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明明如月(小小说)  

2008-06-12 09:1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之南和方美玉是一对恋人,不过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久到现在很少有人再议论他们谁是谁非。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再听到关于他们的那些如烟往事,一定是他们中的一个人出了名,而且不是一般的名。女的要到张爱玲级,男的怎么也得够上徐志摩。否则,他们那点事情算什么呀!

 

    现在林之南要叫林总,因为已经是林总了,所以找他的人和他谈事情的人自然就多了。人一多就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比如我们有一回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在座的一个自命不凡的人有意没意地放下一句话,大概是说林总的为人我们还是知道的,风流倜傥,爱江山不爱美人。林之南当时就不硬不软地回了一句:你说的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都应该叫“轻舟已过万重山”。

 

   百炼钢可以绕指柔,的确,林之南今天不是谁都可以伤害得了的林总了。

 

  当年可不是这样,那个貌若潘安的林之南与那个羞花闭月的方美玉简直是缠缠绵绵没完没了。毕业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出了一个谜语,谜面是林之南和方美玉,打琼瑶小说一部,谜底是“聚散两依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林之南毕业分配在外地,方美玉死活要和林之南分到一个地方,谁劝也没有用,如果不是她的父母果断地给她找到单位并且果断地把她的户口档案关系转到单位,估计她真的会跟心爱的人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林之南很少提,方美玉也很少说。反正一个使君有妇一个罗敷有夫,只是有一次我自己过什刹海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后来我挺没出息地把这件事情写出来,用笔名登在西安的一个杂志上,结果一个老同学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你写的吧?写的是林之南和方美玉吧?

 

   我那个故事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在我们大学里的第一个中秋之夜,几个同学相约什刹海赏月,有男同学有女同学,其中一个男同学在船头弹吉他,他的吉他弹得非常忧伤,他一直在水上唱歌,与他同坐一船的一个女同学听着他的歌声流下眼泪。很多年过去了,唱歌的男生和流泪的女生已成陌路,学生时代的感伤一如水面上的歌声若有若无若即若离。

 

   那个唱歌的男生就是林之南,那个多愁善感的女生就是方美玉。我们在大四的那年夏天,可以经常看见林之南的手搭在方美玉的肩上,他们就那么目中无人的穿行整个校园。好象他们是唯一的一对恋人,骄傲、自信、满足、幸福,周围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让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是我们所知道的毕业后分手最快的一对,我们是7月毕业,9月到新单位报到,他们分手的准确时间在圣诞节。当时林之南专程从南方飞过来,他在和方美玉摊牌之后找到我,他跟我说让我陪陪方美玉,至少陪到元旦。我记得那天大雪纷飞,林之南在雪地里跟我说着说着就哭了。他后来给我一盘磁带,说是南方正在流行的,要我在他离开以后送给方美玉,那盘磁带叫《怨苍天变了心》。

 

    再后来我送林之南去火车站,他说他所有的积蓄都买了机票,回去只能坐火车了。我说既然是为了分手,何必还飞过来,打个电话或者写封信不就结束了。林之南说:我想看到她哭,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她哭,给她擦眼泪了。

 

   我说你还有机会,你看那是谁?

 

  那是方美玉,她站在扶梯的端口,我们沿着扶梯上来,彼此木木地看着对方,她在哭,林之南也在哭,还有我。

 

   方美玉像一个受过惊吓的孩子,她一直站着没有动,林之南走过去,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他们放声痛哭。后来方美玉说你再留一个晚上,就一个,我愿意,我真的愿意,那东西对于我没有意义。林之南捧着方美玉的脸说:你记住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东西,把它们留给你以后的生活,我不会拿不该拿的东西的,我已经有这方面的教训了。

 

   我站在那里像个傻子似的流眼泪,我想走可是又担心方美玉有个三长两短,我不走,又实在尴尬。最后的最后,我对林之南说:你就再住一个晚上吧。林之南说:“我心软,真的心软,美玉,你就让我走吧,我今天不走,明天还走不了。是我伤害了你,有一天我会加倍补偿给你的。”方美玉哭得像个任性的孩子,她的嗓子都哑了,最后林之南还是上了火车。

 

  很多年后,我遭遇感情挫折,方美玉跟我说哭没有用,男人一旦下了决心,你就是孟姜女哭长城也无济于事。

 

   我想她说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我印象里,方美玉在林之南走了以后,神经极不正常。经常是说哭就哭,说发呆就发呆。我担心她出事,就常常劝她想开一些。她说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林之南肯定还是爱她的。后来我慢慢知道一些事情,据说林之南上班以后,他和上司的一个女儿怎样怎样如此这般,最后人家怀了孩子,上司杯酒释“兵权”,意思是只要你们好事成双,我们做家长的也就既往不咎了。年轻人嘛,做事考虑欠周是难免的,但是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当然这个版本是一个比较中性的版本,与林之南告诉给方美玉的略有不同。方美玉跟我说的是林之南在圣诞节前的一个下午突然给她打长途说是要来北京看她,他们一见面就紧紧拥抱,抱着抱着就开始哭。后来林之南跟她说他有一次喝醉了酒,上司的女儿送他回家,那个女孩长得有点像方美玉。然后他说他对不起方美玉,他说如果不娶那个女孩,那就太不负责任了。因为那个女孩已经怀孕了,他不忍心。方美玉嚎啕大哭,她一边哭一边撕自己的衣服,她说我们也可以那样,我们也可以。林之南说你还没有过,我们从来没有过。我不会的,我再不会做蠢事。

 

   方美玉每次给我讲这个版本的时候,都深信林之南的为人。她从来没有想过另一个版本其实也有成立的可能性。那就是林之南到了那个城市以后,很快就得到某个领导的重视,后来领导有意成为他的泰山,在权衡利弊以后,林之南毅然舍美人而取前程。当然方美玉是决不肯相信这个版本的,她曾经满脸通红地跟我辩论,她说林之南不是那种人,理由是林之南到最后也没有破坏她的童贞,这使方美玉愿意相信林之南是一个光明磊落勇于负责的好人。

 

   我后来出差去过一次林之南的那个城市,我见到了那个林之南说有点像方美玉的女孩,我想就算婚姻对女人有影响,但是也不会把玫瑰影响成一根葱心绿吧?我对那个葱心绿没有太多的好感,当然她对我也是彼此彼此。所以我逮着机会就损了林之南一顿,我说:“方美玉要是知道你说那个像她的女孩就是这样子,非上吊不可。你肯定那天晚上是喝醉了,而且醉得不轻。”

 

    林之南没皮没脸地冲我傻乐,他说方美玉都跟你说了?还说了什么?

 

   还说你总有一天会来娶她,她傻乎乎地等你尽完责任去做她的新郎。

 

   林之南说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你知道感情不是生活中唯一的东西,还有很多东西也很重要,尤其对于男人来说。能够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人,是得到过江山呀,要是我哪怕得到过一天,我也可以放弃江山。江山有什么意思,又不能搂着睡觉,可是得到过和从来没有得到过是不一样的。

 

   我说有什么不一样,得到过放弃了最多可以像阿Q似的说我们家祖上也怎么样怎么样过,虚荣心满足而已。

 

   林之南说“你呀你呀”,说完了就说“对了,你说我女儿叫什么名字好呢?”我说叫“林思玉”,林之南说还是你有学问,朗朗上口。我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方美玉知道林之南的女儿叫“林思玉”后,眼圈红了又红。我跟她开玩笑,说她最好生个儿子,叫什么思南,日后演绎一场新鸳鸯蝴蝶梦。

 

   方美玉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就是那种侯门一入深似海的地方。一周只需要上2天班,大部分的时间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是上班,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老的老,小的小,没有年龄相当的。而研究所的人素质高,素质高的人一般就不爱管人家的闲事,所以也没有人给方美玉张罗。方美玉的爸妈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央求我给她帮帮忙,他们话说的很含蓄,但是意思非常清楚。他们说美玉不如我,做记者,认识的朋友多,各种各样的,有机会也介绍美玉认识认识,年轻人嘛,应该和年轻人多在一起。

 

   不过,美玉是那种对人戒备森严的人,有的时候很可能人家一句不经意的话,她就不再搭理人家了,搞得人家莫名其妙。有一次,我们几个朋友一同去舞厅跳舞,有一个叫黄小勤的中年人对方美玉赞不绝口,后来美玉就跟我说她要先走了,不玩了。那个黄小勤居然没有自知之明地凑上来说:美玉小姐要先走,我来送你好吧。方美玉冷冰冰地说:不必了。

 

    美玉前脚走,黄小勤后脚紧跟着就破口大骂:什么东西?我对她又没怎么样!不过是好感而已。她有病吧?女人呀,像她这样的,再过两年就是扯淡。到时候满世界劈着大腿找情人还不知道谁求谁呢。

 

   我跟黄小勤不熟,他骂方美玉又是在美玉离开以后,所以当时我虽然愤怒,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堵上他那张狗嘴。不过不久,我就发现像黄小勤这样的男人很多,他们对方美玉这样的女人基本上的态度是一致的。如果方美玉肯跟他们做红颜知己,那是一回事,如果不肯,他们就要口出恶言。甚至有一次,那个骂过方美玉的黄小勤跟我打听方美玉的旧事,我说你又不要娶人家做老婆,问那么多做什么?他说我觉得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随便敷衍了黄小勤几句,心理为方美玉委屈。说老实话,黄小勤是什么样的男人?矮小丑陋委琐,他有什么资格评价方美玉。

 

    方美玉后来经常拒绝我的邀请,她说她不喜欢我的那些朋友。我说不喜欢没关系,大家只是在一起消磨时间嘛。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我讨厌的人消磨时间呢?

 

   我说不过她,就只好说:你多接触一些人,万一有合适的呢?

 

   她说:你的那些朋友心不正。他们觉得我这样的女人一定软弱一定需要男人,我讨厌和有这种想法的男人相处,这种相处让我觉得恶心。

 

   我想也对,像黄小勤这样的男人太多了,真的假的把你夸得晕头转向,实际上他们心里挺脏的。他们心里认定女人个个都是锁,渴望着被开启,他们把自己当钥匙,每天脑子里转的就是开哪把锁。跟这样的男人相处也是没什么意思。

 

   方美玉在那个研究所呆了5年,考了托福考了GRE,然后在27岁高龄的时候远赴美国。她走之前我们匆匆见了一面,当时我正好陷入一场情感纠纷。她好象没有兴趣听我的遭遇,我还没说完她就拍拍我的肩膀,用过来人的口气告诉我: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尤其是感情,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我说你什么时候夕阳红呢?

 

   方美玉说我觉得我适合读书,读书比较纯,到学校读书的人也比较简单,我觉得感情是要环境的,工作的时候交的朋友很难有纯粹的。

 

   我说你要是跑到美国还找不到合适的朋友呢?

 

   方美玉笑了,那我就海角天涯地找。

 

   “无论刮着风,无论下着雨,我在风雨之中念着你”。我们分别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齐秦的歌,方美玉竟然想都不想冲进那个音像书店买了那盘CD,我忽然想起,我们很多年前在什刹海月夜泛舟唱的很多歌中就有这首歌。

 

    我送美玉的那天哭了,流了很多眼泪,她也哭了,也流了很多眼泪。我跟林之南在北京见面的时候,告诉他我们分别时候的情景,林之南说他马上要去美国商务考察,一定去看看美玉。

 

   林之南在美国考察了两个月,回来跟我说美玉瘦了,为拿奖学金,每天读书读到半夜,真辛苦。他们在麦当劳见了一面,喝了杯可乐吃了点薯条就拜拜了,本来走之前还想再见一面,美玉在电话里说下次吧,她第二天要考试,没时间。

 

    林之南送给我一瓶香水说是本来买了要送给美玉的,结果走之前没有见上所以就带回来了。我说你可以送给老婆啊,林之南说老婆也有,这份就留给你吧。

 

    我说美玉给我带什么东西了吗?

 

    林之南想了半天,说差点忘了,带了一张CD,齐秦的,《大约在冬季》;还有一张美玉在美国的照片。我看到了美玉,她神采飞扬,完全脱离了悲悲戚戚。我猜想她是要重新开始生活了,果然我猜对了,不久她结了婚,然后有了孩子。不过孩子不叫什么思南,而叫罗宾。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