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有的女作家不是婊子  

2008-07-27 20:4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女作家的作品研讨会上,一男评论家感慨“美人迟暮”,其中有这么几句话,大意是说几个出生于60年代他所认识的女作家,“已经基本上被耗尽、吞噬”;“成了老太太”,评论家感慨:“在面对这样一些作者说一些批评的话就觉得非常不忍,但是如果说一些捧场的话,我觉得又很没有意思……”

 

于是男评论家得到回应——“盯着女作家脸的男人下流”;“作品研讨会不是选美比赛”。于是男评论家感到委屈,为自己辩解:“一种对生命的悲悯,一份对女性生命与青春被写作和文字消耗、吞噬的自然感慨,怎么就变成了‘拿女作家的年龄和长相说事’?!”

 

我当然能理解女作家的愤慨,毕竟女作家不仅是一个作家,还是一个女人,甚至有些女作家还“首先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一个“作家”。

 

我也能理解那位男评论家的委屈:他属于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想想历朝历代有多少文人感慨过美人迟暮,偏偏轮到他这儿,这种感慨就成了“下流”,为什么?因为“美人”可以“迟暮”,但女作家则不可以——你盯着她的脸她说你下流,但假如你根本不在乎她的脸,她会说你什么呢?女作家,哪怕就是那些“首先是一个作家”之后“才是一个女人”的品种,她也是一个女人——在归根结底的意义上。所以说,你可以赞叹她的才华,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贬低她的容貌。当然也有心胸宽大让人敬佩的女人,比如毕淑敏,她说:“我老了,是客观事实,我也能坦然地接受,但无论我多么老,我想都不必对我不忍心批评,也不应该影响文学评论家的评论。” 

 

其实,说来说去,“写作”就是一种才华,这种才华古代青楼名妓多少也具备一些,有些还因此身价飙升,比如唐朝的鱼玄机:“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再比如宋朝的严蕊:“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她们年轻时,因为她们的才华,所以她们赚取名利的速度和力度要强于一般同行,不过比起她们这个行中的翘楚还是差一点,那些女人不需要“写作”“文学”这些方面的才华,比如西施貂禅王昭君杨玉环什么的,不过那些女人是为帝王级男人准备的,那些男人不必以做女人的知音为荣,他们喜欢宠爱女人,给女人一个封号——皇后啊,贵妃啊什么的。那么究竟什么男人才喜欢有才华的女人?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不甘寂寞的男文人,他们在古代社会扮演了“文学评论家”的角色。这些古代男性评论家,多数也是有才华造诣的,但他们的才华造诣远没有达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地步,所以他们没有机会被召进宫去写点“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诗篇,但是他们那点文学素养和鱼玄机严蕊“酬唱应答”是够了。所以,尽管他们没有可能给某个女人封个“诰命”“一品”,但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炒做”使这些女人“身价备增”,“千古留名”,所以他们当然有资格感慨“美人迟暮”,而且在他们感慨“美人迟暮”的同时,也在感慨自己——“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所以说在过去,青楼和文人组成一个自娱自乐的小圈子,那个小圈子和普通老百姓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青楼有文人养活,文人拿朝廷俸禄,转来转去转到今天,时代不同了,但文学却还自以为是一个“小圈子”,可数的几本文学刊物,不甘寂寞的文学评论家,他们还以为有才华的女人是鱼玄机转世,任由他们评说!当然他们把持着很多资源,比如什么文学奖啊,或者什么文学期刊啊——文坛这方面的丑闻一点都不比娱乐圈少,只不过因为披着文学的外衣,所以不如娱乐圈那么赤裸裸。因此,谁也别说谁可耻,要说就说“饮食男女食色性也”。顺便说一句,那些出色的有文学才华的古代青楼女子一般是不出卖身体的,她们如果委身于某个文人雅士,一定是出于仰慕,至少大家是这么理解的。她们之所以比普通的青楼女子收入高,有名气,全赖于她们是“作品吃饭”,也就是卖艺不卖身,她们的“艺”就是她们的文学能力。

 

当然我不想找骂,我并不是说女作家就是婊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即使在古代,也有李清照这样单纯靠作品说话的女人,我只是说——有的女作家是婊子,既然这样,娇娃变老你让男人怎么不心生感叹——叹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我也不是要说文学圈自古就是一个自娱自乐的“牡丹坊”“春香苑”,但是我想说文坛的某些角落确实如此,还有关于尊敬的文学评论家,尤其是男评论家,他们也不都是不甘寂寞的文人,没有机会在社会其他领域凭借其他方式获得女人,但是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的确是认识字的流氓、受过教育的市侩。文学圈从来不比其他的圈子,比如娱乐圈、生意圈更纯洁,在这个地方,女作家和女演员、女经理人一样,既可以凭实力吃饭,也可以凭脸蛋吃饭,当然如果您既有脸蛋又有实力,您还需要开什么作品研讨会?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