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律师也要讲良心  

2009-04-07 12:3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3日,南京法庭开庭审理《马文的战争》一案。叶兆言是小说的原著,我是影视公司聘请的编剧。王思涛是叶兆言的律师。

 

  我没有到庭,但听说到庭了很多南京媒体的记者,但是开庭结束后,所有的记者都采访叶的律师,而我的律师则没有一个记者来采访。记者不是法官,他们可能认为没必要让双方的律师都拥有平等的话语权吧。这无所谓,我也管不着。但我今天看到报道,再次惊呆了。 

 

 以下两段文字我是在网上读到的,摘自南京媒体。

 

“王思涛举证称,陈彤曾将改编作品送至上海作家出版社,该社编辑看过书名和内容后,主动打电话向叶兆言求证,得到未获出版权授权的回答后,出版社将书稿退回。此外,改编剧本《马文的战争》未出版前,北大出版社在最初的封面设计方案中曾注有原著作者叶兆言,但正式出版时却没有出现。王思涛说:这说明出版社方面很清楚叶兆言拥有原作版权,他们的侵权行为是明知故犯。

 

《马文的战争》一书第一版对原著作者叶兆言只字未提,后来第二版加印时,署名由陈彤著变为陈彤作品,并加了一篇陈彤的后记,其中提到作品改编自叶兆言的小说。王思涛认为:这些变化说明,被告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构成侵权,但却没有停止。而且按照《著作权法》规定,即便加上后记,也没有改变侵权的性质。

 

     这两段文字,不知道是记者胡写还是叶兆言的律师胡说,作为律师为自己的代理人尽职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总不能不顾明显的事实吧?(如果是记者胡写,那么我先向王思涛律师表示歉意,并建议王律师以后慎重接受此类媒体采访,以免影响自己的职业声誉。)

 

 首先,根据媒体报道,王思涛说我曾将改编作品送至上海作家出版社。

 

  除北京大学出版社外,没有任何出版社得到过我的《马文的战争》书稿,根本不存在我把书稿送至上海作家出版社这件事。其次,根本没有上海作家出版社这家出版机构,作家出版社在北京。

 

 第二,已经很多年了,都是出版社主动找我约书稿要书稿,且从来没有出现过“书稿退回”。不理解王思涛律师从哪里听说“出版社将书稿退回”?还是记者在写稿的时候发挥了想象,搞了文学创作?

 

 第三,关于封面设计问题。北京大学出版社跟叶的律师多次非常诚恳的解释,这是一个工作失误,从拿到完整的书稿到正式下厂印刷只有几天时间,而这几天还要做封面设计内文设计等等,整个编辑部都在加班加点,为了能够赶在电视剧开播前将书印出来。所以,忙中出错,在临出片前最后一次修改调整时,不慎将“根据叶兆言获奖小说改编”字样丢掉。这一失误,书印出后才发现,立刻做了补救,第二版在一周左右开机,加了后记。那时,大部分第一版的书还没有上架,叶兆言还根本没有发怒,出版社明明是主动补救,怎么叫明知故犯?

 

  事实上,出版社在主动自觉地做了补救之后,才接到王思涛的律师函。出版社接到律师函立刻派人去了南京。由于事发突然,我跟影视公司联系后(毕竟我是跟影视公司签的约,跟叶兆言本人没有合同关系),影视公司表示我的事由他们处理,所以第一次去南京的时候,我没有一同去。但我知道出版社是带着诚意的,可是之后我在报纸上看到报道,王思涛律师认为出版社毫无诚意。我很惊讶,几乎是带着责问的口气问出版社怎么回事,得知情况如下,出版社非常诚恳地提出补救措施,即在封面立即加上“原著叶兆言”,但被王律师当场拒绝,王律师要求所有图书下架并赔一百万。出版社无法接受这一索赔要求,只好停止了对书的加印以及发售,可还是被王思涛律师在报纸上公开指责为缺乏诚意。什么叫诚意?

 

  第四,根据南京方面报道,说是我的书“后来第二版加印时,署名由陈彤著变为陈彤作品’。”

 

尊敬的南京记者朋友,即便王思涛律师这样对你们说了,你们能自己负责任地调查一下吗?什么时候我的书上署名由陈彤著变为陈彤作品”?我的书无论是第一版还是第二版,都写的是“陈彤作品”。

 

 最后,王思涛律师,作为律师,我们要讲良心。我在媒体上看到很多您对我的不实之词,因为媒体对我也有过不负责任的胡编乱造,所以我不相信,作为律师您能这么不顾事实。为此,我曾亲自去南京跟您当面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过一遍,您是了解我的,我是无辜的。

 

 我是影视公司聘请的编剧,我跟影视公司有改编合同。如果影视公司告诉我,叶兆言不允许我的剧本出书,我根本不会接受这个合同。因为这么大范围的改编已经跟重写没有区别。我跟影视公司明确说了我要重写这个故事,从人物性格职业命运到整个故事,包括故事的开始发展以及结束,还有主题。并且要出书。他们同意了,在合同上明确写明我拥有全部的文字版权。之所以当时约定“文字版权”,是因为在写剧本过程中,除了最终的剧本,还要写人物小传,以及故事大纲。

 

著作权法不仅保护原著,也应该保护编剧的著作权吧?否则,一个编剧,辛辛苦苦,授权改编,把一个3万多字的中篇改成一个24集的电视剧,并且有正式的改编合同,且经过改编的电视剧还热播了,且著作权法也明确规定改编作品的著作权归改编者所有,但我还是被原著告了侵权!并被斥责为“巧取豪夺”以及“抄袭剽窃”!!

 

 〈马文的战争〉一剧是在去年十月播出的,整个十月份,我每次接受采访都会说原著叶兆言,我是编剧。但哪里想到去年11月18 日(见报日期)就在报纸上看到,叶兆言老师斥责我“巧取豪夺”。由于叶兆言老师不愿意见我,所以我把那些我接受采访时我提到的“原著叶兆言”的报道都提交给了您,您也答应把事实经过以及这些报道都交给叶兆言老师。我不明白为什么到了法庭上,您却一口咬定我是故意侵权?

 

 亲爱的律师,你为什么不去告影视公司违约呢?他们答应叶兆言老师不出书,那么就应该在我的合同上明确约定不得出书对吧?不应该同意我拥有我的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对吧?但他们没有。他们在说服我改编的时候,把这些权利全给了我!这些事实我都是跟您说过了的,也给您看了我的合同,并且您一开始也是要怒告影视公司的,后来得到赔偿,就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反而追究我,这对我公平吗?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