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喝茶  

2008-07-06 09:3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是调味品,就像川菜里的辣子。甭管做什么,白菜豆腐也罢鸡鸭鱼肉也好,只要加上辣子,都有三分像那么回事。文化也是这样,饮食男女,针头线脑,统统加上“文化”后缀,立刻就添上了文化味道。比如,喝酒有酒文化;喝茶有茶文化;穿衣带帽、休闲娱乐皆有文化可言。而什么东西一有了文化,那身价就不寻常了。

 

  比如说,喝茶。这是一件挺普通的事。但是,现下的喝茶,可是讲究多多。我想既喝了茶,又欣赏了茶文化,到是一举双得的妙事。

 

  不过在北京喝茶,但凡有点文化的感觉,都不便宜。你即使买了雨前茶,照着陆羽茶经的方法一道工序不少的操作下来,再取上好的紫砂壶,浅斟慢饮,你依然觉得差那么一点,这一点不是说非得到酒店的茶室坐着或什么茶楼才能找到,也许别的什么地方也可以找到,只是我觉得到刚才说的地方更容易找到罢了。

 

   我是一个俗人,在喝茶这件事上,开始也没有表现出多少文化来。比如几年前,和一位颇有文化的男性同事同去南京,同事是有备而去,事先熟读秦淮艳史及六朝诗歌不在话下,所以一有空,就故地寻访,他对小刀会的旧址不甚有兴趣,所以连一杯茶的工夫都没有就直扑媚香楼,现在已改叫李香君故里,其实就是她过去接客的地方。我们拾级而上,二楼原来做什么用途我忘记了,我们去的时候,那里是一个吃饭的地方,杯盘碗盏倒算雅致,只是临着秦淮河一面的窗子紧紧关着的,不用问,我们来的时候就已有所“闻”,味道实在不利于佐餐。

 

   侍茶小姐容颜几何不去评说,单论穿的那身古装,油渍麻花,哪里像是奉茶,十足一个卖油娘子。但是我的同事竟然如痴如醉,生出“何不早生三百年”之恨。待呷一口茶,如饮甘露,我也不便明确告诉他这茶实在淡而无味,像刷锅水。一同“茶围”下来,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数目,我们AA了事,这算当晚一件较煞风景的事。除了这件分单付账的插曲之外,我的同事一直心游秦淮,波明波暗,我想他是“一茶知秦淮”了。回来后,果有佳作问世,谓之为“美人如茶”。大约由于我和他当场分单,以及当晚饮茶时,不甚显得多有文化,所以这篇奇文他没有与我共赏,到是有幸读过该文的几位文友广为传诵,我虽听到得只是只言片语,但当时的感觉甚深,的确是有文化与没文化到底不一样,人家有文化的是茶以明志,所得尽在茶外,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境界。

 

   和媚香楼的茶一样,不完全以 “茶”侍人,但“茶名”响亮的还有北京三味书屋的茶寮。这里的茶也是味同刷锅水,但是有相当一段时间,我所识的文友竞相到这里品茗。我以为这里更加欺世盗名的是它竟然连饮茶的用具烹茶的壶都是寻常俗物,毫无特色,当垆的也不是红袖添香的小姐,而是打毛线聊家常的“婆婆妈妈”。不过是闹市里的一方静地,也算大隐隐于市一级的。因为三味书屋地处繁华的西单商业区,华威、西单百货、西单赛特以及这两年渐火的专卖店鳞次栉比,总而言之,你再也不可能在西单找到一处比三味书屋更安静的地方了。所以在三味书屋饮一壶茶,一定和在购物中心的顶层喝一杯可乐不同。虽然你耳根也不一定是清净的,但至少能暂时求得一分文人雅士的文化感觉,类似“微斯人。吾谁与归”。顺便提一句,三味的茶资和商业区的寸土寸金相比,实在不算太贵。

 

   这两年,茶文化得以进一步张扬,我说的张扬是一种和商业有关的张扬。也许什么东西一沾了商,多多少少就沾了铜臭,但是,一沾了铜臭,立刻茶就香起来了,而且,香得连我这样的俗家也“心有戚戚”。我想即使你不是文人雅士,根本不知道陆羽是谁,你坐在茶香四溢的酒店茶座里,多少也能感觉到一点文化了。也就是说,你会认为喝茶是一件风雅的事。

 

   我认识一个朋友,每到夏天的黄昏,就会摇着一把洒金扇携妻同去酒店的茶室,要一壶菊花,一直喝到茶淡如菊。在家喝不是更自在吗?也省得几次三番劳美人添水。朋友曰:决不一样。在家喝最多是两个人,面面相觑,喝的后果就是不断的上厕所以及第二天的清理茶垢。在酒店里,至少有一种“雅聚”的感觉,携美人饮菊花,烦劳着装古色古香的小姐续水,心情多愉快。万一能碰到个把熟人,更是不亦乐乎。

 

   我的练摊致富的故交,原先动不动就吆五喝六的请人吃潮洲菜,现在也会找处安静的茶室像模像样的边饮茶边谈事。自然,喝茶的地方多起来,而且,一处比一处更讲究茶道。不过一般的地方茶单都差不多,如果是在酒店的茶座喝,一般常见的也就是利普顿红茶和他们叫做中国茶的茉莉花茶以及菊花。这些茶一般也都是袋泡茶,没什么特别的不同。比如你在保利的杜甫草堂所喝的菊花与在长安大戏院的圣泰美食所喝的菊花大同小异,所不同的可能是由于喝茶的环境不一样,要价略有差异。不过既然是冲茶去的,这点差异要放在心上,多少就显得没文化了。

 

    《红楼梦》里的妙玉关于品茶曾有一番高论,这也是后来有文化的人把一样喝茶分为两样风景。简而言之,一类是有文化的,一类是没文化的。再简而言之,有文化的喝法比较繁复,没文化的喝法比较直接;如果要再一目了然一点,有文化的喝茶是为喝茶而喝茶,没文化的喝茶是为解渴而喝茶。所以要把茶喝出文化来,不花一点钱是不行的。另外,不搭一点闲工夫也是不行的。

 

    几年前,北京前门兴起大碗茶,专为解除过往行人口焦舌燥之苦,这两年,我猜想喝大碗茶的人一定少了,因为满大街卖那种清洁卫生的易拉罐。到是大打文化招牌的咸亨酒店五福茶楼生意兴隆。五福茶楼地处北京安定门外,不大的门脸,一楼卖茶叶。二楼是正经做茶楼生意。茶单呈上来,也不是酒店那种司空见惯的印刷精美的大菜单类型,而是小巧玲珑竖版手写的一纸黄卷,茶叶的名称也不是红绿花这些俗名,而是类似“四季春色”这类颇为娇艳别出心裁的名字。茶楼另设雅室,以小时计费,我们那天冒雨前去,是几个朋友好久没有见面,为了聊聊找的地方。

 

   因为不是很有钱,所以也就无法消费更有文化一点的茶道,所以我们也就坐在雅室之外的大堂里。茶具是非常讲究,小姐先将茶沏好,第一杯是闻香的,从第二杯才正式进入品茗,照例先闻香,然后将茶从闻香杯中折入青花瓷碗。一般一小筒茶叶沏三壶,正是妙玉说的连饮三杯就是“驴饮”的那个“三”。从19:30分点茶开始,我们一直坐饮到23:30分。期间稍有不雅的事就是必须轮番如厕。因为只有一个厕所,男女共用,所以即使内急,也得稍安毋躁。待进得厕所,墙上赫然一句警告:由于水管不够粗,请不要大便。

 

    那天在五福茶楼,闻茶、饮茶、赏茶、好不风雅。竹帘垂着,丝竹管乐听着,满墙悬着历代品茶心得,字字珠玑,句句精妙,全是毛笔手书,真是文化到家。结账时,小姐款款收取200余元,道声“欢迎再来”。

 

  “哪里是喝茶,简直是喝钱!”话未出口,立显恶俗!

 

   这是喝文化,就像当初国人蜂拥一尝麦当劳,那是为饱口福?不是,那是为了文化。一个汉堡就尝到美国文化,你说值不值?一个晚上,就喝干五千年文化,你说贵不贵?一位研究社会学的朋友告诉我:商业和文化的联姻将创造出另一种辉煌。比如,茶,不到武夷山,不知道茶贵。一两大红袍炒出一幅世界名画的拍卖价来,为什么?我们的文化在商业的帮助下复活,这使得我们的文化终于能够尽善尽美,并由此显出品味。而我们的商业也因为有了文化做底蕴,而多少不那么赤裸裸,显出曲径通幽,犹抱琵琶的温情。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