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19)  

2009-08-16 11:2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达管理学院李处的电话一早打到周山川的办公室,周山川接到这个电话感觉很意外。李处说学院想请厅长做名誉教授,望厅长一定答应。周山川嘴上推辞了几句,但终归还是答应了。荣誉教授的聘书由李处亲自送来,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张请柬,是邀请魏海烽同志出席泰华二十年纪念活动。李处跟厅长一番热烈客套之后,话锋一转:“我们学院要和泰华联合搞一个纪念活动,泰华那边想请魏厅出席。魏厅可能是有忌讳,给推辞了。”说得言辞恳切言简意赅。

 

 厅长周山川心里立刻明白过来,自己的荣誉教授聘书是怎么回事。这事儿要放在前几年,他肯定当场把李处撅回去,上我这儿“曲线救国”来啦?但现在,59岁的老头了,周山川自己也得掂量掂量,这人脉就跟下围棋似的,开盘的时候,你失掉一个子两个子看不出来,到收官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周山川没为难李处,不就是一个“泰华二十年嘛”,这么顺水的人情何必不做?他拿起桌上的电话,给魏海烽拨了过去,用的是很平淡的语气:“海烽啊,泰华二十年,我们厅,你去一下。请柬在我这儿,你有空过来取。”说完,放了电话。站在边上的李处看了,心里涌上诸多感慨——大领导说话就是不一样,轻轻一句,客客气气,平淡无奇,说完就完。不像他们,人微言轻,为了请这个魏海烽,绞尽脑汁,说尽好话,人家根本不买你的帐。

 

 魏海烽挂了电话,一股无名火腾的升上来。他最近一段时间,方方面面的不顺。当然这些不顺,可以简单的归结为“进步综合症”——求他办事的人多了,给他笑脸的人多了,对他阿谀奉承的人多了,请他吃吃喝喝的人多了,按道理说这些都是好事儿,但让魏海烽不舒服。他这种不舒服,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来的。因为连他自己也知道,他再不舒服,也总比那些求他办事给他笑脸对他阿谀奉承请他吃吃喝喝的人要舒服一些。魏海烽挂了电话,马不停蹄直奔厅长办公室,厅长办公室的门开着,李处正跟厅长握手告别。厅长和蔼可亲地给双方做了介绍,之后说了句:“你们双方这就算认识了。以后再有事就不必走我这个过场了。”说完,率先笑了,好像自己的话很幽默。李处和魏海烽也跟着笑起来,似乎刚听了一段精彩的单口相声。

 

 李处告辞,厅长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魏海烽一眼看见泰华二十年的请柬,就在厅长办公桌上醒目地放着,显然厅长连打开都没打开。厅长站在书架前,仿佛在找一本书,背对着魏海烽,很随意的口气:“请柬在桌上。”

 

 魏烽知道,厅长越随意,其实是越不随意的。他那叫不怒自威,叫淡着你。厅长在书架上寻寻觅觅,对魏海烽既谈不上冷淡也谈不上热情,他这种态度让魏海烽如芒在背。魏海烽不怕和人正面交锋,正面交锋至少你有一个回应的机会,就像公开审判,好歹你可以为自己辩护两句。厅长转过身,见魏海烽呆立在那儿,于是语气越发平淡:“还没看见?就在那儿放着呢。”厅长周山川用眼睛指指桌子上的请柬,但目光却罩着魏海烽——到他这个年岁,经历过这么多风雨,他已然明白,水至清无鱼,人之所以是人不是神就是因为有私心杂念,周山川现在基本能接受下属在政策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给个人或亲朋好友谋点私利,但是,如果下属对他不忠诚,跟他不一条心,当他一套背他一套,那是另一回事。

 

 魏海烽硬着头皮,尽管难开口还是把话说出来了:“厅长,为这个事丁志学找过我几次,现在又找到您这里来,如此不屈不挠锲而不舍,我怕另外有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的事,能办的,办。不能办的,不办。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躲着藏着!海烽啊,对于企业家,该尊重还是要尊重,该支持还是要支持,该合作还是要合作,毕竟他们为社会创造了财富并且有能力继续创造财富。”周山川手一摆,做了指示。

 

 魏海烽咬咬牙,索性把机关议论最集中的“那档子事”摆到桌面上:“厅长,是这样,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跟您汇报,我弟弟魏海洋,现在做丁志学的公关代理。泰华二十年的纪念活动,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那又怎么样?海烽,不能因为怕人家说句把闲话,就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回避。这方面我们是有过教训的。去年,蓝天集团的王云达提出要把总部迁到上海,说我们省投资环境不好,没有招商引资意识。蓝天是省里的交税大户,他们这一说要走,搞得省里紧张得很,为此专门开了几天的会!……海烽,你的廉政意识很强,很好,但是不要忘了廉政的目的,是要把经济搞上去!”厅长这些话,讲得很有原则,但实际上也给魏海烽留了口子,魏海烽接过厅长递过来的泰华请柬,心里知道已经欠了厅长一个人情。这个人情,在他今后漫长的从政生涯中,他要慢慢还。

 

魏海烽一回到家,就把魏海洋提落过来训了一通。魏海洋一张无辜的脸,布满委屈和不解:“哥,我就不明白现在你还担心什么,现在是厅长让你参加太华的活动,又不是你自己要参加。”魏海烽一见魏海洋这样,心就软了,心一软,说出的话就软了。他看着魏海洋,慢吞吞的说:“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是担心你。海洋,跟我说实话,你和泰华之间有没有什么不正当交易?”

 

魏海洋马上诅咒发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魏海烽略一思忖,说:“海洋,你跟丁志学走得太近了……”魏海烽本来是想说,你走得太近,动静闹得太大,对你们双方都不好,道理是明摆着的,目标太大。但这话还没说出来,魏海洋那边就已经火了:“跟丁志学走得近怎么啦?怎么就不能跟丁志学走得近了?丁志学不是坏人不是罪犯他是咱们省的省领导都得尊重的民营企业家!……我就不明白,你们厅那些人怎么就这么看不上他,不就是因为人家有钱吗?和有钱人结交怎么啦?是不是只要和有钱人结交,思想上就有问题,道德上就不纯洁。……哼,这种人,说好听点,是僵化是形式主义。说难听点,那就是落伍是嫉妒是仇富!”

 

 兄弟之间话说到这份儿上,就得挑明了。魏海烽不打算跟魏海洋纠缠什么原则呀仇富呀跟有钱人交往有没有错呀这些问题,魏海洋专业就是这个,论述起来肯定是一套一套的,魏海烽决定单刀直入打开窗户说亮话,虽然亮话难听,但是说出来总比堵在心口舒服。这个亮话就是,你魏海洋也知道丁志学作为一个有钱人绝对不会因为你魏海洋性格好有能力讨人喜欢,就一年给你投个几百万的公关咨询费,比你有能力比你有性格的人多了去了。你和有钱人交往当然没什么错,但如果你是利用你哥哥手里的权力去跟人家交换友谊,是不是就有点不合适?

 

魏海洋彻底被激怒了,他是有自尊的,尽管他现在下海了,但他名牌西服下面的那颗心依然是知识分子的心。知识分子在发怒的时候,跟泼妇最大的区别在于,泼妇比如陶爱华可能会摔摔打打撒泼打滚东拉西扯但没有一句话切中要害,但知识分子则不,他们越满腔愤怒,越咬文嚼字。魏海洋以一种忠告的口吻对魏海烽说:“哥,请你记住,永远不要把门在身后‘砰’的一声关上,因为你很有可能还要再回来——仕途坎坷!就算顺利,你也不可能一直当官,总有下来的一天,友情人情只能是在乘顺风船时积累,为了个官就谨小慎微窝窝囊囊地犯不上!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丁志学,是为了你。丁志学拿不拿到平兴高速他照样是丁志学,照样是咱省的利税大户,照样是数得上的慈善家,可你过两年不做官了,你有什么?…哥,做官总得送点顺水人情,与双方都有利的事情,办;反之,不办。如果连顺水人情都不肯送,人家不仅不会说你廉洁,反而会说你没有魄力说你自私!”说到这儿,魏海洋一个急停,刹住要说的话。

 

 

 

 泰华二十年,魏海烽最终还是去了。酒店门口,丁小飞亲自替魏海烽拉门,魏海烽下车,抬眼一望,心中顿时有那么一种“沙场秋点兵”的豪迈。这种场合,他是头一次。酒店门口,一溜奥迪A8,奔驰宝马自觉地停在A8后排,魏海烽知道A8里坐的都是省部级干部,像他还只能坐A6,而奔驰宝马一般都是泰华的同贺单位合作伙伴。魏海烽也就是一口气刚喘匀,那边丁志学已经快步迎上来,双方握手,互相招呼着“魏厅”“丁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肩并肩地向里走。

 

“听说这次活动,魏厅来得很不情愿啊。”丁志学边走边说,语气是那种老朋友之间略带埋怨似的熟络。

 “丁总,你也太霸气了。明知我不情愿,为什么还要找到我们厅长那里去,一定要我来?”魏海烽的话里似乎也带着点埋怨,但这点埋怨恰倒好处地维持了一个大权初握的政府官员在一掷千金的成功企业家面前所必要的自尊和体面。

 丁志学哈哈大笑:“这不叫霸气,叫理解。……你来是奉厅长命令而来,与私交与你弟弟全无关系。你不愿来,不就是怕有人拿这些事做文章吗?”

“那倒不是。”

“哦?”

“我分管平兴高速,丁总想拿下这个项目。这才是我不愿意我们走得太近的根本原因。因为第一,人是有感情的,第二,感情和理智是没法截然分开的……”魏海烽还是拿出了官架子。官架子这个东西,你没权力的时候,想摆也摆得捉襟露肘力不从心,但如果有了权力,你即使有意识地平易近人,举手投足间自觉不自觉的也会带出来一些。

丁志学一声轻叹:“真遗憾啊!……”接下来,也不看魏海烽,自顾自说下去:“如果我不做这个泰华集团董事长,你不做这个交通厅的副厅长,我们完全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不谈项目,不谈利润,不谈企业发展官场争斗,就是纯粹的朋友,没有一点功利色彩的朋友,仅因为性格一致才华相当而走到一起的朋友!一起下下棋打打牌,喝喝茶说说话……但是现在,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本能的防着我。……魏厅,在这个问题上你不仅过虑同时也欠考虑!……身在官场,身后没有几个重量级的朋友,你靠什么去跟人竞争?你会说靠实力。什么叫实力?如今,良好的人脉关系已然是有没有实力的重要象征!”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有理有力有节,既不巴结又不冒犯,不仅分寸火候掌握得稳准狠,而且时间也仿佛如掐算过一样,恰巧说完最后一个字,俩人到了签到处,早有迎宾小姐迎上来,伺候着魏厅把名字签了。      

 

 大厅里,人已基本到齐,一律是男侍,白绸衬衣,贴身马甲,小伙子一个比一个标致,手里托着银盘子在人群中穿梭。魏海烽由一位酷似梁爽的女孩领到贵宾席,贵宾席一共三排,除了第一排另两排都有座签,魏海烽扫了一眼,中间一排基本都是老教授老专家,他在交通厅干这么多年,对其中一些名字还是很熟悉的,知道这中间有些专家是以“全心全意为企业服务”而出名的——只要给他们钱,他们能给你论证出豆腐比钢筋水泥更适合做桥墩子。魏海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座签”和“位子”上,所以当给他领位的女孩自我介绍叫“梁冰”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和梁爽的关系,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有点面熟,后来才知道她是梁爽的双胞胎妹妹,而那个时候梁爽和魏海洋还没有出事儿。

 

梁冰安排魏海烽坐在第一排比较靠边的位置上,魏海烽刚坐下,就看见魏海洋引着林省长从另一侧过来,直接走到这一排的正中。丁志学带着丁小飞大步流星地迎过去,与林省长握手寒暄,又同省长后面的专家学者们点头微笑,“高工”,“李教授”、“胡院长”之类一通招呼。魏海烽心里想,这个丁志学脑子是真够使,这不是作秀给这些专家们看吗?平兴高速招标,不管怎么招,到最后不是还得评标,不管找谁评,只要在本省范围内,评委就跑不出今天来的这些人。现在的知识分子专家教授,也都有眼色着呢,一看丁志学跟林省长的这个关系,到评标的时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自会掂量。

 

丁志学那双眼睛,尽管全盯在林省长营造出的热烈场面上,但还是见缝插针适时地给了魏海烽一个致意的眼神,魏海烽也礼尚往来地回传了一个相应的眼神。

 

魏海烽上任时间不长,现场认识他的人还不多,即使有些他以前认识的人,以他现在的身份,也不便见谁跟谁打招呼,太热情了不行,不太热情也不行,所以他干脆跟梁冰要了一份“活动流程表”,坐在位子上仔细研究,研究研究着,魏海烽脑子里“轰隆”一声,他瞅空一把抓住忙得跟个穿梭机似的魏海洋:“海洋,你们这个流程里,‘嘉宾上场’,都有哪些嘉宾?顺序呢?”

 

“哥,这个保密。……到时候听到请你,上去就是了。”魏海洋眼睛紧盯着那些他请来的要员,对魏海烽随嘴应付了一句。

魏海烽严肃起来:“你总得让我有所准备吧?跟你说,有关平兴高速的任何问题,我都不会表态。搞突然袭击也没有用。”

魏海洋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工夫跟魏海烽纠缠,见魏海烽这样,也板起脸来,说:“哥,你过虑了。今天说什么平兴高速?今天是说平兴高速的日子吗?今天这种场合这个时刻,是说套话大话过年话的时候!”说完,扔下魏海烽,自己走了。

魏海烽被窝在那儿,又不便发作。这时冷不丁被人叫了一句“魏叔叔!”

魏海烽一回头,脱口而出:“哟,郑彬!有日子没见了!最近忙什么呢?”

“瞎忙!”郑彬边说边递给魏海烽一张名片,“一直想跟魏叔叔联系,又想你肯定忙,没敢打搅!”

“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啊!……嚯,郑彬,当副总了!”魏海烽见郑彬的名片上印着青田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头衔,忙恭维一句。

 “蒙事的蒙事的!……我们是城建一局新组建的公司,老总五十九了,明年到点,现在也没心思正干,一心打算平稳过渡到点走人。所以公司所有的事情基本上全是我在张罗,各方面压力很大,有空还要请魏叔叔多多指教!”郑彬说得蜻蜓点水点到为止,但魏海烽听到耳朵里,已犹如原驰蜡象山舞银蛇。郑彬是谁,别人不知道,他魏海烽能不知道吗?他爸爸郑长舟是一般人吗?早在魏海烽还是交通厅一普通小职员的时候,郑长舟就已经是交通厅的秘书长,接下来短短几年间,官运亨通扶摇直上,属于火箭干部,直接到了省里,现高居某重要经济大省的省委书记,有猜测说可能要进常委,那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

“客气了客气了。”魏海烽赶紧说点场面上的话。他本来想说:“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有事随时找我。”但临到嘴边,还是换了个说法。

果然,郑彬三句话两句话就绕到了平兴高速上,这要是换一个人,魏海烽摆一个官架子,打一个官腔,或者索性哈哈两句也就过去了,但因为是郑彬,魏海烽就得诚恳点。他跟郑彬解释,这次招标,省里的意思是,招标代理机构和行政主管部门要完全脱钩。这话等于告诉郑彬,你跟我这儿费劲也是白费劲。

“说是脱钩,真操作起来,他脱得了那个钩吗?……招标代理机构由谁组建?行政主管部门!这次不听话,下次不用你!魏叔叔不是想推脱吧?”郑彬绝不是省油的灯。

魏海烽连忙摆手:“绝对不是。郑彬,你们公司也可以参加竞标啊,竞标的单位越多,我们选择的余地越大嘛。”

“招标办的成员定了吗?”郑彬并不跟魏海烽来虚的,他要的是干货。

“行政人员基本定了。专家评委,”向身后那排老专家们示意一下,“要到投票的最后一刻从他们里面摇号产生。”

     “招标办主任是谁?”

     “还没最后定。”

   “意向呢?”

   “可能是洪长革吧……原来纪检处的。”

   郑彬还要问什么,这时会场灯光转暗,魏海烽赶紧示意郑彬不要再说话,自己则借机转过身正对主席台。魏海烽不必看郑彬的表情也知道那脸色一定很难看。但是魏海烽心里也不舒服:你就算是一个公子哥,也得稍微有点分寸吧?不能一上来就抡圆了问,该问的不该问的,只要你想知道张嘴就来,欺人太盛了吧?

一道追光打在舞台上,随即掌声四起。追光中,丁志学容光焕发。他根本不用讲稿,眼睛四下一扫,目光所及之处,灯光随即亮起,一圈下来,不过三五秒中,整个会场迅速由星星点灯转为耀亮如白昼。

 

    “泰华二十年,从二十年前春江小学的三间教室开始,到今天拥有资产3.5亿美元的民营企业,泰华二十年,是一个积极进取勇于开拓的二十年!”丁志学的声音沉稳质感富有磁性,他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仿佛是在等别人提问。

 

  “常常有人问我,在你成功以后,你最珍视的是什么?我说我最珍视的是朋友——好朋友是人生的一笔重要财富!”又是一个停顿,上一个停顿是为了聚拢人的注意力,这个停顿则是给人们一个鼓掌的机会。魏海洋带头领掌,随即掌声如春风吹皱的一池湖水,迅速扩散,在如潮的掌声中,魏海烽听到丁志学充满感情的说:“现在,我想请,在我人生道路起到过重要作用的朋友,与大家认识一下。第一位,我的老科长,郭玉!”

 

台下一阵骚动。一位坐在第一排的老人站起,向台上走去。魏海烽其实一来就注意到这位老人,他心里一直在猜测这位老人是谁?看样子不像是有权有势的人,但是为什么也坐在贵宾席上呢?现在他知道了,这位老人是丁志学的第一任领导,当年丁志学大学毕业以后,分到一个啤酒厂当技术员,吊儿郎当稀里马虎完全不热爱本职工作,这位叫郭玉的生产科科长既没有像别的领导那样批评他,也没有扣他的奖金,而是鼓励丁志学创业,他跟丁志学说,小丁,你是个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为什么不趁着年轻出去闯荡一番?年轻就是资本!结果呢,丁志学还真闯出来了。后来啤酒厂搞股份制,郭科长下了岗,儿子又不幸出了车祸,老伴得了老年痴呆。当年的郭科长在台上激动地说:“志学知道了这情况,帮我还了债不说,现在一月给我五百块钱养老。”老人的眼泪流了下来……

 

魏海烽觉得这位老科长的戏稍微过了一点。当然他相信郭科长对丁志学的感激之情确实发自肺腑,不过他猜测,这老头当年肯定是耍了滑头,瞅丁志学不顺眼,又刺头又不好管理,索性动员他走人,结果呢,歪打正着。像他这种人,丁志学要是犯了事儿,他没准儿就会反过来说,早就看出来这小子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干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光想挣钱不想吃苦,所以才让他走人!

魏海烽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微微一笑。幸亏这一幕很快结束,第二幕拉开。丁志学宣布要答谢一位对自己事业有过重要帮助的政府官员,众人全挺直了身子,魏海烽甚至有点微微紧张,虽然他知道那绝不会是自己。他偷眼看了一眼林省长,发现林省长面部肌肉也绷得紧紧的。

“众所周知,一个企业,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绝对离不开政府的帮助和关心。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所以,我要感谢给予过我信任和扶持的政府官员,尤其是,那些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和政治压力,为祖国经济建设甚至不惜丢掉乌纱帽的领导干部!”掌声四起。“李老!李社长!请上来,上来!”

 

一名老人向台上走去。台下人相互询问这“李老”是谁。

 

“李老”叫李定一,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说起来话来,一听就知道是曾经做过大报告的,不像前一位生产科科长,基本没什么章法。

 

 “……很多年前,在我还是顺阳信用社社长的时候,认识了丁总丁志学,当时他来找我们社贷款,我贷给了他。……当时所有人都说这笔款不能贷,民营企业不能贷。我顶着压力,贷了!一个领导干部如果不能承担压力,还叫什么领导干部?今天看来,这是我这一生做的最成功也是最问心无愧的一件事!”李定一说得气壮山河,义薄云天。魏海烽不禁在心里连声赞叹高明——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永志不忘,既是一种美德,又是一种暗示。丁志学仿佛生怕暗示得不充分,在李老说完之后又特意加了声情并茂的“补充说明”:“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情义!正所谓,金钱有价情无价,买卖不成仁义在!……今天的泰华之所以能成为我们省的利税大户,之所以可以为全省人民造福,离不开李社长这样一大批有眼光有远见有魄力敢于冒风险的好干部的支持!将来有一天,泰华要为他们写一部历史,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泰华!……”丁志学紧紧握住李定一的手,顿时闪光灯闪成一片。

 

第一个动员他下海的前官员——上去了,第一个帮助过他的前官员也上去了,接下来该是谁呢?不仅魏海烽没想到,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登台的是一个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样貌普通气质说淳朴也行说土气也行,总而言之站在丁总边上,像丁总的大姐。她叫孙桂兰,是丁总老婆。

 

魏海烽事后曾经问魏海洋,整个泰华二十年方案都是你们“公关”的?魏海洋说,除了丁总老婆出场这一节。这让魏海烽内心里对丁志学又生出很多感慨——他当然知道丁志学请出老婆并不仅仅为了当众说出一句:“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并不是做成了哪笔生意,挣到了哪笔钱,而是娶到了她!”丁志学真正要说的是这句后面那句:“泰华二十年,泰华最宝贵的是什么?不是钱,不是市场份额,而是感情,是大家对泰华的厚爱。我常常对我的朋友说,人要学会珍惜别人给你的感情,不要轻易去伤害它。因为你在伤害别人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在伤害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说,感情是一笔财富,是一笔最值得珍惜的财富。……”

 

魏海烽明白,丁志学这话是说给在场每一位来宾听的,其中也包括他魏海烽。丁总夫人之后,依次请了魏海烽以及各厅局干部,压轴的是林省长,从老科长到李社长到丁夫人到魏厅到林省长,最后大家都站在一个台子上,林省长居中,丁志学和孙夫人一左一右站在林省长两边。这张照片第二天登在省报头版,魏海烽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李社长与丁夫人之间,他不禁笑了,想起自己在开会以前还追着魏海洋要流程,生怕人家让他难堪,现在看起来,人家非常周到,这样的上场次序,既显示了丁志学的为人品格,又满足了在职官员的心理需求,充满智慧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