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吃过禁果的女人(小小说·三)  

2008-09-06 17:4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会

 

   这是我们毕业8年之后第一次规模最大的同学会,说实话同学会是一个挺势力的东西。混得不好的,大家就容易把他忘了;混得好的,千方百计也要请来。前几次同学会,大家有意没意地不叫上阿戴,阿戴也有意没意地错过这类同学会。我猜测一个重要原因是纷纷,后来纷纷不但留下北京,而且真的嫁给那个某某。我们很少当着纷纷的面提阿戴,而每次同学会基本上都是纷纷主持张罗,所以我们也不好哪壶不开提哪壶。直到最近纷纷远赴美国,剩下的同学一琢磨说:也不能因为纷纷走了就不聚了。说实话,我认为纷纷的确比阿戴有头脑,而且善于规划自己,这些年她为某某增色不少,某某也为她做了很多事,提高了她的声望。有一阵,同学中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纷纷就明摆着。”

 

   和阿戴聊到这件事,阿戴说“纷纷比我当时成熟多了。所以她比我早进入主流社会。”我说:“你后悔吗?”阿戴没有很快回答我,她遇到难题时,脸上会浮现职业微笑,就是那种训练有素的,公关式略带外交家风度的微笑。她这样笑给我看,所答非所问地说:“所有的得到都是有付出的,虽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我非常不喜欢阿戴这样故弄玄虚,何况我还是她的朋友。所以我单刀直入:“我没听懂你的意思。”“OK”,阿戴很西洋地耸了一下肩,“纷纷一定付出很多,她一定忍受了一些东西,有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很委屈。只不过她权衡利弊,决定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阿戴和我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和某某仍然保持某种程度的关系。至少,他们在生意上有往来。

 

   现在纷纷到美国学工商管理,剩下我们这些人就想起阿戴。阿戴,经过这么多年,同学说起她,还是觉得她离我们有一层。究竟这一层有多远,我们也不知道。因为大家知道我和她关系近,所以最后决定让我去找她。阿戴在同学会几乎散了的时候来了,披着一身的雪,羊绒大衣,修饰得无可挑剔的脸。她一进包间,大家就紧着招呼,她挺随和地坐下,可是从她一坐下起,我们就觉得有些不自然,当然,我认为阿戴也一定有些不自然。我们聊了一阵,男人中有的说要去欧洲旅游,有的说要到美国做访问学者,还有几个正联系到澳大利亚拍片子什么的,女人则喋喋不休自己的宝贝儿子女儿,这个说要让孩子受英式教育,那个说还是送到圣陶学校念三字经好。我们说阿戴你忙什么呢?阿戴说没忙什么,真的没忙什么。她这样矜持,我们也不好深问。只不过我们觉得她不如纷纷热闹,也不如纷纷善于应酬场面。

 

   同学会散在深夜,阿戴问有谁愿意搭她的车。大家都特客气地参观了她的欧宝,然后说不麻烦她了。最后我坐了她的车,大雪纷飞,一路无语。她问我愿不愿意去她那里过夜,我说好。这是快到我家门口时说的话。说了这句话,阿戴掉转车头,直奔建国门外的豪华公寓。

 

   那天晚上,我特别想和阿戴说话,可是我总也找不到开头。最后阿戴说:睡吧。我们就熄了灯。躺了半天,阿戴坐起来,她在黑暗中停了几分钟,然后下床到另一个房间去。我觉得无聊,也爬起来跟过去。

 

   “这会儿上网容易,夜深人静的时候。”阿戴说话的声音很轻。

    我说:“阿戴,你是不是觉得大家都过得不错,就你挺苦挺累?!其实,你比他们过得好,至少你比我好,有钱有房子有车有令人羡慕的高薪,而且你的工作又是那么好,世界各地地跑,到哪儿都住高级酒店。”

 

   “你说得对,我在洋人圈里感觉特别对,特别自然,可是一和自己的同胞在一起就觉得别扭。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因为我觉得同胞都看得穿我,他们全能看透我。”

 

    “我有的时候也为以后想,我也想有个孩子什么的,也想将来能不这么累。可是,我好象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你的那种环境工作了。我是一个吃过禁果的女人。”

 

    “我最近常常想,为什么上帝要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伊甸园,因为上帝知道,一旦他们吃过禁果,就再也不可能留在伊甸园了。因为他们有了欲望,这种欲望是不可能通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伊甸园生活满足的,人有了欲望是无法回到伊甸园的,只能到大自然中和野兽搏斗,虎口夺食。”

 

    “我到北京闯荡,我原本想挣够了钱就什么都不干。嫁个人,天涯海角地跟着他,养个孩子。可是,现在我发现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想法总是在不停地变,我想我达到这一步就挺下来,可是真达到这一步时,想法又变了。有一点像玩电子游戏,过了一关还有一关。我有的时候也想,亚当和夏娃他们最后被放逐到人间,是因为上帝知道吃过禁果的人早早晚晚是留不住的,还不如把他们赶走。上帝真聪明,与其他们将来反出伊甸园,还不如自己把他们赶出去。你说亚当和夏娃后悔吗?他们是宁愿在人间忍受苦难也不愿意傻乎乎地留在上帝身边吗?反正亚当夏娃是不可能活着回到伊甸园,他们只能死了再说。死了就是下地狱和升天堂,你说他们会去哪里?”

 

  “我现在才知道,我下海,扔了户口扔了档案扔了组织关系,其实就是没有退路了。我真的不可能再坐在县委大院或者一个什么机关办公室,喝茶聊天看报纸和男女老少打成一片,那种悠闲虽然好,可是我受不了。你们还是没有吃过禁果的人,你们还能在那种生活中高兴,洋洋自得,可是我不可能了。要让我为分一套福利房,排队找领导托关系,就是分到了,又怎么样?要让我等一次公派留学和单位的同时明争暗斗算了吧。我真的不理解同学们的快乐,那么小的一点快乐;出个国,分个房,生个儿子,我想我不是嫉妒,真的不是,我只是和你们这些公家人没有共同语言,可是我真的很想分享这种欢乐,真的。”

 

   最后,我说:“阿戴,别说了。你其实挺满意自己的,你不过就是有点后悔,原本有一条顺顺的路摆在你面前,你没有走。如今,你虽然过得也不错,可是你还是觉得亏,因为假如你当初不那么一意孤行的话,你的起点会比你很多年后出来闯的时候高。不过。你不是说了吗?没有付出就没有得到,你看现在你不是也很好。”

 

   “我是挺好。我想告诉你的是,以前我特别看不起禁不住诱惑的人,我觉得那种人贱,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你知道“诱惑”和“机会”一样,他不会总是光顾同一个人的。“马太效应”,经济学的“马太效应”你知道吗?越穷的越剥夺,越富有的越给予,“诱惑”也是一样,越年轻越美丽越面临诱惑,如果有一天,连黑色的诱惑都没有了,说明你的生活也就快枯竭了;我那个时候面对诱惑,讨厌它而且总要强迫自己坚定、不动摇,实际上是我怯懦,我怕,我不勇敢。我总觉得在我遥远的家乡,有一种特别踏实的生活等着我,我为什么要冒险?我真的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我只是彻底意识到我之所以会那么选择是因为我就是一个不敢接受诱惑的人。一个不敢接受诱惑的人和一个不敢接受美女的爱的男人是一样的窝囊废。现在我真的很好,我能够坦然面对各种诱惑,然后理性的接受或者拒绝。现在我特别看不起那些鄙视诱惑的人,尤其鄙视那些自诩特别坚定能禁得住任何诱惑的人,实际上这种人要么就是根本没有这样一个诱惑摆在她面前,要么就是和我当初一样怯懦没有胆量。”阿戴关上电脑,屏幕一片漆黑。

 

   我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感觉失魂落魄。后来没头没脑地问阿戴一句:朋友让我下海,我没答应是不是属于特别禁得起诱惑?

 

   “那算什么诱惑?那不过是画在纸上的烙饼和吊在驴前面的罗卜。我劝你不要轻易下海,不是要你禁得起诱惑,而是让你待价而沽,等那些真正值得的诱惑。就像一个清官人,第一夜总要卖个好价钱,不能随随便便给人,既然你还没有破过身,你急着往海里跳什么?至于我吗,已经是从良的问题,我总不至于真的演义一出‘卖油郎独占花魁’吧?也得真有那么一个值得我洗尽铅华的良人吧?否则我怎么舍得就此金盆洗手呢?所以说对于吃过禁果的人和没有吃过禁果的人来说,诱惑是不一样的。你懂了吗?”

 

    我发现阿戴的情绪开始高昂起来,大有“添酒回灯重开宴”的意思。于是我说:阿戴,我要写你的故事。

 

    “为什么不等我死了,再给我盖棺定论?”

 

     我说:“怕你老不死,最后我死在你前面。”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