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蘼芜(小小说)  

2008-06-10 22:3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长时间他不肯让我知道他的真名,但是我猜他在网上一定有很多“马甲”,而“羽林郎”只是其中一个,甚至我隐隐地觉得这个“马甲”是专门用来“钓”我的。

 

我们熟了以后,曾经谈论过这个问题。当时我问他:“你除了‘羽林郎’还有几个网名?”他的回答是:“你在问我有几件‘马甲’?”我说:“不能问吗?”他说:“可以。”然后就叫来小姐买单。我记得那天的单是我买的,我们在一起的大部分单都是我买。似乎从一开始就这样,他从来不会为这一点感到不安。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我比他大7岁,他22,我29。认识那天,正是和周然最后分手的日子。我们俩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了7年,我从大学一毕业就在等他离婚,等了7年,他对我说:我们就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我当时就把整盘的沙拉扣到他的脑袋上,问他:你觉得这样好吗?

 

他从餐桌边站起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到卫生间冲澡去了。我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进书房莫名其妙地就上了网。我随便进了一个聊天室,注册网名的时候本来要打的字是“咪呜”结果莫名其妙地打成了“蘼芜”。“蘼芜”就蘼芜吧,反正就是一个符号,过了今晚也许就被忘了呢!我有几个网名,都是这样的命运,像一次性纸内裤,睡一觉就扔掉了。

 

“嗨,嗨,‘上山采蘼芜,下山遇故夫’。你好,我是等候已久的羽林郎。”

 

“羽林郎?就是那个‘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的羽林郎?”

 

“蘼芜小姐见笑了。”

 

当天晚上,周然离开了我。他走的情景,像电影慢镜头回放一样,不断地在我脑子里重播。我一次一次看到他走到门口,停下来,背对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有什么困难还可以找我。我说过我会照顾你一生,我会的,我说过的事情我都会做到。”然后他离开,把门带上。那一刻,我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涕泪滂沱号啕大哭。我整个的青春,就是和这个男人!他说过他要照顾我一生,什么叫照顾?难道我是一家旅馆,他是来住店的客人,他把生意给我做,并且给了我额外的小费,这就叫照顾?如果说这叫照顾的话,的确他是照顾了我很多年。把我照顾得有车子有房子还有一间自己的广告公司。我以前也认为那张纸不重要,只要相爱就可以。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要自己的孩子,我要完整的生活,我要我们大大方方地走在众人面前接受别人的尊敬与祝福。

 

在周然走了一周之后,我见了“羽林郎”。他个子高高的,穿一件纯棉T恤,头发有一绺漂染成金色,一条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干净的旅游鞋。我远远地坐在车里看他,感觉到他的年轻。我开始在心里犹豫“我是不是应该安静地走开”,这个时候他向我走过来,一直走到我的车子跟前,俯下身子,露出一张笑脸,他的笑很有层次,就像春风中的湖水,一层一层地笑到人的心里。

 

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看了我很久,最后是我先绷不住了。我说:上车吧。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再然后,他进了我的家门,他没有给我任何承诺,仿佛一切都非常自然,他在我这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我去公司,回家餐桌上插着一枝玫瑰,然后看见他从厨房出来,笑容灿烂,手里端着一份煎牛排。

 

生活就这么重新开始了。

 

他就那么无忧无虑地跟我住在一起,最初的时候是他做饭,后来就变成了出去吃;开始的时候是他收拾房间,后来变成了请小时工。我在见到他一周之后,就不怎么去上班了,我们白天在家里躺着睡觉,醒的时候看碟,晚上就找一个西餐吧坐着,有演出的时候看看演出,没有演出的时候谈论谈论以前看过的书。他说他在准备考古典文学的研究生,但是我一点没有看出他在准备的样子。他似乎没有什么朋友,我带着他去参加了一次聚会,他表现得相当害羞。那次,周然见到了他,两个人都有些敏感。当天晚上,周然提前走了,第二天一早他约我去他的办公室,我犹豫了一分钟还是去了。

 

 周然见到我,没有任何客套。他目光炯炯地问我:“你爱他吗?”

 

“关你什么事?”

 

“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你已经不是小姑娘了。”

 

“那又怎么样?”

 

“你要知道,如果你受到伤害,我是第一个心痛的人。”

 

“我听你这种胡言乱语已经听了整整7年。从一个小姑娘听成一个老姑娘,你能不能换点新的花样?”

 

周然点了一枝烟,沉默了很久,最后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婚吗?因为李晓坚贞。坚贞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坚贞的女人越来越少,就像稀有动物。你知道人类为什么会保护稀有动物吗?就是因为它们少。”

 

“你一早叫我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些?”

 

“我还没有说完。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一直认为你缺乏一种宝贵的品质。我们在一起七年了,而你居然在和我分手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就找了一个小男孩。如果你这样做是在和我赌气,我原谅你,但是你必须马上结束,你不能再这么糊涂!”

 

“我糊涂?我比起你老婆李晓来当然要糊涂得多!”

 

 李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多年来像一段不屈不挠的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在她的光辉照耀下,永远是一片糊里糊涂的阴影!记得有一次,我和周然走在大街上,迎面碰见李晓带着孩子过来,她居然能做到坦坦荡荡地上前和我们打招呼,并且让孩子叫我“姐姐”,临走的时候还对周然说:“你晚上回来的时候,别忘了买蚊香片,家里没有了。”然后特别友善地让孩子跟我说:“姐姐再见”。

 

蚊香片,该死的蚊香片,我至今都不用蚊香片!我恨透了蚊香片!这个女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把我化做无关痛痒的东西,比如说蚊子。她对待让她睡不好觉的蚊子,既不是挂上蚊帐保护自己也不是手持苍蝇拍死战到底,而是轻轻点燃一种闻起来很香甜的蚊香片!她就这么恬退隐忍着,用自己的美好品质和出色耐心消耗着我的信心,那个时候我年轻,不知道女人的青春比蚊子的一生还要短暂。

 

我陪着周然去买蚊香片,他付帐的时候,我想我算是什么?

 

如果那次他放手让我走的话,我们估计就不会有后来。当时他正值盛年,几步追上我,当着我的面把蚊香摔到地上,对我说:“我知道你委屈,我再也不会让其他的女人那样轻慢你,我会照顾好你的,照顾好你一生”;他还对我说:“她实在太过分了,要不是因为孩子,我早和她离婚了。”

 

而现在,现在他居然说我缺乏一种宝贵的品质,而这种品质在曾经被他指责为“过分”的女人身上熠熠闪烁!我注视着周然,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发现他居然是一个老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牙周炎的味道。我怎么会在青春年少的时候爱上他?那个时候他不过是我的班主任!想当初,他站在我面前是多么的不自信,他对我说他要下海,问我会不会帮助他支持他?然后我们没日没夜地在中关村攒电脑,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富了。我们在一起整整7年了,7年我们有了四家公司,我们说分开,我们分得开吗?即使我们分得开,我们的生意分得开吗?

 

那天,我回到家,坐着坐着就哭了。“羽林郎”默默地陪着我,后来我问他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EASY的女人?他说:“不是,你是一个伤心的女人”。我又问他是不是爱我,他说:“我说爱,你就信吗?”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因为你是蘼芜,我是羽林郎。”

 

“我们不会有结果的,对吗?”

 

“你需要什么结果?”

 

“你现在就从我这里搬出去!”

 

 “为什么?”

 

“你说呢?”

 

 “好吧,我会走的,我想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我已经办理好去英国留学的手续,过两天我就走了。走之前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

  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

 

     

  大约两年前,“羽林郎”在网上邂逅了“蘼芜”,他们交往了整整两年,根据“羽林郎”的记述,“蘼芜”是一个伤心的女人,她有一个孩子和一个事业成功的丈夫,他们曾经风雨同舟共度患难。后来一个年轻女人插足他们的家庭,使她痛不欲生。再后来“羽林郎”爱上了这个不幸的女人,这个女人也爱上了他。他们有过几次极其隐秘的会面,因为那个“蘼芜”的丈夫是商界名人,所以她不得不特别小心。这使“羽林郎”感动不已,在每次激情释放之后,他都会长久地思念她。再后来,“蘼芜”就消失了,他去所有的聊天室找她,都找不到,直到那天晚上,发现了我。

 

“羽林郎”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在桌面上有一个“蘼芜”的文件夹。我打开一个图片文件,是一张模糊不清的艺术照。就在我打算把它关闭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一张我曾经厌恶和仇恨的脸。只不过这张脸多了一点点暧昧的色彩。我把图片放大,用精显一点点放大,是的,我绝对没有认错,虽然经过艺术加工,但是什么样的柔光可以淡化一个心机很深的女人一生的积怨呢?

 

我和羽林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悄悄地做了一个备份。

 

一周以后,“羽林郎”去了英国,我找到李晓。她让阿姨给我开门,递茶送水,自己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胜券在握的样子。我了解她的心态,她一定清楚我现在不是她的对手,她已经算是守得云开见日出了。

 

我在阿姨离开以后,轻轻地叫了她一声“蘼芜小姐”。她立时从沙发上坐直,左右张望了一下。我笑了,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玫瑰色的软盘,说:“一个人一生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不容易。蘼芜小姐要珍惜呀。”

 

好像是张爱玲最早写过一个小说叫《红玫瑰白玫瑰》,从那以后,女人就被分为两种,一种是红玫瑰,热烈奔放;一种是白玫瑰,娴静隐忍。张爱玲说:男人如果娶了红玫瑰,日子久了,红玫瑰就会成为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玫瑰则依旧是床前明月光;如果娶了白玫瑰,时间长了,白玫瑰就会成为前襟上的一粒饭粘子,而红玫瑰则是心口上永远的朱砂痣。张爱玲这么说有她这么说的理由,想一想她一生所遇到的男人!如果一个女人运气不好,又不愿意作践自己,在被男人抛弃的时候,最清高的方式就是用红白玫瑰的理论来安慰自己。反正你是什么玫瑰都没有意义,当男人要变心的时候。

 

我不安慰自己。我什么玫瑰都不是。但是我知道每朵白玫瑰都曾经做过比最红最红的红玫瑰还要艳丽张狂的梦,而每朵红玫瑰的心灵深处,都隐藏着比世界上最纯洁最纯洁的白玫瑰还要纯洁一百倍的心愿。

 

一年之后的一个下午,“羽林郎”在电话里向我求婚,我对他说:我不是你爱过的“蘼芜”;他说:我也不是你在网上认识的“羽林郎”。

 

这时,我听到清脆的门铃。我说:“你等一等,我要去开门。”

 

他说:“开门很重要吗?你约了人?”

 

我说:“我没有约什么人。”

 

门铃不停地响,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新的生活开始了,真的开始了!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像最俗最烂的香港电视剧结尾,只是没有人给我们打出“THEEND”(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