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柳禾(小小说)  

2008-07-21 23:4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柳禾原本是没有任何可能性成为朋友的,如果没有后来那么多次“交道”。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22岁,大学刚毕业,我爸是教授我妈是副教授。我没为找工作费什么心——当然我也去过招聘会,那种乱哄哄人山人海的地方,谁能在那种地方找到合适工作?真是见鬼了!我就去了一次,回来就哭了!我爸妈最见不得我哭,他们第二天就给我找到了三份工作——虽然我都不太满意,但是,我再也不肯去应聘了——就这样,我到了会展公司;原本我设想一毕业就到国贸那边上班,在一个跨国公司做一小白领,不过会展公司也不错,虽然规模不是很大,正在起步阶段,但是我爸说了——在大公司有什么好,你是新人,什么都要从最低层做起,而且机会少,你在一个小公司,虽然也是新人,但机会多,你很容易显山露水的,到那个时候大公司来挖你还要看你愿意不愿意呢!

 

    我想想也对。再说,那个时候我还在和王强恋爱——他是我爸的研究生,比我早一年工作,在中关村一高科技企业上班,忙得要死要活,就是他建议我去会展公司,他的想法我清楚——他最不喜欢我成为像他老板那样的女人——他经常恶狠狠地跟我嘀咕:“一个女人活成那样,再成功又有什么意思?”那个女人就是柳禾,32岁,未婚,有国外教育背景,现任公司高级副总裁。

 

   王强希望我先有个安稳的工作,然后我们再说其他的——或者一起到国外读书,或者过两年买个房子买辆车结婚成家。我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要知足”,我看她就挺知足的,守着我爸过一辈子,她一定希望我能像一样,安安稳稳过一生。

 

   其实,我的工作与其说是爸妈给找的,不如说是王强——我们会展公司有外资背景,头儿是一个海归,我们都叫他查理,据说真名叫章海鹏,他回国创业,一来二去认识了我爸的朋友,再一来二去认识了王强,他有心接王强他们公司的业务,就这么着,我成了他们公司的一员,我到公司之后接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付柳禾——他们是一家颇具规模上升速度很快的高科技公司,所以我们希望能够为他们做一个“会展服务”——具体一点说,我们要在年底办一个与高科技有关的展会,我们希望王强他们公司能够花点钱,届时我们不仅将在会场突出他们的产品,并且可以给他们一个主题发言的机会。

 

   我上班第三天,我们主管何杰克就派给我一个活儿,说让我给“东方雨虹”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把款打过来——东方雨虹就是王强他们公司的名字,我问给谁打,他给我一张柳禾的名片——我傻乎乎地打了电话,三分钟后我就气得变了脸色——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这么可气的事儿呢!

 

   可是,我还没找杰克告状,杰克就先找到我,他一上来就拉开兴师问罪的架势:“你是怎么和柳总谈的?人家说你们公司的业务员太没有素质,不给打款了!”

 

   我?我说什么了?我眼睛里含着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过是刚说了个开头,她那边就说:“对不起,我们公司并没有准备要参加你们的会展。”我说:“可是我们主管要我跟你们催款子,说你们答应了。”她那边笑了,是讥笑,我听得出来:“我们答应了?有合同吗?你们主管真有意思。”

 

   即使我父亲是教授,即使我的男朋友和我的老板认识,但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我们主管一口咬定是我这个电话导致了公司重大经济损失——那是好几十万的进项呀!几次我都下定决心要找查理解释,但是几次都开不了口——有一回我故意制造一次邂逅在电梯的机会,但是从十六层一直到一层,我还是没有说——我怎么说?我虽然打了好多遍腹稿,但是真到了跟前,我就说不出来了。

 

   我和王强把这事儿说了,他那几天忙得跟个机器人似的,根本没闹懂我在说什么——末了说一句:“柳禾那人就那样,你别理她!”

 

  我气得大叫:“她那人什么样跟我没关系,可是我现在没法在公司混了,人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大笨蛋,把我们主管谈成的业务弄飞了。”

 

   “不会的,你是一个新人,怎么可能?别太敏感。”

 

   “我要你给我们老板打电话,告诉他我是冤枉的。”

 

  “你们老板,你说查理?这么点事儿,别开玩笑了!”王强一面说一面吃,他吃意大利面的嘴脸难看死了——他,毕竟是小地方的。吃东西声音那么大!

 

  “你至于吗,为那么点事儿?再说我打电话给你们老板算怎么回事呀?你好好想想,这是你和柳禾以及你们那个混蛋主管之间的事,我根本不在现场,我跟你们老板说,你们老板凭什么相信我呀?还比如柳禾直接跟你们老板说呢!”王强吸溜吸溜地从叉子上嘬意大利面,他一点没把我的委屈放在心上!

 

  “好,一会儿我跟你上你们公司,你指给我看谁是柳禾,她非得把我这事说清楚不可!”

 

  “哗啦”,一大滩面条滑到桌子上,王强吃惊地望着我:“齐锦,你没事儿吧?!柳禾是我们副总裁,连我们见她都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

 

   我站起身就走——这样的男人,女朋友受了委屈,一点办法都没有的男人!

 

   我见到了柳禾——并没有长着一张寡妇脸。圆领白衬衫,紧紧窄窄的珠灰色西服短款上衣,简简单单地敞着,里面是一件深V型领的黑色粗纺连衣裙,裙摆刚没过膝盖,黑色透明丝袜,一直到膝盖的长筒单靴,脖子上打着宽幅黑领带,领带夹的位置很高,起到很好的装饰效果。头发服服帖帖的梳在脑袋后面,一张脸干干净净的露在前面,深色眼影深色唇膏。

 

   我递上名片——她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然后说:“我很感兴趣,你没有预约,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前台没有拦住你?”

 

  这有何难?我是王强的女朋友,前台能不让我进?至于我进去之后敲哪个门找谁,那小丫头难道还跟着我?

 

  不过,我不打算跟柳禾说这些——“我知道您时间很忙,我担心您没有那么多时间听我讲话,所以你不反对我从我认为重要的讲起吧?”

 

   她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很深很深。我开始讲,还没有讲完,就被她打断了:“你的故事我一点都不感兴趣,你讲得太乏味了。”

 

  “不是我讲得乏味,而是这件事情本身无聊。”我不卑不亢,心想你又不是我老板我在乎你什么?再说,平常王强受你的气还不够吗?今天我是来报仇雪恨的!

 

  “那件事情的确无聊,但至少你可以说得简短点,然后说出最重要的部分——你希望我们如何解决?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你认为是由于我的缘故,使你在公司蒙受了不白之冤,所以你现在希望我给你的老板打一个电话做一下解释,对吗?”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佩服她的理解力。

 

   “我告诉你我不想打这个电话,第一;这不是我的事,和我无关,你要丢饭碗,又不是我要丢?我为什么要为你浪费这个时间?第二;即使我打了这个电话也帮不了多大的忙,假如你的主管是成心整你的话,照我的判断,他的人品低下,他根本没有跟我这边谈妥任何事,但是他找你来做替罪羊,以推卸责任。所以我打不打电话,对你而言,都是一样的。你好好想想,假如这个电话这么重要,他为什么会让你打?所以如果你不能自己为自己洗刷耻辱,你还是要被他压在下面,永无出头之日。”

 

   这一次,我不得不全面佩服她了——她很优秀,真的,在此之前我从没遇到像她这样脑子清楚的女人——就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妈还在劝我:“算了,这种事常有的,被人误解一次两次没有关系的,日久见人心啦。”

 

   什么误解?明明是整人!

 

   “那我怎么办?我直接去找我们大老板把事情说明白?”我眼巴巴地望着柳禾,她是光,她是电,她是我惟一的神话!那一瞬间,我甚至有点崇拜她。

 

   “你觉得这个主意好吗?对于老板来说,他凭什么相信你呢?再说,就算他相信你说的话,那又怎样,最多他认为你受委屈了。可是对于老板来说,他要的是能干的员工,而不是一天到晚要他伸张正义的部下。他是老板,他要的是利润,他才懒得给你们裁决是非曲直呢!”

 

   我的脑子就像暴风雨中的门窗,一会儿开了一会儿关了,柳禾的话就像十八级台风,把我脑子里的小窗户吹得“噼里啪啦”摇摇欲坠。

 

  “你是说我只能忍了?!”我以探索的口气问她——我母亲常常教育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忍了这一件,后面就还有十件等着你忍——你今年多大?22岁?我告诉你,25岁以后再忍也不迟——人的一生长着呢,你不能从一开始就忍,那样你就太委屈自己了!”

 

   “我想不出更解恨的办法——除了,除了我能从你这里拿到定单,并且为你做这个项目。而你只信任我,不信任我们公司任何其他人!”我的眼里一定闪耀着宝石般的光彩。

 

  “这确实是最解恨最有效的办法——因为你不仅可以凭这件事情摆平你的混蛋主管,而且就此可以做进老板的视线——一单丢掉的生意被你捡回来了,这比做成一桩其他生意有意义得多。问题是,你如何搞掂我?我凭什么让你做成这桩生意?”柳禾目光炯炯,我后来知道,聪明的女人都会有这样的目光——坚定、自信、略带一点咄咄逼人。

 

   我滔滔不绝,侃侃而谈——最后柳禾扬了一下腕子,她带的是一款简洁的浪琴腕表——我一直希望王强能送我这么一块。

 

  “你已经占用我半个小时了。这样,你在明天的这个时候还有十五分钟说服我参加你们的会展,我希望到那个时候不仅听你嘴说,还希望见到文字以及光盘。”

 

   我差点要惊叫起来——怎么可能!但是她那边已经站起身来:“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你需要的是勇敢。你要勇敢的表现自己的能力,不要让自己的能力被沙土埋起来,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沙土,我们过去总说是真金子就不会被埋没,可是你知道有多少金子被埋在我们根本不知道的地方?你愿意那么过一辈子吗?”

 

   我说:“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啊,知足常乐!”

 

   “真的吗?这话应该是你妈妈说的,一个女人人生过半,才懂得什么叫知足,在你这个年纪倘若就知足,你想想你能走多远?”

 

   我晃晃悠悠地从柳禾那里出来,稀里糊涂地回到我们自己的公司——我忽然变得无所畏惧起来——我们主管、其他同事,对于我就像空气一样,我不在意他们对我的看法——我知道我很优秀,我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拿到一单很大的单子,我将不仅一雪耻辱,而且,而且还会有美好的未来……

 

   一直到王强来办公室找我,他站在我身后,当时是深夜两点,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后来他默默地帮我刻光盘,做数据,复印文案,我们一直忙碌到清晨,然后拉着手去永和喝豆浆——后来我们分手了,分手之前他对我说,就在豆浆端上来的一刻,他有一种感觉,他觉得他会失去我的,果然,半年以后,我们互相失去。

 

   半年以后,我已经成为我们公司的业务主管,而柳禾则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客户——他们公司要做的事情太多,经常我们刚刚做完他们的一个新品发布会,又要接手做他们下一个嘉年华会,甚至有的时候还要为他们做巡回展会——柳禾对我说:“齐锦,你是那种给你一个台阶你就能上去的女孩,但是你总是不善于主动找台阶。”

 

   她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如果我一切顺当,我们怎么可能成为好朋友呢?王强那么讨厌她,而我——一个教授的女儿,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温良恭俭让,与世无争,我怎么可能和柳禾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一直到我和王强分手,我的父母还认为这是由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当然在我父母眼里,柳禾是“黑”,但在我的世界里,她是“朱”——她对我说,她当年找工作的时候,四处碰壁,她没有我那么好的运气,没有做教授的爸爸,她爸爸早过世了。她曾经一年换过四份工作,我刚工作时候遇到的那种倒霉事,对于她全是家常便饭——她说她遇到的头儿,比我的不知恶劣多少倍——活儿全让她干,成绩全归自己得,在领导面前还一天到晚摆一张苦脸,总是说柳禾年轻,得多带带,好象他多辛苦似的。她母亲是一老实女人,什么事多劝她忍,可是忍来忍去,越忍就越要忍,最后她出国留学了——谢天谢地,她申请到奖学金。

 

   她说你知道我怎么在美国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的吗?我告诉你,假如你跟人家说自己没经验,什么都不会,人家不觉得你是在谦虚,人家觉得你是在浪费他的宝贵时间——我第一份工作是在婚礼上得到的,那是我一个美国同学的婚礼,在婚礼上我遇到我的VIP(重要人物)。当时我们在聊天,他问我:“你擅长干什么?”我反问他:“你需要我干什么?”他说:“我有一笔钱,需要有人给花掉。”我说:“这就是我的擅长,假如你打算把这笔钱花到中国的话,你找不到比我更合适的。”我的语气是那种略带顽皮的,半真半假的。

 

   后来,他说我当时的玩笑话给他很深刻的印象,其实,他不知道那短短几句玩笑话是我处心积虑想了半个月想出来的——我早就知道他要去那个婚礼,他是新娘的叔叔,新娘曾经跟我提起过他的这个叔叔,我为了给他深刻印象,故意在那天穿了一款别具一格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紧紧窄窄的绣花绑带背心,中式的,露肩露背的,前后绑着几根细细的红绿绳子,下面是一条黑色布裤,边边角角滚着边镶着流苏,全是我自己设计的,专门为这次婚礼设计的。本来我想提一个蜡染的布艺小包,但最后我放弃了——我不想让人家觉得我是一个中国古董,我必须有国际化的元素,所以我挑选了一款金属色的手包,是那种最时髦的未来主义设计风格的,正好和我手腕上的手镯相映成趣——我只戴了单侧手镯——绘花木制带点日本浮世绘风格。

 

  你知道我怎么想?我觉得第一,这是我的一次机会,我要试试我的运气;第二,就是失败我也没有失去什么,相反我还总结了经验,再接再厉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一句谚语,人生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晚,但是我想告诉你,还是早一点好,早一点你有充裕的时间,你不怕失败,因为失败了还有机会重新再来——我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就想这么好一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不懂得这个道理,像我当初那样,傻傻地四处碰壁,退一步海阔天空,那是你要有地方可退呀,像我当时那个年纪,有什么地方好退的?一份工作丢了,就要找下一份,找不到就要着急,一家人跟着急,后来在异国他乡明白了——你年轻你怕什么?你就是要找机会让自己冒出来,你不能怨别人不给你机会,别人压制你,算计你,他为什么压制你,算计你?因为你值得他这样做,你不是笨蛋,所以你如果不赶紧浮出水面,你就会在水下窒息。

 

   那次长谈是在我们成都巡展之后,我们的巡展获得空前成功,但是我失去了王强——我告诉柳禾,柳禾看着我:“他说他不喜欢你是因为你变得咄咄逼人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安静的小姑娘了?”

 

    我说对。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还想做那个安静的小姑娘,做一辈子?”

 

   “不。”

 

  “那么告诉他,要么他另找一个安静的小姑娘,要么接受你,说不定将来你会比现在更安静呢,不过,那种安静是一种真的安静——你热闹过了,你懂得安静的可贵,那种安静才是你真的需要。”

 

   我告诉了王强,他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有一点难过,但是,没关系,我才25岁呀!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