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底线(09)  

2009-07-26 11:5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爱华虽然是跟魏海烽回了家,而且气焰上也不那么嚣张了,但她脸上还绷着个劲,而且心里拿定主意,绝不主动和魏海烽说话。这么多年了,她就没跟魏海烽低过头,她凭什么跟他低头?家里日子过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还有功了怎么着?

 

魏海洋在楼下绕了好几圈才找到一个停车位,他锁好车上了楼,见哥哥嫂子这幅样子,只好在心底里替自己哥哥叹口气,但表面上却是劝陶爱华,他说:“嫂子,您这脾气得改改了,您看人美国总统竞选,人家老婆都什么样?忍辱负重忍声吞气天大的委屈,背着人哭!人前,拼着命也得维护老公的形象荣誉!为什么?很简单,一根绳儿的蚂蚱一条船上的伙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陶爱华一张嘴就把魏海洋给顶回来了:“你哥是美国总统吗?他要是,我就忍。”

 

魏海洋自讨没趣,摸摸自己后脑勺,找了个台阶,说:“我哥确实不是美国总统,但你想想,就说今天这事儿。他收礼不对,可你送礼就对了吗?如果上升到法律高度,收礼是受贿,送礼就是贿赂,同等量级!……不错,收了礼而不办事是不地道,咱只当得个教训,下回不跟他打交道就是了,但是不能嚷嚷啊!嚷嚷出去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陶爱华懒得和魏海洋长篇大论,她让海洋打住,说:“行了别说了!我这心里本来就够堵得慌了!”

房间里暂时鸦雀无声。

 

半天,魏海烽说话了,他特意说得自斟酌句,他对陶爱华说:“以后你做什么事之前,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

 

陶爱华一听,火又上来了:“跟你商量干嘛?出了问题,我自己扛。我一个平头百姓没官没职我怕谁?我是我,你是你。”

 

 魏海烽冷冷道:“你自己扛?你扛得了吗?”

 

魏海洋见陶爱华又一副一触即发的样子,忙上前劝:“话是这么说,你是你,我哥是我哥,但是,谁会相信?”

 

陶爱华的气势被压回去一点,她嘴利落,但有的时候脑子有点跟不上,尤其是跟魏海洋说话,她总是在下风,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吧。她斜了兄弟俩一眼,说:“我以后注意。”然后,又快马加鞭的加上一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陶陶怎么办。”

 

魏海烽仍冷冷道:“按原先决定的办。”

陶爱华眉毛一挑:“考哪上哪?”

魏海烽脸一歪:“考哪上哪。”

陶爱华当即翻脸:“不行。”

魏海烽哼一声,说:“那你说怎么办?咱们接着给谁送礼?”

陶爱华定定地在原地站着,有一会没说话,片刻后说:“咱们找赵通达!”

 

魏海烽、魏海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兄弟俩看陶爱华的眼神像看一个疯子。魏海洋按住魏海烽,试探性的问陶爱华:“嫂子,你的意思不是说,找赵通达帮忙吧?”

 

“我就这个意思!赵通达和你哥是同事是邻居还是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这个忙他应该帮,这事儿对他不算事!”陶爱华说。

 

“嫂子,我敢百分之二百的肯定,咱今天晚上闹得这事儿已经传到赵通达赵大处长的耳朵里了!”魏海洋沉不住气了。

 

“我惹的事,我去跟他道歉,如果他需要,我当众为他辟谣!”陶爱华边说边向外走。

 

“站住!”魏海烽的声音不高,但极具威慑力。“你要是去,只能是自取其辱!”

 

“甭跟我这掉书袋子!什么自取其辱不自取其辱!就是自取了其辱,我愿意!为了儿子,让我干什么吧,给他下跪都成!”陶爱华提高了音量。

 

“你以为只要下跪就能办成事儿呀?”魏海洋忍不住插了一句,魏海烽这个弟弟,有的时候,就是有这么点玩世不恭的劲儿。魏海烽白了魏海洋一眼,他腾不出功夫搭理他,他现在要对付的是陶爱华,因为以他对陶爱华的了解,陶爱华是真干得出来给赵通达下跪的事儿的。魏海烽耐下性子,对陶爱华说:“我不是没有想过找赵通达,最终之所以没找,是因为找他也是白找!我跟赵通达过去是同学现在是同事他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吗?他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

 

“原则性极强的人也可以解释作,不愿意帮人的人!”魏海洋自以为是的敲着小边鼓,这次魏海烽转过头去呵斥了一句:“海洋,少耍贫嘴!”魏海洋吐吐舌头,去魏陶的房间了。魏陶在玩游戏,见魏海洋进来,头也不抬说了句:“我要是你,我早不在他们那儿呆着了,他们俩多无聊啊。”

 

魏海洋拍了魏陶一下,说:“谁们俩呀?他们是你爹妈。为你的事儿他们才吵的。”

魏陶出一口长气,说:“是不是没有我他们就不吵了?”

魏海洋乐了,说:“你说呢?”

魏陶看魏海洋一眼,小大人似的,说:“你乐什么?这事儿有这么可乐吗?”

魏海洋赶紧收了笑,说:“没有没有。没什么可乐的。有的时候,争吵是为了解决问题。”

魏陶这次笑了,说:“小叔,你说得不对,愚蠢的人,才通过争吵解决问题,聪明的人,是通过避免争吵来解决问题的。”

 

魏海烽和陶爱华躲进自己卧室,魏海烽把门关好,他总觉得大人之间的事还是要避着孩子。在这一点上,陶爱华和他的看法一致。

 

俩人进屋以后,魏海烽给陶爱华摆事实讲道理,他说:“我敢肯定,在这种关键时刻,赵通达为他儿子做这个安排是经过了思想斗争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你不可能要求他为了别人的儿子再破一次例。否则你想,我们对门住着,我和他一个大楼里上班,他老婆还住在你们科里,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为什么从来不跟我们提这事?明摆着回避!他不想帮我们,不愿意帮我们。在明明知道求他也是白求的情况下,就不能去求。否则,徒然使双方难堪。”

 

“我不怕难堪!”陶爱华把头拧到一边。

 魏海烽急了:“你现在代表的不仅仅是你!”

“还有你,是不是?”陶爱华挑衅式的向上扬扬下巴颏。

“是。”魏海烽毫不示弱。

 

陶爱华气得嘴唇都哆嗦了:“魏海烽!……像赵通达这么没人味儿的人都知道在关键时刻给儿子找找人走走门子安排一下,你,你连赵通达都不如,关系到儿子前程的事,你为了自己的一个面子就能躲在家里做缩头乌龟,你还配做父亲吗你?……我不用你!我儿子的事我管,我自己去!”说着站起来就向外走。

 

“你今天晚上要是敢走出这个门,我们就,离婚!”魏海烽由于愤怒,声音大得吓人。

 

陶爱华终于没有去找赵通达。她一方面是被魏海烽给吓住了,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心里确实对赵通达没底儿。她想要是魏海烽去找,多少还能说得上话,赵通达顾着面子可能也就答应了,她找,赵通达三句两句还不就把她给撅回来了?她这么想,心里就更加对魏海烽失望,她不知道,其实魏海烽是找过赵通达了,赵通达没有给他老同学这个面子。

 

下午,就在陶爱华给宋雅琴摇床的时候,魏海烽找了赵通达。当然,他是找了个借口去的,他溜达到通达办公室,说老班长乔迁新居准备近期大宴宾朋,问赵通达什么时候有空。其实这事儿没必要非到通达办公室说,打个电话的事儿。赵通达当然看出魏海烽是有别的事儿,都是老中医,谁给谁把脉?赵通达想与其坐等,不如反守为攻,所以他索性主动出击,问魏海烽:“海烽,这几天我怎么看你情绪不高啊?有什么心事?”

 

魏海烽被这么冷不丁一问,反而犹豫了,但只片刻,他就下了决心,有枣没枣先打三秆子。他说:“小陶和我闹呢,为孩子上学的事儿。”边说边观察赵通达的反应,他注意到赵通达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他想这事儿估计没戏。

 

赵通达尽管已经猜到是这事儿,但魏海烽说出来,他还是不舒服,他本来寄希望于魏海烽不说,魏海烽不说,他就正好做个好人,既关心了同事,又不必承担责任,但魏海烽偏偏说了,这就使他有点难堪,这时,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上:“哦?陶陶上哪个中学?”

 

魏海烽定定看着赵通达,说:“十七中。”

 

赵通达躲开对方的眼睛:“十七中不错。陶陶不简单啊!”

 

于是魏海烽再没说话。他还说什么?人家都说十七中不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