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当男人说“想你”的时候  

2007-09-02 00: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讲给我听的故事,她讲完就完了,我一直记到现在。因为我的朋友讲故事时用的是第一人称,所以,为了忠实于她的风格,下面我用第一人称讲。她当时讲这个故事给我听,是为了让我了解我所处的环境,现在我重复她的故事,是因为我发现可能并不是一两个人面临这样的环境。

     “我大约有六年没有见过他了,在朋友的沙龙上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着。那个沙龙上全是文化名人,大家有说有笑,偶尔也有人跟他打招呼,但是没有人愿意坐下来和他聊聊。听我的朋友说:他这两年混的很不如意,他的发妻现已是前妻和他离了婚,他的女朋友最近听说和他关系紧张,可能是和哪个导演好了。圈子里的人现在不太认他。于是我想起六年前,那个时候他是走红的青年诗人。他到我们学校演讲,礼堂挤得满满的。演讲完了,学生会请他到诗社指导指导,其实是休息一下,等着吃晚饭。我们一大排女生坐在一起,他一进门,我们就都起来。那年,他二十三四吧,算得上少年英雄了,不过,在我们眼里已算是成熟的男子汉。他穿的特别随便,长头发,目光冷峻。有人请他签名,他就签上。我只记得我们诗社那个最美的女孩不但得到他的签名而且还有一句即兴的诗。我根本什么也没得到,因为我很胆怯,我的笔记本拿在手里一直不敢往前伸。他在屋里坐了不到五分钟,然后离开了,走的时候,连头都没回一下,只有一个背影,酷呆了!没有想到,他现在这样落寞。不过,我现在有勇气和他聊天,不是因为他很倒霉,而是因为我已经不是文学青年了。

   “我很大方地走过去,然后我们聊上了。他说看我面熟,我说我们见过的。然后就告诉他我们的那次见面,并且说因为他没有给我签名,我很自卑了一阵。他笑了,告诉我其实他当时注意到我,他觉得我是一个不俗的女孩,他认为事隔六年,我们再次相见,实在是缘分。我只当这是客套,何况这种客套让我心情愉快,所以我没有反感,尽管我认为他根本不可能记往我,尤其不可能记上六年。不过,做人没必要这么认真,所以我没有对他的谎言不高兴,是接下来的事惹得我不愉快的,他提出送我回家,可是走到半路,又说请我做客。我说不了。他把车停到路边,然后目视前方,夏天的夜晚,给人一种轻薄浪漫的感觉。他缓缓他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婚,还要和那个很美的女孩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诗,要浪迹天涯,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因为,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它让我在六年前见到你,再在六年后使我们重逢,一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个沙龙来,因为想你。我一直在想你。直到见到你,我才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一切。

   “如果不是我听说过他的为人以及这两年自己屡遭情感挫折,我一定会感动的。就像罗伯特·金凯对弗朗西斯卡说他为什么要摄影要环游世界要到麦迪逊桥来,就是因为弗朗西斯卡在这里,他走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找到她。当时,那个中年妇女感动得一塌糊涂,涕泪交织。

   “的确让人感动,可是如果你知道这些是他驾轻就熟甚至早在别的女人那里用剩的玩意儿,你就很难感动了。甚至会像我当时感到的那样厌恶恶心。我不相信那个年轻诗人说如此动听的话只是为了表明自己可以这样说话。那一瞬间我有一点愤怒,因为,他在卖弄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但是,如果我发作的话,显然有点可笑。

    “于是我给他讲了一件真实的事。有一年,我到一个农村采访,听说这里留下一个当年的北京知青,日子没法过,精神也出了问题。到了村上,村里的干部告诉我,这个知青当年瘦瘦高高,大拨回城的时候,他因为家里没人,一来二去就留下了。到了娶媳妇的年纪,没人家愿意把姑娘嫁他,因为他农活干得不咋样。后来,大家帮忙给他说了一个岁数大的寡妇,寡妇带着两个孩子改嫁过来,没过两年,又跟别人跑了。他一个人种地种地不行,养牲口养牲口不行,你说日子能好吗?我说我去看看他吧。村干部说别,一村的姑娘媳妇都躲着他呢。我说不碍事。进了窑洞,黑得像地窖。房间里只有一条炕还有点空地,所有的地方嘟是脏脏的油渍渍的,伸出手去碰什么都觉得滑腻腻的,鼻子里始终窜着一股混合气体,有点霉有点潮有点烂还有点人肉味。我走的时候,他伸出手来和我握,我犹豫了一下,因为进门的时候我已经尝过和他握手的滋味。后来他送我出来,阳光晒在他的油渍麻花的劳动服上,味道更浓。他对我说:自从老婆跑了,他有十年没有碰过女人,刚才和我握手是十年来第一次握到女人的手,他说,我想女人。

   “故事讲到这里,那个诗人说:真可怜。我说:‘可是我觉得你比他还可怜。那个知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要一个女人;可是你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你说“想你”,其实,你的“想你”就是想女人,不过你不能像他那样表达罢了。你把自己的想女人变成想你,不过是让我们双方都更容易接受些。’”

   我的朋友讲给我这个故事是提醒我不要轻易相信人家的表白,尤其是文人的。我开始总觉得她遇到的是个别现像,现在我才意识到根本不是。不过,我讲这个故事可不是让广大等待爱神的男女提高警惕保卫自己,我是想说现在一般的人都有了至少不差于我的女友的免疫力,他们说“想你”的时候只是气氛的需要,彼此心里很明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只要现在拥有,管他天长地久。

   不过,有一阵我总在琢磨,既然是相互“玩玩”,何必非选用“想你”这样一类有感觉的汉语词汇?后来各中高人指点于我:这就像吃饭,都能吃饱肚子,可是,点上蜡烛不是更有气氛?

   我于是明白了,为什么“情书大观”、“爱情指南”这些书大有市场,因为,它们是台布,是烛台,是漂亮的餐具,有了它们,我们才能像现代人一样进食用餐,感到自己不算恶俗。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