稳重,稳健,轻易不愿意得罪人把事情做绝,尤其是快退了的时候,就更不想再为工作上的事情得罪干部了。都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心情可以理解。听说魏海烽在会上公然叫板,你们厅长都容忍了他?……”林省长消息真是灵通啊。赵通达心下一阵佩服。

赵通达嗫嚅着:“……我们厅长爱才。”

林省长目光锐利:“你确实是这样看这个问题吗?”

赵通达不敢接,以喝水掩饰。

“通达同志,我单独把你找来,就是想就这件事与你沟通一下。跟你交个底,省里刚开了会,再次强调,对贪污受贿滥用公共权力的领导干部,绝不姑息养奸,有一个查一个,该撤职撤职,该法办法办!”林省长这话是有所指的。

赵通达沉吟半晌:“其实,我是一直在本着这个原则办的。只是……”

林省长一针见血:“——只是碍于魏海烽与是你同级!”

赵通达不响了。

“通达同志,干工作不能怕别人说三道四,要放开手脚,不能怕得罪人!”赵通达点头,听林省长接下去一字字道:“——必要时,可以对魏海烽双规。”

赵通达心下一惊,那边林省长目光已经像两道闪电,照到了赵通达内心深处的每一个阴暗角落。林省长严肃地:“通达同志!……你到底怕什么嘛!”

   赵通达直起了腰板,说:“这个,厅长,双轨,现在恐怕,还不到时候。证据还不确凿。……”

林省长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赵通达,缓缓的点头,说:“我没有说现在,我是说必要的时候……,通达,要抓紧啊。”    

赵通达一连几天,心神不宁。难道魏海烽的问题真有这么严重。他决定在正式开展“工作”之前,还是要给沈聪聪一点点必要的“照顾”。免得日后,给自己或者给别人留下遗憾。

 

赵通达没有料到,沈聪聪看到那组被偷拍的照片时,竟然既不羞愧也不愤怒,而是轻蔑的说了声“无耻”。

   沈聪聪问赵通达:“照片哪来的?”

   赵通达答:“无可奉告。”

      沈聪聪“哼”了一声,说“既然无可奉告,你上我这儿干什么?咱俩有关系吗?”

      赵通达被激怒了:“沈聪聪!!……我们是没关系了,你现在单身是有恋爱结婚的自由,但魏海烽没有!”

      沈聪聪被击中,声调软了一半:“通达,我和魏海烽没事,至少没有你以为的那种事……”

      “那你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见沈聪聪不吭声,赵通达接着说:“聪聪,这些照片我没在厅党组会上拿出来,就是给魏海烽留着面子。但是,你们得给我一个解释!”

      沈聪聪说了:“魏海烽委托我查泰华的资金问题。”

      赵通达不解:“为什么要委托你?”

      沈聪聪道:“说来话长,也没有意义。你只要相信这一切都是为工作就好。”

      赵通达说:“我不相信。”

      沈聪聪想了想,捡重点跟赵通达说了一遍,还嘱咐赵通达一定要保密,如果这事让泰华知道,泰华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至少,她在报社就别混了。赵通达听了,不仅有点伤感:“想不到你为了魏海烽,肯去冒这样的险。……”

      沈聪聪辨解:“不是为魏海烽,是为工作。……”

      赵通达备感凄凉:“从前,我为工作求你的时候,沈聪聪,你是什么态度?我找你发篇稿子,哪次你不是推三拖四?还说不做交易?”

      沈聪聪脱口而出:“那不一样!”
      赵通达:“哪不一样?”

      沈聪聪一时间无言以对:的确是太不一样了,可是,怎么表达?

赵通达默默看她,也不语。他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要不要告诉她,魏海烽可能存在严重的问题?

沈聪聪扛不过赵通达的一言不发神色凝重,想了想,尽量平心静气地跟赵通达说:“我和魏海烽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关系!”

赵通达没好气的回一句:“是不是见不得人你说了不算!”

沈聪聪也火了:“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你吗?”

赵通达说:“包括我。但不仅仅是我。今天我只能给你把话说到这里。顺便提醒你,我们是机关,是一个无风还起三尺浪的地方,希望你,你们,小心,自重!”

沈聪聪恢复了伶牙俐齿:“谢谢。可惜了你的一番好意用错了地方。我们无须小心,因为我们一直自重!……送你一句话,通达,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身正不怕影子斜!”

赵通达冷笑:“你我不管,也管不着。而魏海烽,现在是身不正,所以才不怕影子斜!”说罢,一甩手走了。心里发狠:沈聪聪,以后你可别怨我没跟你打招呼。

沈聪聪追上一步,抢在赵通达前面,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再走?什么叫魏海锋身不正所以才怕影子斜?”沈聪聪本能的意识到赵通达应该知道点什么。

赵通达站住了,看着这个糊涂的女人,心里是恨铁不成钢。但是他知道,只要跟她透露半个字的风声,她转眼就能说给魏海烽。现在赵通达满腔悔恨,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说什么也不会沾这个女人一下。他当年说给她的那些话,估计她早一个字不剩地学给了魏海烽,所以魏海烽才能在每一次跟他的较量中,反败为胜,因为他的身边藏着一个内奸。

赵通达决定跟沈聪聪谈点不怕她告诉魏海烽的话。

赵通达说:“沈聪聪,可能在你眼里,陶爱华既粗俗也没有文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这样的老婆魏海烽一直没有离掉?”

“不知道。我和魏海烽从来没有谈过这个问题。”沈聪聪态度恶劣,满脸鄙薄,却故意把话说得不动声色。

    “你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因为你没有出手?”赵通达被激怒了,但为了男人的风度和必要的尊严,他也尽量喜怒不形于色,愈发不动声色的说下去:“你以为只要你一开口,魏海烽就会义无反顾甩了陶爱华而,娶你!”

沈聪聪不语,静待他说下去。赵通达也就不紧不慢地接着说:“沈聪聪,我明告你,你休想,休想让魏海烽跟陶爱华离婚,换句话说,你休想跟魏海烽结婚!因为,对于他来说,他的官职高于一切!”

“那是你!”沈聪聪沉不住气了。

“也是他!……不要抱幻想了沈聪聪,男人,都一样!”赵通达语重心长。

“不一样!”沈聪聪执迷不悟。

 双双楞住。片刻之后,沈聪聪对赵通达说:“赵通达,你一直说要和我好好谈一谈,我一直在回避你。这是我的错,我想我们之间有必要认真谈一次,把话说开。”

“好啊。你先说。”

“你是一个好人,我承认你在很多地方都非常优秀……”

“直接说‘但是’!”

    “但是,你我之间不合适。”

 “我们不合适,是你自己发现的,还是有什么人告诉你或者启发你?”

沈聪聪开始都很诚恳,到这里,她受不了了,对赵通达:“这一点不用别人告诉我启发我。”

“这么说,是你自己发现的了?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是在你认识了魏海烽之后,跟他有过几次接触之后,对吗?”赵通达冷笑着,他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对!”沈聪聪一脸的“怎么着吧”,把赵通达气得差点胃出血。他后来想,什么叫不知好歹,这就叫!他扪心自问,究竟有哪里对不起沈聪聪?没有。可是沈聪聪怎么就跟他这么不对对付?这个问题,他琢磨了很长时间,最后找到了答案。女人,尤其是动了感情的女人,就别指望她们有脑子,这就跟在母亲的眼中,最漂亮的永远是自己的孩子,在动了感情的女人心中,全世界就只有她爱的那个男人是最好的,而他赵通达偏偏来跟她说那个男人这不好那不好,那不是讨没趣吗?

 

赵通达猜着沈聪聪会把“照片”的事以及他找她的事,无条件的告诉魏海烽。这种行为在赵通达的字典里叫“卖友求荣”,属于卑鄙,但人家是为了高尚纯洁的爱情,所以自然不在乎赵通达的评价,而且即使赵通达当面质问沈聪聪,沈聪聪还会翻着白眼,说他是小人,说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其实,即使沈聪聪不十万火急地赶来报信,魏海烽也感觉到了四周的气氛。赵通达每天夹这个一小本,找这个谈话找那个谈话,其中洪长革已经被找了三四个下午。魏海烽本人也得到通知,近日不要出差,不要离开本市,可能随时有情况找他。魏海烽一向霸气惯了,这个时候,尽管有所收敛,但雄风犹在。周一例会的时候,一圈传达完毕,厅长习惯性的扫视四周,客套地说一句:“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还有谁有什么事?”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摇头,会也就散了。魏海烽最厌恶开会,尤其是那种漫长的疲惫不堪的会。但这个周一,厅长那目光刚一开始扫视,他就抢上去开口:“我再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说两句!……组织上分工我抓平兴高速,是对我的信任。这是条近百亿的路,如果没有组织的支持、领导的信任,我魏海烽再无私无畏再粉身碎骨也干不好。俗话说得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此,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组织上尽快对我的事情做出结论,让我轻装上阵大干一场!”这话说完,鸦雀无声。喝水的喝水,抽烟的抽烟,低头的低头,做记录的做记录,还有人凑热闹似的放了一个响屁。厅长自然把目光投向赵通达,赵通达硬着头皮把这两道目光收下,咳嗽了一声,说:“海烽同志,组织上调查了解情况,是为了把问题搞清楚,信任是相互的,不是无条件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不信任,希望你能端正态度,以实际行动接受组织的考验,重新赢得组织对你的信任。”

魏海烽还欲说什么。

厅长一挥手:“散会!”

所有人起来走掉。

魏海烽坐在原地,许久没动。


【好消息】我已经开通了新浪微博,随时发布动态信息,分享有趣的事。
点击以下链接获得试用机会,可以第一时间收到我说的话。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ejg9gNN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