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春日迟迟( 职场+情感 小小说 )  

2008-08-16 13:0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日迟迟。

 

施小军说要和我在春天结婚。但我非要等到夏天,我的理由是春天太冷,不穿婚纱不浪漫,不如等到夏天。他说夏天就夏天吧。我们都不着急,有什么好急的?反正我们早晚是要结婚的。

 

我们虽然谈不上是青梅竹马,但也够久了——在一个大学一个系一个班做了四年同桌,我们的青春几乎是重叠的,直到毕业——我留校任教,他找了份工作——在一家还算知名的装修设计公司做设计。记得那天他到学校找我,我正在读《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妻子》,他问我:“那六位妻子的命运怎么样?”我说:“两个离婚,一个短命,还有两个被砍头,最后硕果仅存一个,而且就这一个也差点被送进伦敦塔。”

 

“你们女的怎么回事?明知道嫁给他要冒着生命危险,还前赴后继屁颠屁颠地去?”施小军把书从我手上拿过去,那本书上有亨利八世的照片和他那几个不幸的王后——第一个王后与他生活24年,只因为没有生儿子就被废掉了,但与后面的王后比,亨利对她算是恩重如山了。

 

我站起身,把书一把夺过来:“你要是女的,有一个国王打算娶你,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打赌你也会屁颠屁颠地去,而且以一溜小跑迫不及待的身姿,争分夺秒赶在他改变主意之前扑进他的怀抱——管他是不是暴君。”

 

“你真这么想?”施小军眼睛里闪着问号,我最喜欢他这个样子了。

 

“当然,毕竟亨利八世是国王啊,一个女人一生有几次做王后的机会?谁不打算冒冒风险?如果赢了,那就是母仪天下,不仅自己从此衣锦玉食,而且自己的家人也跟着鸡犬升天,多大的诱惑!”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柳林吗?我是黄永新。”

 

“哦,黄总你好。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吗?”黄永新实际上该算是施小军的同行,我们认识还是因为施小军,他曾经找过施小军,希望施小军到他的公司做设计部主管,施小军还跟我说过这个事,但后来不了了之,大家吃了几次饭而已。

“当然能找啦,不过你找我是为了我们家小军吧?”我一面说一面看了一眼施小军,他肯定已经知道是黄永新。

 

“不,这次是为了你。我们公司缺一个客户主管,月薪6000,还有提成,你看你什么时候过来报到?”黄永新的口气虽然轻松,但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客户主管是做什么的?”

 

“你问问小军不就知道了吗?你们商量一下,最迟明天给我答复,不跟你开玩笑,我这儿真的急需一个客户主管。”

 

电话挂了。我的心忽悠忽悠的——月薪6000啊,相当于我在学校吭哧吭哧干三个月的。还有提成!我望着施小军,他面沉如水。我说服他:“这是一个机会啊,我在他那里干一年,不要说工资高,就是机会也多啊。我在学校里,每天就是几个老师一拨学生,有什么机会?黄永新那儿好歹是个合资的设计公司,客户多数是有钱人,跟他们在一起,没准儿哪天碰见一个冤大头,就给咱俩投资了,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开自己的公司,你做老板,我给你做客户总监,你说怎么样?”

 

施小军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我和他做了四年同学,谈了三年恋爱,我知道他不说话意味着什么——那可不意味着“沉默是金”,他属于那种“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的类型。所以,我必须打破沉默——如果我也不说话,后果不堪设想。

 

“小军,你能告我为什么你不同意我去吗?”我索性单刀直入。

 

“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这么说吧,其实我心里也特矛盾,黄永新前一段时间也挖过我,我当时不是没有想过跳槽,但是后来总觉得不踏实——我现在虽然只是一个设计师,但是工作环境很好,人际关系处得也不错,虽然说奖金收入和到黄永新那儿差着2000元,但我们老板对我一直不错,他已经答应下半年的时候让我自己成立一个‘别墅部’,我做部门主管。到那个时候,发挥的空间和收入都不会比到黄永新那儿差,所以我想与其现在跳槽,还不如再多积累积累——有的时候,人缺的不是机会,而是把握住机会的能力。”

 

我根本没有耐心听小军说那么多话——人家黄总明天就要答复。所以我打断他:“我和你不一样,你缺的不是机会,你缺的是把握机会的能力;我缺的不是能力,而是一个机会,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肯定能干得特别出色。”

 

“我现在知道那些女人为什么肯嫁给亨利八世了——她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特聪明特优秀,她们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搞定亨利八世,她们才不相信机会与风险并存,所以那些输了的,掉了脑袋。你知道什么叫机会成本吗?”施小军点上一根烟,三天前他刚刚戒的。

 

“什么事情没有成本?没有付出就没有得到。”

 

那天剩下的时间,我们一直在争吵。施小军认为我根本没有做过客户,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学校里呆着,忽然跑到一个公司做客户主管,肯定有问题,他的理由是:“你根本不会适应。”

 

我的理由是:“我没有尝试过,我怎么会知道自己干不好?”

 

最后的最后,施小军站起来,顺便把《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妻子》装进自己的公文包里。我说:“嘿,我还没看完呢!”

 

他瞅了我一眼,自顾自合上公文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做了客户主管以后,没有时间研究亨利八世了。老板给你月薪6000,你该为老板研究年薪60万的客户心理。”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失眠,好容易睡着了又做了许多希奇古怪的梦——我梦见自己在钓鱼,好大的鱼,我拖也拖不动,最后我被鱼拖到水里,一惊之下,醒了。给小军打电话,倾诉,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听我叨叨唠唠地说完,他叹了口气:“柳林,我想过了,黄总相当于亨利八世,我怎么劝你都没有用,他前面的几个客户主管为什么被他炒掉你想过没有?因为他没有耐心等着人家成长,他属于那种拿来主义的老板,你能干他就养着你,你干不出活来,他就翻脸。和亨利八世的脾气差不多,他喜欢你,就黄金珠宝地送你,他不喜欢你,就把你关到伦敦塔里,或者干脆砍头。你有什么把握讨他喜欢?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亨利八世最后一任妻子能幸免于难?因为她嫁给他的时候已经31岁,结过两次婚,具备了一定的经验,不象那些小姑娘不懂事,一做了王后就以为不需要讨好国王了;再有她总结了前面所有倒霉王后的失败教训,所以她在王宫里呆了下来,一直活到亨利八世去世,而且最终嫁给等了她一辈子的情人——算是善终吧。你觉得你有这两下子吗?”

 

我挂了电话——我听不进去。我觉得换工作和跟亨利八世做老婆是两回事。当然事实证明,我错了——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很相似。

 

黄永新的公司装修得非常气派——我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办公——墙角有绿色植物,会议室的桌子上永远摆着清新的百合,接待室的沙发是我喜欢的颜色。我再也不想回到学校了——那些陈旧的办公家具,吱嘎乱响的椅子,如果要传真复印什么东西,需要下一层楼梯到一个专门的房间,那里有一个面色冷峻的老太太,她认真地给你做登记,然后由她给你复印或者传真,有的时候她还会多管闲事地问你:“传真给谁?”或者“为什么复印?”

 

黄永新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位”——在一个大平面的一个角落,面积比其他的人稍微大一点,不过挨着复印机。

 

难道他不知道复印机有辐射吗?

 

“你多数时间要拜访客户,如果有客户来这里找你,直接去会客室或者会议室就好。”黄永新对我交代了几句,然后就宣布开会,说要把我介绍给大家——当然我现在要称呼他为黄总了。

 

黄总坐在会议室的上席,大家依次坐下,座位不够,有些人搬了椅子坐在后排——我发誓在黄总讲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对在这里的工作好感降了一半——他说话的语速飞快,我要全神贯注才有可能抓住飞过我耳边的每一个字,而他说话的内容,有那么一大半,就在我脑子还没有转过来之前已经过去了——他在说什么?哦,我大致明白了,我还有一个直接上司——王秀美,英文名MARY,她是客户总监,看上去应该是30岁的年纪,板着一张浓妆的脸,只在把目光投向老板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牵,有点笑模样,她看我的时候,这点笑模样就省了——当她跟你说话的时候,她习惯用祈使句;但是当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则习惯使用反义疑问句。比如她那天对我说:“去把客户名单拿过来。”我楞了一下,很不习惯这种没头没脑的说话方式——她可以不说“请”,但为什么连“你”也省了。我站在原地,问她:“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她歪了一下脑袋,耸耸肩:“难道还有别人吗?”

 

当然王秀美,或者MARY WANG是有资格这样做的——她是客户总监,这个公司一半以上客户都是她谈下来的,黄总跟谁说话都没有耐心,但是对王秀美则不一样——他耐心得很,连说话语速都不自觉地慢一点,就像以前我没来公司的时候,他对我说话的语速。那是一种接近正常的人和人之间交流的语速,而不是他在会议室发号施令的语速——他恨不得像武功大师,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出最多的招式——他交代任务总是像机关扫射,我们这些给他做手下的,必须像那种久经沙场的老兵,善于在枪林弹雨中冲锋。当然我不习惯——我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而且这么快的节奏是我没有想过的。

 

顺便说一下,黄总手下的客户主管有五个,我只是五分之一,另外还有四个客户主管,其中有一个客户主管吕尘比较特殊,他很少在办公室里出现,黄总对他网开一面,甚至王秀美也要让他三分,据说——他开拓了上海市场,黄总前赴后继往上海派过数人,但全都毫无建树,后来吕尘去了——吕尘大部分时间呆在上海,如果偶然到公司,也是直接去老板的房间,公司有传闻他要做高级副总裁。一个客户主管直接提升到高级副总裁——这让我们剩下的几个做客户主管的都野心勃勃——是呀,谁愿意一天到晚看王秀美的冷脸?而王秀美不知道为什么,脸色越来越难看——在我们那间充满百合香气的会议室,只要她主持会议,就立刻硝烟弥漫——散会的时候,百合都蔫了——唉,植物尚且如此,人何以堪?

 

我们又坐在会议室里,这次人比较少,只有王秀美和我们四个客户主管——吕尘早已不参加她主持的会议。他在老板的办公室里,即使他不在老板的办公室,他也不会来参加客户部的会。那天王秀美心情极其糟糕,当然也是我多嘴,我说我们系要重新装修办公室——王秀美白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黄总当初要你来,就对我们说过,我们公司会承接许多与学校有关的项目,他认为我们这些人都不善于和知识分子打交道,所以找了你来,现在我们给了你一个机会,可是你给我们的惊喜呢?既然你们系要装修办公室,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应该拿出一套完整的客户计划,你应该告诉我们谁负责这个项目,你们系主任的年纪爱好以及他在这个项目中可能的作用,还有你应该告诉我们你如何能把你过去的老领导发展成我们公司的新客户。”

 

我感觉忍无可忍,当即和顶头上司吵了起来——那天后来的时间,我被叫到黄总办公室,黄总紧锁眉头,一个劲儿抽烟,我倔强的站着,就是不肯坐下。最后黄总总算露出点笑容,他对我说:“王秀美可能是性子急了一点,但你要体谅她,毕竟她的压力很大,现在装修设计公司那么多,客户资源又有限,作为客户总监她着急是能理解的。另外,当初决定要你来,也是她定的。因为我们看到高校扩建,相信未来的大部分客户应该在高校这一块,所以她说要找一个善于和教授校长打交道的人来做客户主管,这样我们想到你,觉得你是最合适的——在学校做过老师,人缘不错,有一定的人脉,相信也知道和学校的人打交道的游戏规则。我们现在对你这方面还是有信心的——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去把你们系装修办公室的项目拿下来,还有我听说你们学校要盖一栋宿舍楼,吕尘的消息,你去落实一下,看消息是不是可靠,这两个项目你如果拿下来,我立刻提拔你做客户部经理。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客户部经理,这个位置一直空着。”黄总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知道他的眼神里有什么——他是想告诉我,这是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以后的日子里,我像疯了似的工作——我们系主任是一个好老头,快退休了,过去就对我不错,我和他吃了十五顿饭,吃得他都不好意思了,最后还是他问的我:“柳林,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告诉我,如果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帮。”

 

我说了系里装修办公室的事儿——他“哎呀”一声,筷子落在空中,半天他才摇摇头说出一句话来:“柳林啊,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昨天上午系里还开会研究这事,刚刚定下来一家装修公司,好象也是咱们一个校友,你应该认识的,叫施小军。他的设计方案大家都说好,就定下了。”我脸色灰败,强装笑容,嘴上说没事没事儿,心里恨得——这个施小军,他凭什么啊!

 

 当天晚上,我找到施小军——说吧,怎么回事?

 

 他平静地看着我,平静地说:“我们公司可以给你提升,算是信息费。”

 

 “什么叫信息费?”

 

“就是你给我们提供了信息,帮助我们找到了客户——我们可以考虑给你5000元,你觉得怎么样?一共两笔,一次结清。”

 

“怎么是两笔?”

 

“还有一笔是宿舍楼。”

 

我差点昏过去——我清楚地听到自己疯狂的喊叫:“施小军,你怎么能这样?你让我跟我们老板怎么交代?”是的,他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他未婚妻呀!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当时问他,应该怎么跟我们的系主任提装修办公室的事儿,他的态度。他的第一态度是“反问”:“你从哪儿来的消息?”我大致说了一遍,还得意洋洋的补充,说之所以黄总叫我过去,是因为我们公司那帮人不了解知识分子,不知道怎么跟知识分子提回扣讲条件。施小军浅浅一笑,对我说:“知识分子清高,你太直接了,人家就会鄙视你,最好是先吃饭建立感情……”

 

靠,我这儿吃着饭建立感情,他干什么呢?!

 

两个月后,我回到学校——我们系的那个好老头对我说:“柳林,你适合教书,上我的研究生吧,怎么样?你的专业课那么好,外语又不错,不做学问可惜了。再说,在学校机会也很多的,我们有和美国大学的交流项目,你可以做访问学者,将来著述立说也很不错的。”

 

那一刻我涕泪交零——机会!我才意识到我并不是缺少机会——我是被机会打败的——我没有想到我会败得那么惨——我丢了客户,丢了信誉,还丢了婚姻——施小军迎娶了我们学校基建处处长的女儿,他得到了升职和加薪。有一次我在学校碰到他,他开着崭新的别克·林荫大道,跟着我后面按喇叭,我回头的时候,他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柳林,我从后面看觉得就是你,你一点没变。”

 

我仔细看看他,觉得他变化蛮大的——基本上就是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模样——脑满肠肥大腹便便。他问我怎么样,我说还行。

 

“你还有本书在我那儿,什么时候还给你?”施小军面目诚恳。

 

“不用了,你留着吧。”我心说我留在你那儿的,可不止一本书。

 

“你别误会,我是觉得那本书你没有好好看。”

 

“什么书?”

 

“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妻子。”

 

“你为什么说我没好好看?”

 

“如果你好好看了,你当初就不会轻易去黄总那里做客户主管。”

 

“我知道了,如果我好好看了,你现在就不会有机会做你们公司的高级合伙人。”我冷淡地说。

 

“你错了,柳林。我迟早都会做上我们公司的高级合伙人,我一直在做各种准备,然后等一个机会——你只是那个给我提供机会的台阶,我踩上去了,就是这么回事。当你问我你应该如何争取到这两笔大生意的时候,我就明白这是我的机会而不是你的——我还明白,如果我不争取,你一样得不到。这个世界上装饰设计公司那么多,并不是我不上,你就一定能得手,你从来没有做过客户,你要请十五顿饭才肯提要求,你这么做哪里有竞争力?实话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在生意谈成以前请客户吃过饭,我是做设计出身的,我打动他们用的是我的设计我的创意以及我的为人。”

 

“对,你的为人,你娶了基建处处长的女儿。”

 

“这是两回事。”施小军从车里下来,神情严肃。“柳林,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你的竞争对手是我,而是……”

 

“我知道,我失败是因为我恰巧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像一扇弹力门,我妄图推开它,但是力量不够,所以它弹了回来,把我撞个头破血流,你是想说这个,对吧?”

 

“你真这么想?”施小军看着我,语气脸色缓和了许多。

 

 我微微笑了,对施小军说了再见——我想别给我机会,如果给我机会,你一定会知道我的厉害!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