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当人都成“精”……  

2007-11-01 10: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一定要学会说假话,这不是品质问题,而是你是否懂得艺术的问题。

   八十年代,人们是欢迎真的,因为欢迎真的使得我们的心理承受力大大得到锻炼。那个时候我在上学,正是为真话流泪、流泪说真话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喜欢三毛,因为她真诚;那个时候,我们很容易原谅冒犯我们的人,只要他说:“我没恶意,我不过是说了真话。”那个时候,真的本身就有无穷的说服力,因为“真”而造成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如果谁避重就轻地谈问题,很可能就会背一个“虚伪”的恶名,没有人计较他说假话可能是出于善良的动机。

   不过,现在一切就不一样了。首先三毛自杀了,她的真诚就很成问题。到底有没有荷西,到底有没有如此惊世骇俗的爱情,这一切都遭到怀疑,甚至文化圈里提到三毛,都觉得她有病,是个病态女人。其次,我们被赚了大多的眼泪,我们的青春偶像每天西子捧心似的表演他们的真诚,他们真诚地破坏人家的家庭,真诚地朝三暮四,甚至他们真诚地表演给我们看他们早已不复存在的爱情故事。我们常常早上还在电视里看到某对恩爱夫妻携手大做某某家庭食品的广告,幸福和谐满足之情难于言说,下午就听到他们劳燕分飞的消息,再接下来就是满城风雨,说他们早已恩断情绝。所以我们觉得“真诚”是一个大幌子,谁相信谁就是傻X!有了这些背景,我们就有了艺术生活的前提。

   在谈艺术生活之前,我突然想到流行于九十年代初的文化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是1990年夏天,校园飘满文化衫。每一件上都是真话连篇:“养家糊口”,“别理我,烦着呢,……不过最逗的是一款女式文化衫,上面大书“我是一个很纯很纯的小女孩”。穿着它满世界乱窜的一般是与“很纯很纯的小女孩”反差很大的疯丫头。不过,那是那个夏天里最诗意的风景,见到“胡说八道”的文化衫比遇到那些写满郑重其事的文字的要让人快活得多。

   生活就是这样,你所做的应该使他更好而不使他更糟,所以,你不应该报怨,更不应该将生活的丑陋暴露无遗。这是我们在九十年代初听到的声音。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真诚”正遭到“和平演变”。

  现在,这个道理不用讲了。“中国人的面子重不重要”这类问题不会引起多少人的兴趣,让他们自己掏钱买书,他们更愿意选择“说话的艺术”、“表达的艺术”、“拒绝的艺术”等等一系列有关艺术生活的书。而这一切有关艺术的学问也穿插在各类时尚杂志之中并逐渐畅销。慢慢的,很多人开始觉得历史上为真话付出代价的人是最不懂得艺术的人。因为,你不说地球是圆的,地球照样是圆的,你犯不上为一句真话送上自己的性命。所以我们中的这一部分有觉悟者成了最潇洒的“人类”,他们深谙各种“艺术”,这些艺术使他们生活开心,人际交往顺利;他们犯不着流泪或者流泪说真话。同时,他们欣然接受别人对他们的恭维,因为,他们也是这样对别人的。总之,当人都成“精”以后,就可以减少很多争执愤怒谩骂,就可以尽情沉醉在“生活艺术”的春风里。
 
   其实,我也是喜欢人家和我说话时委婉一些,但是,我确实不喜欢把所有的场所都搞得像社交场所,遇到的每个人,脱口而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久经考验滴水不漏的,有的时候,我真想跟这些聪明人说一句心理话:偶尔直抒胸臆一次没人把你当做傻瓜或缺心眼。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