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21)  

2009-08-19 12:1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海洋往交通厅越跑越勤,勤到魏海烽脸上挂不住了,就跟魏海洋明说,以后没事儿少到这边来。魏海洋比魏海烽小个十来岁,魏海烽的脾气他摸得太透了,他知道他哥就是给他板个脸,板完就完了。

 

魏海洋大大咧咧的坐下,大大咧咧的说:“能没事吗?”

魏海烽翻魏海洋一眼,正色道:“有事儿谈事儿,赶紧的,我一会儿还得开会。”

“开什么会?又研究平兴高速?”

魏海烽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以后你别跟我面前提平兴高速,不该你打听的别瞎打听。”

魏海洋不理会魏海烽的愤怒,他翘着二郎腿,言辞却格外诚恳:“哥!……咱不会想在副厅这个位置上呆一辈子吧?现如今,搞经济建设的主管身后没几个有实力的企业家做后盾,他就别想往上走!一个成功的管理者30%得自于天赋、地位与权限,70%来自他人的支持度!你得学会与他人和谐相处,互相促进,相互借重。单枪匹马自以为是,是难以担负起领导重任的。总之一句话,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求同存异,共同发展——连美国总统竞选还得有大财团支持呢!”

 

魏海烽一口气堵在心口,心说有个做讲师出身的弟弟真够烦的,动不动给你讲一番道理,其实,魏海烽能不明白这些道理吗?魏海洋这人有一个毛病,他只要开始“滔滔”,就一定“不绝”,跟山洪爆发一样。

 

“哥,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想修好这条路。如果泰华集团根本没这个实力,我绝不会替他们说话。我不能把我哥你砸进去啊!可他们明明有这个实力,你为什么就不能够——顺手推舟呢?”

 

“他们有实力还怕什么?有实力就去竞标嘛!”魏海烽这话是一句地道的官话,他以前是不这样跟魏海洋说话的,但现在说习惯了,也就没意识到魏海洋是自己弟弟。

 

“郑彬的青田建设也参加竞标,他们有实力吗?”魏海洋根本不买魏海烽这个帐。

 

“没有实力的最终会被淘汰掉。”魏海烽脑子都没过就回了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魏海烽以前做下属的时候,最烦领导跟他说这类真理性的废话,听上去都对,但没有任何指导性,而且你还没法反驳——比如你跟他反映问题,他给你玩一句“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你怎么应对?可惜,魏海洋不是魏海烽下属,他是魏海烽的亲弟弟,亲弟弟跟亲哥哥说话就没必要拘着面子。魏海洋直接追问:“如果林省长出来说话呢?郑彬的老爸对林省长可是有提携之恩的!”

 

魏海烽不说话了。

 

他最近很烦躁,这个烦躁他没法跟任何人说,包括他自以为是的亲弟弟魏海洋。魏海烽已经听说,省委领导要求在平兴高速立项招标的同时,落实交通厅秘书长一职,以使一手抓建设一手抓廉政在组织上有所保障,加强管理和监督的力度。

 

这个秘书长,根据魏海烽的机关工作经验,很有可能落在赵通达头上。秘书长是什么职务?说起来和他魏海烽平级,都是副厅级,都是厅党组成员,但整个交通厅副厅长有多少位?可秘书长却只有一位。而且秘书长的权力,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以前郑彬他爸郑长舟就是从厅秘书长一步跨进省委领导班子的。

 

魏海烽的预感很准。没过多久,厅长周山川在厅党组会上宣布了赵通达的任命。魏海烽面部表情有一点微妙变化。他尽管很好的掩饰着,但他明白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变化和掩饰。机关就是这样,大家常年工作和战斗在一起,谁不知道谁呢?

 

赵通达升职为赵秘书长,使得平兴高速的竞争局面一下子呈三国之势。丁志学坐在他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跟儿子丁小飞分析,能跟泰华形成竞争关系的只有两家,一是王云达的蓝天集团,二是郑彬的青田建设。青田建设没什么实力,主要是靠郑彬这么一个背景,王云达的蓝天集团,业内都知道跟赵通达的关系可不一般。基本可以说,没有赵通达就没有蓝天的今天。当年王云达是个什么人?说得好听点,就是一个在城建干了几年技术的技术部经理,后来城建不景气,发不出工资来,鼓励员工自谋出路,王云达就带着一帮子弟兄出来成立了蓝天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蓝天揽的第一个象样点的活儿,就是赵通达给的,当时赵通达当基建处处长,独排众议把“梅海大桥”让他们做了,结果蓝天也争气,“梅海大桥”建成以后,一口气得了一堆奖。当然有人说这些奖其实都是王云达运做出来的,据说跟着王云达干活的弟兄有几个就为这事儿跟王云达闹掰了,他们觉得辛辛苦苦挣的钱为什么要白白送去换几个证书?不过不管怎么说,事实证明,获奖还是有用的,王云达勒紧裤腰带勒出了一个金字招牌。

 

丁志学跟丁小飞关起门来商量了一下午,决定是时候摊牌了——他们当天晚上把魏海洋叫来,给魏海洋开出了天价——50万美金,拿下平兴高速。魏海洋沉默了很久,说:“这个事情我只能试试看。”

 

丁小飞和老爸丁志学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装着不经意的问了魏海洋一句:“海洋,你上次说你哥的孩子要出国,出去了没有?”

 

魏海洋当时汗就下来了。他知道丁小飞指的是什么,他跟小飞借过50万,也确实是为魏陶出国的事,为此他还给小飞正儿八经地写了一个借条,后来魏海烽没让魏陶出国,但这钱魏海洋却一直没有还。他没有还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和梁爽有关系,他现在急需要钱,一大笔钱。魏海洋强撑着说:“还没有呢。主要是我嫂子舍不得孩子,觉得孩子小……”

 

魏海洋的变化,丁志学全看在眼里。魏海洋走了以后,丁志学琢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上班,他就把小飞叫到办公室,问:“你觉不觉得海洋对我们,比以前客气多了?”

 

丁小飞一想,觉得也是。开始的时候,他们给魏海洋上赶着办什么事儿,魏海洋基本都是“无所谓反正你不办也有人办”的德行,有的时候恨的丁小飞牙直痒,心说你有什么啊,不就是仗着一个当官的哥吗?而魏海洋呢,话里话外还就点拨着丁小飞,我魏海洋凭本事吃饭,你丁小飞还别想仗着有两个臭钱就使唤我。我是跟你签了广告合同,你要是不乐意,咱们撕毁啊。有的是人想跟我们公司签代理呢。是从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丁小飞想啊想啊,想起来了,是从魏海洋跟他借了50万以后开始的。借钱的事,是一次吃饭聊天的时候,魏海洋随口说起的,说他哥的孩子要出国,没钱,他得赶紧给挣出来。丁小飞立马表示可以借钱给魏海洋,魏海洋当时还推辞了一阵。后来丁小飞把钱给魏海洋打了过去,一共50万,自打这笔钱过去后,魏海洋就踏实多了,跟丁小飞见面也自动在声调上降了半格,丁小飞还跟丁志学议论过,说这钱是真好使,一个心性这么高的人,拿了咱的钱,马上在咱跟前就矮了半截,好合作多了。

 

丁志学在想的实际上是另一个问题——魏海洋绝对不是一个以50万人民币为“人生目的”的年轻人,他见过太多太多的人,一般来说,拿你钱肯定给你办事,但也有那种拿你钱不给你办事的人,遇到这种人你就得琢磨,他为什么?一般来说,他要么是有难处要么是嫌你给的少。如果是有难处,好办,他心里总还是会记着你的,在他方便的时候,他肯定会照顾你,如果是嫌你给的少,你就得花工夫了。开始的时候,魏海洋一天到晚在他们面前一副“富贵不能淫”的样子,丁志学不觉得奇怪,是呀,家里有一个有实权的哥哥,手里抓着一条投资百亿的高速路,人家凭什么就随便让“淫”呢?就说跟你们泰华借了50万,那是给你们一个面子,你们不借,凭着我魏海洋,我上哪借不来这点小钱呢?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魏海洋踏下心来“低眉折腰侍权贵”呢?光50万人民币肯定是不够的。丁志学认定魏海洋是迫切地需要一大笔钱,以丁志学的人生经验,这么迫切的需要一般只跟两件事情有关系,第一是女人,第二是亲人。

 

丁小飞见过梁爽,用小飞的话说,那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得“大把喂钱”的主儿。但丁志学总觉得以魏海洋的智商和脾气,跟梁爽逢场作戏可能,但为她低声下气催眉折腰肯定是不干的。丁志学也试过魏海洋的深浅,问他怎么有日子没见到梁爽了,魏海洋说梁爽出国了,俩人吹了。一个智力正常的男人,可能为一个已经吹了且远渡重洋的女人花钱吗?丁志学认为可能性极低,他分析魏海洋之所以对他们的态度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跟他哥哥魏海烽有关。丁志学的经验是,一个官只要想贪,这个官就好办,最怕的官是海瑞那种的,天王老子也不怕,钱也不要,就要原则。按照丁志学的思路,海瑞压根就不是一个好官,那实际上就是一心理变态人格分裂的迫害狂,自己不想把日子过好了,也不想你把日子过好了,他就要你按照他的规矩他的原则办。显然魏海烽不是海瑞这样的性格。所以说,有这个可能。丁志学后来试探过魏海烽几次,可是越试探他心里越没底,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尤其当魏海洋跟他强调,他是他,他哥是他哥,他和丁志学之间的猫腻跟他哥没关系,他不会跟他哥说,他哥也不知情,他保证把平兴高速的标底到时候给他们泰华拿来就是了。丁志学就想,魏海洋这话是欲盖弥彰替他哥开脱呢,还是魏海洋确实自己需要一大笔钱,这事魏海烽真不知道吗?

 

丁小飞总觉得老爸没必要琢磨这些事儿,谁要钱不是一样,只要最后拿到标底不就完了?丁志学提醒小飞,这中间是有本质差别的,如果是魏海烽自己要钱,那么他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就会倾向于泰华。丁志学给小飞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以前他们单位要给职工分房,分房就需要制定一个分房的标准,那么作为分房委员会的人,他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这个标准制定得怎么样才能正好把自己划到前面,又同时把对手挤到后面。比如说,如果这个标准由老职工定,他们就会以工龄为标准,认为这样最公平,而如果由新职工定,他们可能就会以学历为标准,因为新职工学历普遍高。丁小飞是聪明人,一点就通,通了之后,就想到了王友善。王友善是泰华走的一步闲棋,现在这步闲棋该派上用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