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考验(小小说)  

2008-08-06 23:4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秦师对我说,他的父母要来北京和我们一同住。我能说什么?我能说婚前我们不是讲好了吗?婚前,婚前是哪年哪月的事情?冰冰都四岁了!那么,我能说在人家美国,老人都是自己住,你的父母就不能像人家美国老头老太太学学?

 

秦师并不催我,他知道我的意思。况且他也不喜欢和父母在一起住,他曾经说过,如果不是为了离开家,他根本不会那么努力考大学。他的父母和中国很多父母一样,说一辈子为了孩子,实际上,孩子稍微不听话,立刻就是一顿臭揍。还美其名曰“棍棒底下出孝子”,什么叫“孝子”?说穿了,就是戴上嚼子的马、套上扒犁的牛,服服帖帖听他们的使唤。

 

“这次你别找理由了,早晚的事情。咱们得收拾收拾,把主卧让出来,别让老头老太太有意见,你说呢?”

 

我沉默不语,我想到了我母亲,甚至可以看到她嘴角流露出的讥讽。她当年坚决反对我和秦师的婚事,她说早知道我到头来要嫁给秦师,就不必送我去留学,花那么多钱。我辜负了她,她早有先见之明。很多年前,她不听她母亲的话,嫁给我父亲。吃够了苦头。

 

我外婆反对母亲结婚的理由很简单——我父亲不仅家境贫寒,而且他的父亲患有精神病,母亲常年卧病在床,性格古怪。我母亲那个时候很倔,她觉得爱一个人,就应该爱他的一切,包括他的不幸。所以,她义无返顾地走进那个大杂院,但不久,她就抱着还在襁褓中的我住进了集体宿舍,从此孑然一身。我母亲很少跟我抱怨我的父亲,但是我知道她心底是怨恨的——她为了他,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而他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我听外婆说,我母亲那个时候,一面要上班,一面要带我,还一面要伺候瘫在床上的婆婆,还要忍受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公公。有一次,婆婆叫她端个尿盆,正好我从床上滚到地上,她就惊呼着摔了痰盂跑过来抱我,那个当婆婆的就不高兴了,叨叨唠唠骂骂咧咧。我母亲辩解几句,婆婆就哭天抢地起来,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我父亲居然走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了我母亲一个大耳帖子。还义正辞严地跟我母亲说:你怎么对待我都没有关系,你就是不能对老人这样!

 

我父亲大概还以为我母亲会跟他认错吧?他完全想错了。我猜测父亲那个时候年轻气盛,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一个不肯“孝敬”公婆的媳妇,离了就离了!他们都太义气用事。所以他们都不幸,我父亲离婚后成了一个醉鬼,死于车祸。母亲则终身没有再嫁。我曾经问她为什么?她说就是不愿意再给人家做媳妇了。

 

我母亲一直认为,一个女人如果让男人觉得到手太容易,即使她为他做出很大的牺牲,男人也不会珍惜的。她从我带回家第一个男朋友开始,就这么教育我——男人很贱,你什么都顺着他,他反而觉得你没有难度,你要在一开始就学会让他顺着你!

 

说真的,除了秦师以外,别的男人很少吃我这一套。我曾经跟母亲开玩笑,说她害我丢掉了好几个好老公,母亲说,丢掉的都不是属于你的,那些男人连婚前都不肯迁就你,多花一点时间哄你,你怎么可以想象和他过一辈子呢?

 

那么,就只有秦师了。他是那种心甘情愿受我折磨的人。所以尽管我和秦师分分合合很多次,最后还是我们做了夫妻。我曾经任性地对他说:我想做更多的事情,见更大的世面,走更远的路。我不愿意一毕业就结婚生孩子孝敬老人,我讨厌那种生活。我要做我自己——BE MYSELF。

 

他说知道。

 

那时,我已经拿到美国签证,决心已定,要和他做最后的了断。我母亲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知道她的心愿,她希望我能够享受她没有享受到的幸福和自由——谁也没有权利要求她的女儿做饭洗碗擦地板,除非是她的女儿自己乐意。她对我说,不要嫁给“孝子”,他们都是被父母阉割了的男人,在他们眼里,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他们从来不承认“父母也有父母的不是”,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和“孝子”做朋友做同事做生意,但是不要和他们做夫妻。

 

秦师特意从老家赶来和我“了断”。我们沿着长安街一直走到天安门,整整走了一夜。我哭了又哭,而他只是安慰我,却没有劝我留下。我们结婚以后,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当时不把我抱住说些别走之类的昏话?他说因为不愿意那么自私。秦师一直很厚道,他真的不自私。这样的男人,你让他怎么拒绝父母的要求?你拿根绳子把他直接勒死算了。

 

我还能说什么?是我自己没出息。我母亲听说我又跟秦师混在一起的时候,大叹了一口气,她说:秦师?学历没有你高,机会没有你多,没有出过国留过洋,四川绵阳一个小科员,父母一个退休一个下岗,你怎么转一圈还找他?早知道这样,当年我就不拦着你,你一毕业直接跟着他去绵阳结婚不就妥了?

 

我跟我妈说,话不能这样说。您不送我出国,我怎么可能做到跨国公司的公关总监?做不到这个职位,怎么可能买得起两套门对门的房子?这不都是您当初投资的回报?再说,现在结婚,是我和秦师住在北京的高尚社区,是按照我们的意愿过日子,这和一毕业就跟着他直接嫁到绵阳是不同的。

 

“要不,我和你跟你母亲住在一起,我爹妈来了,让他们带着冰冰住在咱们这边?”

 

“我们开PARTY怎么办?”

 

“一年开几次PARTY?克服一下嘛。”

 

PARTY可以克服,但是我如何克服公公婆婆对我的不满呢?他们从第一天住下开始,就以“接收大员”的身份,全面参与我们家的内政,甚至规定出作息时间表,几点起床,几点睡觉。秦师跟他们说了几次,我的工作特殊,经常要加班,所以可能很晚才回家。他们则当着我的面,阴阳怪气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女人是要管的,不管是不行的。”

 

星期天,我多睡一会儿,老太太就在外面又咳嗽又教训保姆,秦师硬着头皮出来跟他妈解释,说我这段时间太累了。老太太却精神抖擞地说:“累,你妈年轻时候是三八红旗手,上班工作下班做饭,就这么连轴转,一转好几十年,从来没有歇过礼拜天,也没见这么累啊!现在,你们保姆用着,出门有车,还有什么累的?就是娇气。”

 

当然,他们最不满的事情我知道——凭什么我妈妈一个人住一整套房子?就带一只狗和一个小阿姨?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说,我嫁给他们家的儿子,就是他们家的媳妇了,我的一切财产都应该属于他们家的,我妈妈是外姓人,所以住在哪里,住什么房间应该由他们安排。

 

这是公元哪一年啊?为什么我在写字间里可以左右局势谈笑间樯橹灰飞湮灭,而在家里则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为什么在谈判桌上我可以冷静自如游刃有余,而在一个下岗的婆婆面前却节节败退张口结舌?我真的错了吗?我错在哪儿了?我的薪水比秦师高出5倍,我从来没有花过他一分钱,家里所有开销,包括房款全是我在付,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

 

秦师的确为了我,辞去了他那很有前途的小城科员的职务,到北京从头开始;我们在一起生活,的确是他迁就我的地方更多,而不是相反;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他肯对我好,肯为我抛弃他已有的生活,我会嫁给他?

 

看看跟我一个级别的女人都嫁了什么男人?怎么也得是哈佛MBA或者华尔街执行董事吧?可是,这些道理怎么可能摆到桌面上来呢?在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儿子就是天下最优秀的人,看着他对另一个女人百依百顺无微不至,肯定火大。秦师跟我商量,希望我能在他的父母面前,做个委曲求全的小媳妇,早上早点起,嘴甜一点,对他则要温柔端庄落落大方。秦师说:“做父母的渴望一点成就感,你妈在你身上找到了,你这么出息,可是我却这么窝囊,你能给我一个面子吗?”

 

我能说什么?他又没要求我卧冰求鲤,割股疗亲。他只是让我演演戏,虽然只有两位老观众,而且还不买票。

 

知道当演员有多难吗?我现在能体会那些演员抱怨演艺事业的压力了。我这才演了几天?就撑不住了。我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在办公室里心烦意乱,报表看得头晕眼花;回到家,还要强颜欢笑,做低眉顺眼状。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躺在沙发上,喊老公把拖鞋拿来,至于捏捏胳臂揉揉肩,是想也不敢想了。

 

我才30几岁,难道就要这样过下去?什么时候能掌声雷动,大幕徐徐拉上,让我歇口气?我在下班的电梯上两眼一黑,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看见我母亲正温柔的看着我。大夫说我心脏有问题,需要住一段时间医院。

 

秦师呢?

 

送他爹妈回绵阳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总得一个星期吧。

 

两个小时以后,秦师回来了。他说他父母不让他送,一定要他来陪我。

 

“你倒是真听他们的话。”

 

“谁让你那么给我面子?我父母直嘱咐我,说你是难得的好媳妇,经得起考验。”

 

“他们没觉得对我太苛刻了?”

 

“那不是考验你吗?”

 

“妈妈,什么叫考验啊?”我儿子插进来。

 

“考验就是存心刁难。”

 

生活重归宁静,一切井然有序。

 

我母亲对我说,我的运气比她好,因为真经得起考验的是秦师。她说我出事那天,她听见秦师和他母亲争吵,秦师说:“打小开始,您就打我骂我要我什么都听您的,您说您是为我好,现在您还把我当做一个孩子,您说您为我管管我的媳妇,让她懂得怎么做我的媳妇,您不能那样,您没有生她养她,她爱我嫁给我并不意味着给了您教训她的特权,您不可以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她。如果您真的为我好,就请尊重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母亲告诉我,毕竟他们是亲人,亲人之间很多话是可以说的。哪个做母亲的真要给儿子添堵?所以他们决定先回老家,不再干涉你们家的“内政”。

 

我想我的运气真的比我母亲的好,我遇到秦师,而她遇到我的父亲。所以,她失去了做贤妻的资格,而我却被公婆表彰为难得的好媳妇!用我母亲的话说,人活着总要经受各种考验,不过有的考验不是经不起,而是根本不想去经受。

 

“假如秦师像你父亲一样,他还值得你为他经受考验吗?”

 

 当然不值!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