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宅宅”的圣诞  

2008-12-25 00:2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的时候,读过欧·亨利的一部短篇小说《麦琪的礼物》。说的是两个很穷又很相爱的男女,到了圣诞节了,要给对方送礼物。女的有一头漂亮的长发,她一直渴望一套特别漂亮的发梳;男的有一块金表,但缺一条匹配的表带。女的把自己一头长发卖掉,给男的买了一根表带,男的则恰巧卖了金表,给女的买了那套她渴望已久的发梳。这是一个让人心碎的故事,很多人觉得它温馨,但我一直觉得它残忍。

 

我觉得中国人关于“节”的定义很耐人寻味——“过节”这个词,如果不加限制,不在特定的语境下使用,是很容易引起误会的。“过节”既可以理解为是过一个节日,也可以理解为与某人某事过不去,有芥蒂。比如说北京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你们有什么过节啊?(重音放在“过”字上)

 

节日不是生活的常态,为了使节日隆重,要想出种种节目,其中一样节目就是礼物。要想又浪漫又温暖又不失体面还增进感情,是需要花点心思的——我个人建议,不如过一个“宅宅”的圣诞。其实,我们小时候,过节也很少上酒店,也都是到家里来,自己动手做点什么东东,比如一两个新鲜的菜肴,或者三两个拿手的小菜,然后吃完喝完,再打个牌,花不了几个钱,只是有一样,耽误功夫,尤其客人走了,您得收拾。

 

事实上,我自己喜欢另外一种“圣诞”。不要那么多人,不要PARTY,不要逛街,不要购物,就是最最亲爱的人,在一起“宅宅”的。事先买好水果点心,然后就在家里,从早到晚地腻在一起,不开手机,不打电话,不发短信,把两个人之间能想到的浪漫的事,都做一遍。

 

可惜,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圣诞。我所有的圣诞不是一群人,就是一个人,迄今为止……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