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知道鸟儿为什么飞翔(小小说)  

2008-06-19 16:2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讨厌回忆往事,这容易让人觉得伤感。可是我和刘雨还有安丽在一起的时候,我很难不想过去的事,不过最让我觉得难受的是,那些事情有的时候就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有一次我和老公讲过去的安丽和过去的刘雨和当年的我,我老公脸上呈现出一副我不能接受的宽容,那意思好象是我在说谎。

 

   我不是一个见不得人家蒸蒸日上的人,可是我得承认,安丽的顺心如意的确让我心乱如麻。

 

   我跟安丽约在保利大厦的茶室,我一本正经地请她做一个电视节目的嘉宾,参加是“嫁得好还是干得好”的讨论,她彬彬有礼地婉言谢绝。当时真是大出我的意外,因为我认为安丽从来就是一个没有准主意的人,没有想到这次她那么坚决,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给我推荐了刘雨,她说现在刘雨要叫刘总。后来我才知道刘总和安丽的老公是不稳定的贸易伙伴关系,也就是说他们时不时地有业务往来。不过当时安丽没有提到这一点,她给了我一个刘雨的手机电话,然后告诉我说刘雨24小时开机,而且即使没有人接听,电话也会自动转接到语音信箱上。然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噢,我们星期日要一起骑马,你和我一起去吧,那样见面会更好一些。我不得不佩服安丽,心细得能绣花。我也觉得贸然去找刘雨有一点突兀,好象人家一做了刘总就要上赶着找人家,挺没劲的。

 

    安丽对我说她和刘雨每周骑马之后,都要到马术俱乐部的会员娱乐城去洗桑拿做美容推BABY油,她建议我们在洗桑拿的时候聊天,因为那个时候聊天效果最好,最容易深入。后来我发现果然如此,大家都赤条条地,就容易敞开心扉。

 

   桑拿室是一个封闭的小木屋,那天下午只有我们3个人。安丽把一瓢水浇到火炭上,室内温度骤然上升,顷刻间汗如雨下。安丽就在热气蒸腾的桑拿浴室里对我说:你请刘雨做嘉宾吧,没错。她可是又干得好又嫁得好,我就没有这个本事。可能是因为这个时候,刘雨又加了一瓢水,我突然觉得眼花胸闷,接不上话来。我觉得我很不适应在蒸桑拿的时候谈问题,但是我发现安丽和刘雨很适合,尤其是刘雨,她一点也没有改变那种咄咄逼人的作风,她的笑声即使在湿气弥漫的桑拿浴室里听起来也还是很脆很爽朗,甚至有一点点嚣张。她仰面朝天躺在浴室的长条木凳上,然后对我说:你这个话题特别无聊。她的理由是:干得好的女人当然嫁得好了,聪明能干的女人怎么可能连找个好老公的本事都没有呢?!既然干得好的人一定会嫁得好,那么还有什么好比较的呢?我说当然有好比较的了,因为就算干得好的人一定会嫁得好在逻辑上成立,可是嫁得好的人不一定干得好呀?刘雨说所以很简单了,女人嘛,首先看自己有没有干的好的可能性,有就干;没有就退而求其次,争取嫁个好一点的。上马当胡子,下马生孩子。女人本来就可以有两种选择!比如说安丽,人家什么也不干,就是嫁得好!

 

  那天后来的话题集中在什么样的老公算是好的,以及怎么争取嫁得好。刘雨和安丽在这两个问题上都有分歧,我直到穿上衣服以后,才发现她们实际上都很在乎嫁得好,而且她们在心底里都认为嫁得好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能不能嫁得好是检验一个女人的能力高低的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她们的所谓分歧不过是因为她们各自所拥有的婚姻不同。刘雨认为好老公就是能够同甘共苦比翼双飞,这是因为她的老公就是她自己的雨情公司的副总,她们原来是大学同学;而安丽认为好老公首先要给妻子提供完全的安全感,这是因为安丽的老公是个富裕的成年人,他不但给了安丽一个稳定的生活,而且给了她自信和体面。不过那个时候我更认可刘雨的选择和看法,我并不觉得像安丽那样嫁个有钱人就多幸福,最多是气派而已。

 

   为了把事情说得更清楚一些,我想有必要回到更早一点的中学时代。当时,刘雨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我们班可以在学习成绩上和她较量的只有我了,安丽的妈妈是刘雨的妈妈的秘书,安丽一直心甘情愿地被刘雨摆布,比如说大家中午一起打牌,刘雨口渴了,就会指使安丽买冰棍,一人一支,刘雨请客。不过在我印象中,安丽好象从来没有给自己买过,刘雨也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那个时候,刘雨是我们班的公主,骄傲跋扈,漂亮聪明,几乎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她,只有我和刘雨的关系不是很好,我们在所有的事件上较劲,互相不买帐,我们争着参加各种奥林匹克竞赛,争着拿最高分。在我们长大以后,有一次我对刘雨戏说当年,她竟然矢口否认,她习惯性地问安丽:我那时侯有这么拔尖吗?安丽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把话题非常得体地岔开,说:我要是开一个公司,一定请刘雨做我的总经理助理。从那次以后,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就彻底改变了,安丽和刘雨开始有事没事地叫劲,而我在她们中间和稀泥。我后来想想,安丽之所以在学生时代和我亲近,可能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有实力和刘雨叫板的人,不过安丽从来没有明目张胆的支持我,她一如既往地对刘雨逆来顺受,同时对我保持一种超过一般同学的友谊,那种友谊是一种让我感觉很舒服的东西,在这种友谊笼罩之下,人很容易产生优越感。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在我和安丽坐在保利大厦的杜甫草堂喝茶的时候,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当时刚刚研究生毕业,除了记住一堆伊壁赳鲁孟德斯鸠这些不太常用的名字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炫耀资本了。而安丽则嫁了一个好老公,有钱、成功、富贵逼人,听朋友说安丽现在每天什么都不做,有音乐学院的老师到家里来教钢琴、有美院的教授亲授油画,人生的头等大事就是怎么做与国际接轨的上等人。

 

   我非常吃惊的是,有一天刘雨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想找我聊聊。我问她要不要找安丽,刘雨很刻毒地说了一句她那样的绣花枕头枕着睡还可以,不足与谋。我们约在一个酒吧,刘雨一直在抽烟,最后她把自己喝得疯疯癫癫语无伦次,我问她是不是雨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她装疯卖傻摇头晃脑所答非所问地说“今天我买单,记到公司帐上!”天快亮的时候,我把刘雨拉到了我家,我们一直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刘雨涕泪滂沱,她问我能不能借宿我们家一段时间,我说可以。不过我下班回来就发现刘雨走了,我到处找不到她,只好给安丽打电话,安丽说:刘雨在我这。

 

    像刘雨这种趾高气扬的人很难正视自己的问题,不过因为安丽老公的关系,我们知道了刘雨的事情,说出来也很简单,刘雨的老公移情别恋,另有新欢,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单单瞒着刘雨。

 

   我很后悔当时没有劝刘雨听从安丽的劝告,因为我现在认为如果当时刘雨选择了安丽方案,她也许能少走很多弯路。而她之所以没有选择安丽方案,和我有直接关系。

 

    我记得我和安丽最激烈的一次冲突是在她们家的客厅,当时刘雨斜躺在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安丽面对面地坐在两侧。安丽家那只有正式北京户口的京叭安安静静楚楚动人地趴在刘雨的怀里。刘雨像个没事人似的在那里逗狗,我和安丽为她的人生方向吵得不可开交。

 

   安丽冲我大喊:如果离婚,刘雨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说不对,她有自由。安丽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自由,你以为自由能存在银行拿利息?可以攥在手上奇货可居?我告诉你就是钱存在银行里还会贬值呢!你只有把自由换成钱,你才能在需要自由的时候,再用钱把它买回来,否则的话,你手里的自由就一钱不值,而且最后贬值得一塌糊涂,你还是没有自由。你为刘雨想想,如果她就这么离婚了,公司解散,财产一分为二,她能有什么自由?她能像现在这样有旅游的自由?有洗桑拿的自由?有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自由吗?”刘雨这个时候,像个梦游症患者似的幽幽地背了一句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刘雨背诵的是一句泰戈尔的英文诗,安丽没听懂,她问刘雨“你没事儿吧?”我说她没事,她就是在说:如果给鸟儿的翅膀系上黄金,它就不能自由地飞翔。

 

   安丽把脚翘到沙发扶手上,脑袋向后仰过去,过了一阵才开口:你们知道鸟儿为什么要飞吗?你们以为它是为了自由吗?不对,它是为了生活。鸟要是不飞就会饿死。要是鸟儿的翅膀上满是黄金,它当然不用那么辛苦地飞来飞去了。

 

   这时,刘雨把小狗抱起来特别不客气地说:安丽,我觉得你就像它,你就是你老公养的一只宠物,干净、文雅、清洁、有教养,如果有一天你老公不喜欢你了,你就完蛋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可以重新再来。

 

    安丽一点也没有生气,她说对,我就是宠物,可是宠物有很多品格人所缺乏的。比如说善解人意。你知道人为什么爱宠物吗?因为宠物身上有许多人类所缺乏的品质,这些品质失传太久了。人和人之间、夫妻之间、朋友之间远没有人和宠物之间简单。宠物的确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一个养过宠物的人真的也从宠物那里获得许多快乐。做宠物有什么不好?想想看,为什么一样是狗,有的就被杀了吃肉而有的就被抱在胸口疼着?

 

    刘雨离婚的时候25岁,那段时间我们不自觉地疏远了安丽,几乎每天我都要和刘雨泡在一起,我们从来没有那么亲密过。不过,我很快就发现刘雨越来越封闭,我们在一起能聊的话都聊过一遍以上了,还在继续,有一次我们没话找话地聊了一下午,刘雨又说起来她以前有多少多少男人追求她,哪一任是怎么回事,哪一任为她做了什么。说老实话,如果没有人制止的话,她可以翻来覆去把那几个男朋友颠来倒去地讲上好几回合。后来刘雨发现我有点心不在焉,就停下来,不说话了。那天再开始说话的时候,是我建议刘雨找一份工作,把过去的事情忘掉。我记得刘雨当时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到分手都没有说话。

 

    后来,我有一个朋友做一个公司,需要一个行政秘书,我介绍刘雨去,没过多久,刘雨就不辞而别了。人家到处找她,最后找到我这里来,到不是说刘雨多是个人才,离开她不行,而是因为她走的时候没有跟任何人交代,所有的客户资料都在她那里收着,这一不辞而别让人家公司乱成一锅粥。后来我跟我的朋友解释说,人家原来怎么说也是刘总,哪能那么容易听你摆布?我的朋友对我说:这个世界不是你摆布人家就是人家摆布你,你摆布不了人家,又不愿意听人家摆布,那你就歇着去吧。

 

    刘雨就这么歇了很长一段时间,开始的时候,她那个已经离休的妈还不知道她的事情,后来知道了急得不得了,这么大的女儿失业在家?!她就到处托人给找工作,不过帮过一两次忙的朋友都不敢再帮,理由很简单,刘雨太情绪化,说不做就不做,谁的帐也不买。

 

    我不知道刘雨最后是怎么想通的,反正刘雨从安丽那里找来几十万,盘了一家小酒吧。在酒吧正式开业之前的那个下午,我、安丽、刘雨默默地坐在里面,旁边留声机里放着一首当时正火的歌“霸王别姬”。刘雨突然感慨:热爱英雄的女人就是虞姬,几千年前就死光了。有脑子的女人应该现实一点,嫁给刘邦,不管刘邦做人多下作,反正做他的老婆不错。我说什么不错,逃难的时候,刘邦好几次把自己的老婆推下车去,要不是吕雉手脚利索几次死皮赖脸地爬上去,哪有后来做吕后的事?刘雨说,所以做女人就要看得开些,不管自己老公多想抛弃你,你都要把自己的利益考虑清楚,该不放手就不放手。像希拉里,让克林顿折腾去,就是沉住气稳稳地坐住第一夫人的椅子,还有戴安娜,查尔斯王子爱和谁上床爱和谁约会由他去,反正自己也没闲着,一边做着英国的王妃,一边自己找乐。

 

    现在刘雨和安丽又经常在一起,而且她也养了一条京叭。我不讨厌宠物,可是我非常不喜欢看到刘雨抱着她的宠物坐在吧台的角落里。在我的感觉中,刘雨的酒吧下午从来没有客,可是她好象从来也不会挂出休息的牌子。没有人的时候,刘雨就一个人靠在壁炉旁边,脸上的表情孤孤单单,怀里抱着一只同样孤孤单单不声不响的京叭。刘雨有了酒吧之后,我们就很少交往了,即使我偶尔去她那里坐坐,彼此也没有什么话说。后来我知道酒吧一直在赔钱,就劝刘雨别做了,还是到外企打工好,一个月收入高的有6000、8000的。刘雨还是一副无所谓的面孔,那副样子就像是一张等着收购的世界名画。再后来我听说她的确被一个腰缠万贯的富商收购了,做酒吧不过是玩玩。我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非常难受,当时我和安丽坐在丰联广场的纽约音乐酒吧喝茶,我说这简直是堕落,安丽非常安详优雅地平视着我,然后不紧不慢地对我说:如果当初你不力主刘雨离婚,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绝望。那天,安丽还告诉我另一件事情,她的一本散文集快要出版了,她问我书名叫“我不知道鸟儿为什么会飞翔”好不好?

 

   我原本想一直假装不知道刘雨的事情,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终于问她将来怎么办?刘雨目光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问我:你说的将来是几年以后?我说比如十年以后。“那么十年以后你怎么样?我们是一样的,你的老公也可能抛弃你,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我说我可以自食其力呀,刘雨嘴边挂了一丝笑,那种笑让我想起树梢在风中颤抖,因为她脸部的肌肉确实就是这么抖了一下表示自己笑过了。“自食其力,一条狗也会自己找东西吃,那叫自食其力吗?自食其力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事情,它不过是一种生存本能。”我说刘雨,你和安丽不一样,我觉得你这样特别可惜。我这样说的时候,刘雨不断点着头,然后声音空洞地说对,我们是不一样,她是她老公的一条京叭,我是寄生虫。她和她老公之间有权利义务法律关系,我没有,我是自由的,你知道什么是自由吗?你见过自由落体吗?自由的东西是必然下落的,或者说在我们的观察里,是下落的。我想明白了好些事情,真的,你以为安丽就幸福吗?幸福是什么?是知足。安丽就是一个特别知足的人,知足得有点像个奴才,或者说像一条京叭,从来不对主人提过分的要求,主人心情不好就知趣地躲在一边,主人喜欢它就立马持宠恃骄。你以为我们都会在死期将至的时候,像保尔苛察金一样,回顾往事,拿是否碌碌无为或者虚度光阴来衡量一生的价值吗?我们不过是活着,享受生活咀嚼痛苦如此而已,大家都不容易。

 

   那天,刘雨的酒吧空空如也,窗外阵阵响雷,壁炉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古色古香的字——空灵。雨过天晴之后,我对刘雨说咱们哪天一起找个地方玩玩吧,你不能总闷在酒吧里。刘雨说好,蹦极吧!我现在就喜欢玩那种万丈红尘纵身一跃死生两茫茫的东西。

 

    我离开酒吧的时候对刘雨说,安丽写了一本书,刘雨说知道,《我不知道鸟儿为什么会飞翔》。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