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25)  

2009-08-30 21:1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与女人之间,是很微妙的。陶爱华不知道为什么,对沈聪聪一直喜欢不起来。在沈聪聪和赵通达的分崩离析上,她和魏海烽观点相左。魏海烽认为这俩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在一起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迟早得分手;陶爱华则认为,压根就没有什么同路人不同路人一说,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是各走各的路,夫妻能不能过到一起,关键在于彼此乐意不乐意。再有,什么叫共同语言?那么多急着傍老外的女人,是图共同语言去了吗?连人家国家的话都听不懂,两口子说个什么事都得跟哑巴似的比划,可人家乐意,人家觉得幸福,过得比那些个有共同语言的幸福多了。陶爱华话说了,半路夫妻跟原配就不能比,原配,那是要跟你过日子的,俩人什么都没有,一点一点过出来的,半路夫妻谁有那个耐心跟你一点一点过?赵通达呀,就是被雅琴给惯的,以为天下女人只要愿意给他当老婆,就都能跟雅琴似的。雅琴认识他的时候多大?沈聪聪现在多大?再说,你看沈聪聪是那种男人怎么说她怎么是的女人吗?赵通达是没弄明白人家沈聪聪是怎么回事。沈聪聪跟他,本来心里就觉得委屈着呢。沈聪聪是谁啊?她要不是年轻的时候太挑拣,能到现在还没着落?

 

陶爱华最后这句话,是说到点子上了。沈聪聪跟赵通达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还没有多少委屈的感觉,毕竟赵通达在外人眼里也不错,单位里认识的人听说她找了赵通达,那眼神里也都是羡慕,说她福气好有本事。这话就不能细琢磨,细一琢磨,她就能琢磨出人家话里的另一层意思,那意思就是你沈聪聪知足吧。如果这只是别人这么想想,沈聪聪也可以不必理会,婚姻是鞋子,舒服不舒服自己知道,问题是赵通达似乎也这么想。他跟沈聪聪在一起,刚开始那一段还喝点红酒弄俩小菜,很快就过度到啥也不弄,吃饭就是吃饭,吃完饭刷碗,完了他看他的电视,沈聪聪爱干什么干什么,沈聪聪要是乐意住他这儿就住,不乐意他也不勉强。沈聪聪心说,这叫什么呀?她也不是没做过努力,但赵通达不但不领悟,还说:“咱们都老大不小,人到中年了,玩那些假招子干什么?”沈聪聪一听,心说合辙我在你眼里就是一没嫁出去的中年妇女啊?连假招子你都跟我省了。

 

有一次,赵通达坐那儿看新闻的时候,沈聪聪过去跟他撒娇,说她工作就是做新闻,一看新闻就烦。沈聪聪那意思是,咱俩一起看点男男女女一起看的那种东西。结果赵通达居然说,赵伟那屋也有一个电视。沈聪聪气得差点想说,我自己家还有一个电视呢。沈聪聪总觉得这男人跟女人关起门了在家,应该说点什么有意思的事吧?可是,赵通达对她说的一概不感兴趣,比如她跟他说哪部电影好看,他最多问一句:“你看过啦?”如果沈聪聪说“没有”,赵通达从来不知道该接一句“什么时候咱俩一起去看”,而是摇摇头,批评沈聪聪:“没看过你怎么知道好看?人云亦云。”沈聪聪觉得赵通达离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男人越来越远。作为一个男人,你不会哄女人就不会哄吧,这还算是能原谅的,何况有的女人还就喜欢铁血硬汉,但问题是你要是倒过来再让女人哄你,跟个祥林嫂似的,你说那个本来就觉得委屈的女人,是不是会加倍委屈?沈聪聪尤其受不了的是,赵通达一回到家,就成了怨妇。

 

沈聪聪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她生日,俩人约好一起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在楼道里碰上陶爱华。她眼尖,认出陶爱华拎着的那个包是路易·威登,回家就跟赵通达说了,说那包得好几万一个呢。

 

赵通达当时正换鞋,“啪”的一声把鞋顿在鞋架上,说:“如果他魏海烽不当这个副厅长,他弟弟经商能这么顺吗?他弟弟经商顺利了,给他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路易·威登那是小菜,孩子出国是想出就出!兄弟俩一个有权一个有钱,以后的日子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一说,就没完了,从路易·威登说起,一说就说到陶爱华,一说到陶爱华,赵通达就悲愤交加:“现在我越想,越觉着那次陶爱华在院里当众点我的名儿,不是偶然之举——”

“这点事都说八百遍了还说!”

“每说一遍我都会有新的体会。”

“我就不觉着那事是你想的那样。你说,他让老婆出丑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就算是借刀杀人,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句话,划不来!”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还得着了二百!”

 “他得着什么了?”

 “副厅!所有人都说,那次要不是魏海烽的老婆闹,那个副厅就是我!”

 

沈聪聪被赵通达的怒火震住,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对赵通达刺伤这么深。她看赵通达的眼神如看一个陌生人。片刻之后,沈聪聪问:“通达,你不是说你对当不当副厅不在乎吗?”

 

赵通达自嘲一笑:“说你幼稚你还真幼稚!……他能真的不在乎吗?要是哪个当官的跟你说这话,你一定要记住,那不过是他的自我安慰自我开脱而已。他既已走上了这条路,在这条路上走了大半辈子,这条路就是他的事业。而这条路的特点就是,不进则退!”

 

赵通达完全忘记了,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一个女人愿意无条件的听你反复发同一牢骚,抱怨同一事件,那么这个女人一定得对你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否则,你叨唠得越多你抱怨得越久她只会越看不起你,越讨厌你,越烦你。这不是女人势利,而是因为她对你没感情,或者她对你的那点感情没到跟你同呼吸共命运的份儿上。所以,男人应该先跟女人建立感情,这就跟到银行存钱一样,你不存钱,人家怎么会给你利息?你感情没到那个份儿上,人家凭什么听你瞎叨唠呢?你那叫情感垃圾,垃圾处理是要收费的,乱倒垃圾是缺乏公德的。

 

沈聪聪洗脸卸妆,洗面奶,护肤水,保湿乳,眼霜,手霜,一共七八瓶,一字排开。赵通达如果稍微有点眼力见,就应该意识到为什么一向伶牙俐齿的沈聪聪忽然不说话了。人家那是烦你呢。赵通达浑然不觉,越说越兴奋,居然搬张椅子坐在聪聪边上说,这就相当于把垃圾直接倒到人家家门口了。

 

赵通达说到“副厅”,就又想起“青田古墓”,想起“青田古墓”就想起“内参”,想起“内参”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说怎么就那么寸,在提副厅的关键时刻,他魏海烽就把已经做了结论的陈年旧案翻了出来?还跟我装无辜,说不知道这事会牵扯到基建处。”赵通达越说越气,“最后给了我们基建处一个通告批评,完全没道理!……我不是说我们基建处没责任,出了事当然有责任,可是你知道我们基建处一年干多少事?交通厅干事最多的部门就是我们!干得越多,出错的可能当然就越大,如果什么事都不干,就什么事都不会出!比如魏海烽当时所在的办公室,整天无非搞搞调查弄弄研究协调协调各部门关系,他当然不会出事了!……”

 

沈聪聪忍不住了:“这些话你为什么不跟你们厅长说?”

 

“跟厅长说?这些话怎么能跟厅长说?我也就是回家关上门,对你说说。……”

 

沈聪聪那个时候,跟魏海烽还没有“心照不宣”,而且当时赵通达也还没有当上赵秘书长。所以尽管烦,但还是能理解男人受了委屈得找个人说说的心理。她自己被撤了稿,不高兴,不是也跟赵通达抱怨过吗?噢,轮到你当“心理医生”的时候,你就不耐烦啦?沈聪聪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耐烦,特意用了半开玩笑的口吻,对赵通达说:“你现在怎么变得像个怨妇。你想当副厅的心情我理解。你有能力当上而没有当上的心情我也理解。但是,咱不能像个怨妇似的,整天怨天忧人,别人不痛快,你自己更不痛快。”

 

赵通达说:“我让你不痛快了?”

 

沈聪聪没吭声。她不是那种一有不痛快就非得说出来才痛快的女人,这是她和陶爱华的区别。但陶爱华说完也就完了,沈聪聪不,她不说是不说,但不说不代表不往心里去。沈聪聪真正的不痛快,是她说不出来的,也不愿意说的,她不愿意让人家觉得她是一个计较的女人——她头一次在赵通达家过夜,赵通达要把宋惜梅的照片收起来,沈聪聪说了一句高风亮节的话,大概意思就是不用收。赵通达居然就没有收,而且不止那一次没有收,以后一直就摆在那儿。这让沈聪聪不痛快。再有一件事,也让她不痛快,本来她也没那么着急要跟赵通达结婚,是赵通达自己提出来的,但他提的方式让沈聪聪不舒服。赵通达说,如果沈聪聪要马上结婚也不是不可以,但最好能等一等。赵通达的理由是,想给赵伟一个接受的时间。沈聪聪听了,连个磕绊都没打就同意了,但心里多少是不痛快的。偏巧赶上个邻居陶爱华又是一个热心肠好张罗的人,出来进去碰上,老问她什么时候结婚;沈聪聪只好说自己工作忙。陶爱华也不知道是不懂事还是成心,紧着说添堵的话:什么忙也忙不过终身大事。要我说,你要是男的,是赵通达,我倒劝你不急,有什么急的?都有一个赵伟了,可你是女的,岁数也不小了,你还得生孩子呢吧?我可告你啊,你现在生都已经是高龄孕妇了……

 

沈聪聪是一个心气多强的女人?能让陶爱华纠着说这个?更让她感到不舒服的,还有赵通达的亡妻,假如那个亡妻是一个没念过书的,没上过学的,或者压根就是一个家庭妇女,那该多好啊。可人家跟她比起来,哪儿哪儿都不弱。人家也是研究生毕业,人家也会妙手著文章,还是省作协会员呢,人家还生了那么出息的一个大儿子,最重要的是,人家都死了,赵通达还对她念念不忘,情之所至,如果沈聪聪是个不相干的人,倒还可能为之感动。但沈聪聪是相干的人,在相干的人看来,这叫什么?难道她在赵通达面前,永远都只能是排第二?可是,她怎么能跟一个死去的女人争地位呢?但是这种不痛快,是说不到桌面上的,不但说不到桌面上,连沈聪聪自己都不愿意识到,她宁愿认为是自己不爱赵通达,自己不爱他是因为他不懂浪漫,不懂感情,乏味无聊寡趣毫无生活情趣,小肚子鸡肠,不像个男人,而不是因为赵通达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深爱”的女人,一个“值得珍惜”的女人,一个“来之不易”的女人,既然这样,她沈聪聪有什么必要尽那种只有被深爱的女人才尽的义务呢?比如当情感垃圾筒。她那两只耳朵和全部耐心,宁肯全部奉献给魏海烽,赵通达的政敌。

 

比如她现在就坐在她和魏海烽常去的茶馆,听魏海烽跟她说“工作上的事”,“外面的事”和“心里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