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12)  

2009-07-31 11:1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志学提出来在正式“论剑”之前,和魏海烽先见个面,魏海烽也答应了,但事到临头,却发现丁志学定的这个见面地点是很有学问的。定在泰华集团的小会客室。魏海烽本来有些不快,但毕竟自己没有独立的办公室,机关人多嘴杂,如果去酒店或者其他地方,还要花钱,这钱谁花合适呢?

 

魏海烽临出门前,接了一个电话,对方刚报上自己的名字,魏海烽马上说,现在要出去开会。对方紧咬着,说请他随便定一个时间。魏海烽说现在定不下来,说完迅速挂了电话。电话是省报记者沈聪聪打来的,她不知道打哪儿看了那份“泰华集团破坏青田古墓”的内参,一直追着魏海烽,想要做深入报道。魏海烽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有的事情,发内参是一回事,公开见报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他魏海烽就是脑子再不装事儿,也知道自己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机关里大家见了面,虽然该点头点头该说话说话,看上去和平常差不多,但总有些微妙的变化。别的人不说,就说赵通达,俩人见面的那种别扭。都要装没事儿人,而偏偏肚子里都装着事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魏海烽贸然接受采访,沈聪聪再不知轻重地发一篇稿子,不仅对他个人不好对泰华不好,而且就是对交通厅也不好。毕竟没有哪家领导,真的希望自己分管的那段出问题,赵通达说修路出问题,基建处首当其冲,但放到社会上,谁知道基建处赵通达是谁呢?要骂还不是骂交通厅吃人饭不干人事?再说,泰华已经停工,死揪着人家企业不放,也不是个事儿。真把一个企业搞垮了,企业家不会饿死,倒霉的是企业员工,你政府给人家找饭碗啊?

 

所以魏海烽一直回避沈聪聪,能躲就躲,能拖就拖,他不便于直接拒绝采访,那样太容易被媒体抓住把柄。他总是说,最近很忙,或者正在开会之类的。这样沈聪聪即便想找他茬,也不容易找到。我魏海烽又没有说不配合你采访,我确实是忙,我的工作又不是坐在椅子上专门伺候记者。他还特意关照了办公室,只要有采访青田古墓的记者,就一律说负责人不在,其他人不了解情况。但魏海烽没想到,这个沈聪聪是何等厉害,居然能把他堵在丁志学的会客室。当时魏海烽正在就“光达论剑”的事和丁志学沟通,大家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光达论剑”就是一个幌子,坐下以后没客套两句,就直接沟通“青田古墓”。魏海烽从内心深处,深知丁志学的难处。毁坏文物固然不对,但是如果施工单位在发现第一个头盖骨时就上报,结果肯定就是停工,等。等多长时间,不知道。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至于这期间的损失,根本没有人管。不过,站在政府官员的立场上,他就不能任由丁志学大发感慨,丁志学说保护文物不能只凭道德和良心,他就得说企业发展也不能不讲道德和良心。沈聪聪就是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她看看魏海烽,又看看丁志学,说:“丁总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我理解;魏主任也不愿意,是为了什么呢?”话说得意味深长。

 

魏海烽只好迎刃而上,他当小官僚这么多年,词儿是现成的,基本能做到出口成章:“首先,泰华集团现在已经停止了施工。其次,这件事泰华集团是有责任的,但责任不全在他们,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已经很大了!”

 

沈聪聪也不是吃白饭的,咄咄逼人不依不饶:“他们付出了什么代价?这代价对于十三座古墓的被破坏而言,哪个更大?换句话说,是不是一个企业只要有钱,或者说只要付得起代价,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出问题,就瞒天过海;出了问题,就拿钱消灾?”

 

魏海烽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他毕竟在机关里呆了这么些年,知道什么时候该使缓兵之计:“这是你沈记者的理解,我没有这样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找一个时间好好谈一谈。”沈聪聪立刻盯牢:“好,您说什么时间?”魏海烽沉吟片刻:“下周的这个时间,你到我办公室找我。”沈聪聪又看看丁志学,问:“丁总什么时候能够安排我的采访呢?”丁志学:“下周吧,我争取安排上。”回过头吩咐丁小飞:“小飞,你马上带沈记者去公司各部门转转,也让沈记者多了解了解我们泰华。”丁小飞立刻对沈聪聪伸手做出“请”的姿势,笑容可掬地说:“沈记者请跟我来。”丁志学直看着丁小飞把门带上,才转过头来,对魏海烽说:“没想到魏主任一直在维护我们!”说得肝胆相照义薄云天。魏海烽有点不太适应,他习惯性摆摆手:“这并不等于我认为你们的做法就对!”“我们不对。”丁志学一个转身,按了桌上对讲:“马上通知下去,青田工程立刻叫停!”“不是已经停了吗?”魏海烽有点发蒙。“明里停了,暗里没停。有当地政府给我们打掩护,我们怕什么?……今天我叫停,是冲着你魏主任对我们民营企业的理解和保护!”丁志学这话说得叫一个艺术,他是拿准了魏海烽的“知遇”心态,像魏海烽这样的小官员,虽然在丁志学面前一副“代表政府”的样子,但底气到底是不足的。这人的底气一不足,他的不卑不亢就会显得紧张显得表面化。按道理说,以魏海烽的脾气性格,应该当场把丁志学给撅回去,什么叫你是冲着我魏主任?好象你泰华停工是给我面子。但事实上,丁志学话音未落,他魏海烽就浑身上下热血沸腾,俩人互相照了一眼,都看出点“士为知己者怎么样怎么样”的意思,会客室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感人了——魏海烽事后琢磨,怎么怎么就说到“理解和保护”了?一说到“理解和保护”,丁志学和他的关系就进了一层,进了一层,就顺水推舟吃了顿便饭,吃着吃着便饭,就改了称呼,这“魏主任”一改成“海烽”,自然就开始唠家常,这三唠两唠就唠到了孩子身上,一唠到孩子身上就扯出了差6分的事,一扯出这差的6分,丁总就说差6分,又不多,怎么不想想办法。关系到这一层,互相帮个忙,就成了举手之劳,所以当丁志学提出为魏陶上重点学校想想办法时,魏海烽也就没推辞。魏海烽不是没在心里权衡过,这么着就坡下驴合不合适,但后来他想,有什么不合适的呢?第一,自己没有跟他丁志学有任何交易,青田古墓,本来他也不想让媒体介入进来,所以这不算交换;第二,丁志学身上确有一种不可抗拒的个人魅力,他喜欢和这样的人来往;第三,他不过是一个小主任,没什么实权,丁志学对他能有什么图呢?也许真像丁志学说的,相见恨晚,酒逢知己千杯少,人家就是诚心诚意想交他这个朋友呢。既然这样,朋友之间,又何必客气?

 

这顿饭之后不久,全省所有媒体上都发出了同一条新闻:“林省长亲临光达论剑”。丁志学边看报纸边问丁小飞:“魏海烽那孩子上学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小飞说:“人家要赞助。一分一万。”

 

“6万买一个副厅,太值了。你马上办,最好今天能办下来。”

 

丁小飞犹豫:“万一副厅不是魏海烽呢?”

 

丁志学目光如炬直逼丁小飞:“你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林省长要到光达论剑来吗?”

 

丁小飞说:“那是魏海洋的关系。海洋跟郑彬是哥们儿,郑彬的父亲当年一手提拔了林省长。人家是看着郑彬的面子来的。”

 

丁志学语重心长:“林来,绝不会单纯因为郑彬,林之所以来,是因为他想来。郑彬的作用充其量是传递了一个信息。林想来,是因为魏,他是想借这个机会再了解考察他一下。显然,他们要提拔的人是魏!”顿了顿,又说:“你就相信我这双老眼珠子吧,我还没有看走眼过谁呢。魏海烽确实不错,相当有能力,处理问题也客观……”

 

丁小飞鼻子里哼了一声:“最多也就是个庸中佼佼。别的不说,请他论剑,刚开始怎么请也请不动,后来一听说林省长要来,立马答应!”

 

“这才正常!仕途中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那给他们家孩子办重点呢?他还真就将计就计了。”

 

“你是没有当爹,不知道当爹的心。”

 

丁小飞没话了。他三下五除二交了6万赞助,马不停蹄办好魏陶的转学,然后给魏海洋打电话,说是事情办妥了。魏海洋也没有特别点头哈腰,大家心照不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魏海洋见到丁小飞,就跟小飞说:“小飞,你知道我哥为你们的事扛了多大的雷?那个省报的女记者到现在还跟我哥没完呢。”

 

丁小飞心里早看穿魏海洋这一套,但嘴上不跟他计较,只说:“那个女记者是不是看上你哥了?借着采访跟你哥磨叽?要我说,干脆你上,直接把她拿下完了,女人只要感情上没个寄托,能折腾着呢。”

 

两个三十郎当岁的男人先说了点流氓话,把气氛搞融洽了,接着开始谈正事儿。丁小飞按照老爸丁志学的旨意劝魏海洋辞职,丁志学的意思,一个人辞了职就没了退路,没了退路就好掌握。知识分子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那是因为他家里还有余粮,他还饿不死,真到了吃了这顿不知道下顿在哪儿的时候,别说五斗,一小斗就够。丁小飞劝魏海洋下海,根本没费多大功夫,魏海洋就心活了。他跟丁小飞说,学院那边我早呆得够够的,再混下去,最多混成我们系主任,见了我们院长,跟个孙子似的,坐椅子就坐一条缝儿,院长说一句,他记一句,一边记还一边把头点得跟磕了药似的,嘴里一连串叨着“是是是是是”……魏海洋边说边学系主任的猥琐样儿,俩人哈哈大笑。

 

从丁小飞那儿出来,魏海洋直奔省人民医院找陶爱华。他去那儿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告诉陶爱华陶陶上重点的事办妥了;第二个目的,是为了梁爽,陶爱华手底下的小护士,年纪20出头,长得跟全智贤似的。魏海洋在走廊里迎面碰上梁爽,还没等招呼,人家小姑娘一闪身进了病房。陶爱华跟护士台正忙着给病人家属办陪护证,余光一扫就把魏海洋和梁爽扫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她手没停着,嘴没闲着,但心里轻轻笑了一笑。魏海洋这段时间跑医院也忒勤了,他以为梁爽是什么?是铁杵吗?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真?陶爱华琢磨得找机会劝劝魏海洋,别在梁爽这儿下耽误功夫,拿下梁爽这种女孩子,就一条,拍出钱来,只要有钱,她倒追你。别的,全瞎掰。

 

魏海洋被梁爽这么一闪,情绪登时一落千丈。他把陶爱华叫到一僻静处,把魏陶的事先交待了。陶爱华一听喜上眉梢,高兴得嘴都合不拢。魏海洋说完了该说的,干站着,陶爱华看看表,离下班还有个把钟头。这时听魏海洋吭吭哧哧地说,嫂子,我能不能替梁爽请个假?我想约她出去坐坐。

 

陶爱华刚才脸上还晴空万里,一听这话立马愁云密布。她叹口气,对魏海洋说:海洋,算了。不是我不给假,是给了也白给。我要不是她顶头上司,就你这样的,她可就不只是躲着你这么简单了。我可是见过她摔脸子。咱就是普通老百姓人家孩子,找一个朴朴实实能过日子就成了。她那种姑娘,正是心气高的时候,你去碰那鼻子灰干嘛?

 

这话魏海洋显然不爱听。他心说,我哥当初就是找一个朴朴实实能过日子的,幸福吗?三天两头吵架,有意思吗?

 

陶爱华见魏海洋灰了脸,赶紧找补,说:“护士得上夜班!想想陶陶小时候,我和你哥多狼狈,我要上夜班,你哥要出差,时不时就得把你和妈提溜过来帮我们带孩子,陶陶还不跟你,一哭就是半夜……哎,你不是说以后你打死也不找护士做老婆吗?”

 

“我哪儿说过。”魏海洋不承认,其实他是说过的,以前陶爱华几次要给他张罗女朋友,他几次都坚决表示,绝对不能要护士,护士把耐心都给了别人,回家就没那么大耐心了。  

 

魏海洋到底还是约了梁爽。梁爽也大方,跟魏海洋到对面一个小咖啡馆喝了一杯卡布奇诺。她跟魏海洋说得很直接,自己不打算像普通女人那样过一辈子,尤其不打算像她们的护士长魏海洋的嫂子陶爱华那样过日子,她不怕苦,但她觉得陶爱华吃的所有的苦,都没有价值。

 

魏海洋脑子都没转,张嘴就说:你们护士长,可以啦。她一个护士,中专毕业,我哥好歹还是一处级干部吧?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她哪儿吃亏啦?

 

梁爽的眼睛眯缝起来,说了句:噢,你们男人原来都是这么看问题的。

 

魏海洋被说蒙了,追着问了几遍,梁爽才解释给他听:照我们女人来看,护士长就嫁亏了。哪怕是给个大款当二奶呢,都能过得比现在强。嫁给你哥,科里的事,家里的事,她全得操心。如今让你们说起来,好像她还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你应该见过你嫂子年轻时候吧?听老护士说,她那会儿漂亮得都能给男病号当止痛药使!现在你看,整个一老大妈了!”

 

魏海洋辩解:“也分人!女人三十岁以前漂不漂亮看父母,三十岁以后漂不漂亮就得看自己了。你看人好莱坞明星,年轻有年轻的美,老了有老了的味道。”

 

梁爽抢白:“那是好莱坞!在咱国,三十岁以后漂不漂亮,得看老公!”魏海洋笑起来:“那倒也是!”等都笑完了,梁爽站起来,对魏海洋说:“以后咱们做朋友吧。有事互相帮个忙,谈婚论嫁就算了。你哥你嫂子的例子摆在咱们前面呢,咱们总不能重蹈覆辙吧?”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魏海洋也就没话可说了。他能指责人家姑娘什么呢?他魏海洋不也这样吗?在学院里,成群结队的大龄女青年,也有芳心暗许的,也有明抛绣球的,他对人家不是也挺残酷的吗?说了归齐,不就是嫌人家不漂亮,嫌人家除了有个学历啥啥都没有吗?那现在人家梁爽以同样的方式拒绝他,他有什么可抱怨的呢?魏海洋回去冥思苦想几天,最后决定下海。这年月,男人除了做强者,没出路。当然这中间,跟丁小飞的不停撺掇也有关系。

 

陶爱华自从魏陶这事办妥,连着几天都是喜气洋洋双眉带彩,对魏海烽也有了笑脸。以前她拿话挤兑魏海烽的时候,魏海烽即使不急,心里也且熬淘一阵。但现在,陶爱华就是碎嘴唠叨地在边上紧着叨唠,魏海烽也不怒,相反有的时候夫妻还互相递个话,寻个开心。

 

比如说,陶爱华听说赵通达在厅里受到通报表扬,就因为他老婆死的时候,他还在出差。她就跟魏海烽说:“你看人家多会表现,哪像你,就会纠着个古墓不放。”

 

搁从前,魏海烽肯定双眉紧锁,心里的小火苗呼呼地冒。但现在他一笑,乐呵呵甩过去一句:“幸亏我揪个古墓,要不谁给你儿子办重点呢?”

 

陶爱华那张脸马上如枯木逢春,皱纹瞬间笑成朵朵朝花,透着人逢喜事精神爽。她并不是一个势利的女人,只不过见不得老公窝囊,现在看老公也能给家里办个事派上点用场,这心里就舒坦得多。至于老公能不能最后当上副厅,说实话,她早不放在心上了。这不放在心上,有一半也是因为上一轮竞争基建处长的时候,她吃够了太多太放在心上的苦头。

 

陶爱华没想到的是,实验中学的校服都领来了,第二天就要去报到了,魏海烽竟然变了卦。那天一下班,魏海烽就灰着一张脸,陶爱华刚开始没在意,等吃过饭一问,才知道魏海烽已经打电话给了魏海洋,说魏陶还是上17中。

 

陶爱华先是一楞,以为丁志学那边出了什么毛病,等后来弄明白是魏海烽自己的决定,当即炸了。她眼含热泪,声音颤抖,对魏海烽说:“我告诉你魏海烽,这个副厅你没戏,惦记也白惦记。你看看人家赵通达,儿子事业两不误。你倒好,自己一辈子没出息也就算了,还搭上咱家陶陶……”

 

魏海烽也火了,说:“17中又不是少管所,怎么就不能上?”

 

当即一顿爆吵,一直到魏海洋赶过来,还都双双虎着脸。魏海洋本来也想埋怨魏海烽胆子太小,但当着陶爱华的面,说出的话却变成了:“嫂子,您不至于为了陶陶上学,把我哥的饭碗给敲了吧?我哥当得上当不上副厅事小,如果给开除公职了怎么办?”

 

陶爱华身子僵住,说:“那赵通达呢?他儿子怎么上的重点?你去点点,咱们这个院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个头头的儿子闺女上的是普通中学普通大学?难道都是考上的?我就不信了!”

 

魏海洋解释说:“这吧就跟闯红灯似的。没警察没摄像头,你闯了就闯了,要是有警察有摄像头呢?你闯了就瞎了。我哥现在单位,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这么一说,陶爱华被吓唬住了。

 

魏海洋后来背着陶爱华多次追问魏海烽,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不上就不上了?魏海烽随口敷衍了几句,不想提沈聪聪。魏海洋心里疑惑,说陶陶转学这事没别人知道啊,难道是赵通达?两家门挨门,隔墙有耳。话说到这儿,魏海烽才跟魏海洋说出了沈聪聪。魏海洋当场楞住,说这个沈聪聪厉害啊。不会是有什么来头吧?

 

那天下午,沈聪聪按约好的时间来采访魏海烽,魏海烽已经准备好了,他正跟那儿一身正气慷慨陈词,说自己之所以不愿意把青田古墓闹得沸沸扬扬,是因为丁志学不仅仅是丁志学,同时还是一大批对我省建设有突出贡献的民营企业家的代表!青田古墓他有错误,他已经为此付出了相当的代价,经济上的,舆论上的,但如果把所有的板子都打到他一个人身上,公平吗?

 

沈聪聪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等他慷慨激昂得差不多了,朱唇微启轻轻吐出一句:“能问一下,魏主任这么为丁志学说话,难道跟您儿子上实验中学一点关系没有吗?”

 

魏海烽当场楞在那儿。但也就万分之一秒的功夫,他在沈聪聪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别表演了”的意思。不过,魏海烽的应急能力很好,他在最短时间内把自己稳定住,对聪聪说:我儿子上的是17中,17中据我所知是普通中学。

 

沈聪聪一声不吭,坐了一会儿,继续发标:“请问魏主任,假如你根本不想接受我的采访,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直说呢?为什么要一直找借口拖着我呢?”

 

魏海烽见招拆招应对自如:“对不起,我不善于说不。这是我的缺点。既然沈记者已经摸清我的意思,今天就到这里吧。”

 

沈聪聪并不放过魏海烽,她点穿了他:“你不是不善于说不,你是因为做小官僚做久了,养成了一个可耻的习惯,无论遇到什么事,你既不随便说不,也不随便说是,对于你来说,你屁股下面的位置要远远重于公平、正义和良知。”

 

说完沈聪聪扬长而去,把魏海烽撂在那儿,心里七上八下。那几天,正是“光达论剑”之后“副厅”人选正式落实之前,魏海烽几乎有点不适应那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怎么好事忽然就一窝蜂找上他了?就说论剑当天,林省长亲临现场,当着各路媒体的面热情洋溢的鼓励了他,说他讲得好,把政府的职能和企业的责任论述得非常精彩。这些话虽不过是些场面上的话,但人家领导能在场面上讲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当时赵通达在边上,表面若无其事,但心中的那股酸溜溜是个人都能闻到。魏海烽心说,假如换做他,赵通达跟丁志学论战,他就不去观战。何必给自己添不愉快呢?接着,论剑一结束,魏海洋就陪着郑彬上家里来坐了坐,虽然也就坐了屁大点工夫,但说的那话,让魏海烽很难不费心思琢磨。郑彬说,他父亲虽然在C省当省委书记,但对咱们省,尤其是咱们省交通事业还是很关心。魏海烽连忙说,郑书记是从咱们省出去的嘛,咱们省的几条路,都是在郑书记关怀下建的。郑彬走了以后,魏海烽脑子乱得跟烧开的水壶一样,一连好几天,脑子里翻来倒去的就是这么些事。沈聪聪偏偏挑这个时候,来跟他提魏陶的事,他不能不警觉。沈聪聪是怎么知道的呢?其实,是魏海烽把事情想复杂了,沈聪聪不过是听报社一同事说了这么一嘴,人家同事那孩子和魏陶是同班同学,小孩子之间没什么秘密。

 

沈聪聪不是那种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她喜欢啃硬骨头,越硬的骨头越让她兴奋。魏海烽不配合,她就去磕泰华。而丁志学那边,专门找了一个西服革履油光水滑的小伙子对付她。那小伙子笑起来那叫一个甜蜜,说起话来奶声奶气一股子娘娘腔。比如沈聪聪说要采访丁总,小伙子先送上个甜蜜笑容,接着柔声细语地说:丁总关照了,您问他什么,您问我就好了。我是公司公关部主任,专门负责接待媒体采访。

 

沈聪聪压着火,对那个“娘娘腔”说:丁总为什么不能亲自接受采访?

 

“娘娘腔”话接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丁总去北京开财富峰会了,大概要半个月才能回来。边说边用一双桃花眼扫停沈聪聪,他说得斯文得体,但暗含着的那层讽刺挖苦的意思,长耳朵的人都听出来了:丁总凭什么要亲自接受你采访?你老几啊?连中央电视台的大姐大也不能说采访就采访吧?

 

沈聪聪只好对付着采访这个“娘娘腔”,“一二三”地提问,等沈聪聪问完了,那“娘娘腔”更气人,一脸真诚的反问:“沈记者,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死揪着几座古墓不放,你为什么不能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古墓已经毁了,为什么还非要再毁掉一个企业?”

 

沈聪聪心说,你给我装什么天真?

 

“照你这个道理,如果有人杀了你父亲,是不是只要认个错也可以完了?你父亲反正已经死了,何必还要让人家偿命?”沈聪聪反唇相讥,想逼着“娘娘腔”正面作战,哪知人家避实就虚,三绕两绕就绕了出来:“泰华集团一直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绝对不可能明知道是古墓,还强行施工加以破坏。这是我们的公司章程,您拿回去仔细看看。希望您以后多到泰华来,多了解泰华,这样你就会知道泰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如果你有真凭实据,能够指名道姓的说出来,究竟是哪个人直接破坏古墓,只要这个人是泰华的,我们绝不姑息,绝不推卸我们的责任。”说完,俩人互相对视,彼此都意识到对方是各自行当的顶尖高手。

沈聪聪与“娘娘腔”基本上算是打个平手,在魏海烽那儿也没占着什么便宜,这反而激发了她的斗志,她决心直接到青田摸情况。这一招是最耗时最累人的,但往往也是最有效的。结果,没想到,人家泰华集团棋高一招,借着魏海洋这柄快刀,直接抄了她的后路。

 

丁志学教育丁小飞,一个企业做到泰华这种规模,就要学会“借刀杀人”。对付沈聪聪这种记者,不必亲自应战。泰华是什么重量级,沈聪聪是什么重量级,她弄你一下,弄成了,她成名,弄不成,她也虽败犹荣。收拾她,就等于直接送她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丁志学的主意是让魏海洋注册成立一个公关咨询公司,然后由这个公司负责代理泰华的广告投放。魏海洋是何等聪明的一个人,一点即透,立马拿着泰华的广告合同找到省报广告总监,条件很简单,泰华一年给省报投放总额500万的广告,但省报必须承诺不得刊发任何一条有损泰华集团的负面新闻,否则视同违约,该广告合同自动解除。省报广告总监姓梅,是一精明强干三十多岁“白骨精”,一双眼珠子透着特别能算帐。她矜持了一下,说:这事儿我得请示社长。

 

请示的结果,自然皆大欢喜。几天后,沈聪聪风尘仆仆从青田回来,辛辛苦苦写出稿子,却在发稿当天生生被从版面上撤了下来。沈聪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几乎气昏了头,直奔海洋公关公司,破门而入。魏海洋还没等她开口,先发制人:“沈主编,这是我的办公室,以后来找我,能否事先预约?刚才如果是我的员工,我就会让她退出去,敲了门再进来,这是起码的礼貌。”

 

   沈聪聪隐忍:“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们发稿子?”

   魏海洋做天真状:“我什么时候不让你们发稿子了?”

   “你和我们省报的广告协议我看了。”

   “看了好啊!里面说不让你们发稿子了吗?”

   “说了。”

   “怎么说的?”

  “说一旦发了不利于泰华的任何新闻,你们将不付广告费。”

  “对了对了这就对了!你们有发稿的自由,对不对?……同样,我们也有不给钱的自由,对不对?……就是说,双方都是自由的;换句话说,自由都是双方的;再说明白点,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是你们自己放弃了自由,沈主编,不能到最后怨到我们的头上来!”

   沈聪聪气得说不出话。

   魏海洋扫了她一眼,继续说:“沈主编,记得有个名人说过,自由从来都不是放在银盘子里送到你面前的,它需要你自己去拿。你有本事有勇气你就拿得到,你拿不到,只能怨自己胆小怕事见利忘义见钱眼开,惟独不能怨别人,怨别人给你设置了自由的障碍!”

沈聪聪完全无话可说了。魏海洋“智斗”沈聪聪成功,让他一连得意了好几天。他跟丁小飞说,当时你要在场就好了,我噎得沈聪聪一句话没有!……哼,你以为你当记者就可以想骂谁就骂谁了?夸你两句你就真以为自己是无冕之王了?笑话!这种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想出名想疯了。你跟她说人话,她根本听不进去,还以为你怕她,有短在她手里捏着……我根本不跟她对话,直接跟她上司对话。换句话说,我直接就把自己成了她的上司!

 

   丁志学含笑看着魏海洋,心里在想,你以为你是谁?沈聪聪是想出名想疯了,你呢?你真以为你能做上我们泰华的公关代理,能为我们签500万的广告客户,就因为你机灵你能干吗?

 

    魏海洋当然知道丁志学为什么高看他一眼,这和交通厅未来的副厅长位置有关。现任的几个副厅长,一个刚得了癌,根本不可能主持工作;一个做政工出身,不懂业务;另两个也快到退休年龄,心有余力不足,所以提拔的这个,绝对不是花架子,而是一上任,就要主抓平兴高速招标。这条路,在许明亮时代就反复论证,一连论证了5年,如果许明亮没出意外,招标工作应该紧锣密鼓的开始了吧?魏海洋那边得到的消息是,厅长周山川本来不想立刻提拔一个副厅,但省里急,组织部已经开始考察。魏海洋琢磨,如果要定赵通达,那肯定早该定了,赵通达是理所当然的接班人,他对这块最熟啊。但上面迟迟不定,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反对。魏海洋借着郑彬打听了两耳朵,郑彬的意思是说,上面认为时代已经改变了,如果倒退个十年,不用十年,哪怕五年,都该提赵通达。但现在是市场经济的时代。赵通达的优点是,讲原则;缺点是,太讲原则。太讲原则也可以解释作僵化拘泥。这样的人,他认为对的事情,他会坚持到底,如果他认为不对,那就要拼个鱼死网破。可是你说搞经济建设,哪里有绝对的对与错?所以,上面认为,这样的人,更适合放在监督性的岗位而不是决策性的岗位。郑彬这么一说,魏海洋心里就有底儿了,心里一有底,在丁志学和丁小飞面前也就游刃有余了。他想,魏海烽如果真当上这个副厅,还不是一样需要几个企业家做后盾,平兴高速给谁不是给?只要有能力修好,只要别搞成豆腐渣,方方面面都交待得过去,就是一个双赢的事。这么一想,魏海洋这酒就喝得格外顺当。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