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在我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  

2007-07-23 10:2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曾经非常非常迷恋骑马——那个时候,我和北京一批喜欢骑马的人混在一起,最初不过是相约每个周末,一起到顺义马场跑两圈,后来渐渐地觉得不过瘾,于是有人提出要去真正的草原,感受真正意义的“驰骋”。忘记是谁,辗转打听到一个内蒙的军马场,又辗转联系,人家那边答应了,说不就是骑马吗?来吧。

 

那是一次疯狂的旅行。我们说走就走,十几个人,找了几辆切诺基,每个车上塞个四五个人,直奔草原而去。一路上的艰辛就不说了,一会儿车陷了,一会儿迷路了,由于走得急,根本没有带够水和食物,最后当我们到达驻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饿得不想说话。

 

骑马是第二天的事。虽然那个早晨是我这一辈子起得最早的几个早晨之一,但是当我去马棚的时候,还是发现凡是长得年轻漂亮的马都有主了,我赶紧抢上去,在剩下的马中找了一匹还算年少英俊的。为我备鞍的是一个憨厚朴实的蒙古帅哥,他让我先去吃早饭。结果等我吃过早饭回来,发现他给我牵来的是一匹又老又丑的母马,我对他说不是这匹,他笑笑说,这匹好。后来才知道,幸亏是这匹马!那天我们长途奔袭90里地,返回的时候,只有我这匹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而其他的,尤其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帅哥型”小马则一个赛一个的不肯跑,他们走走停停,甚至伺机造反,一哥们稍不留神,就被掀翻在地,还没等他起来呢,那小马一溜烟就跑掉了。

 

我记得直到我换过衣服,喝过奶茶,坐在外面数星星的时候,那些哥们儿才陆陆续续回来,最惨的几个是自己牵着马进门的。其中,就有我早上看中的那匹。我上去问,人家没好气的说,不牵着怎么办?你以为我乐意牵着啊?怎么着都不走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陪我们从北京过来的平安教练对大家说,你们都不如陈彤会挑马,你们尽挑漂亮的,那管什么用?你们看陈彤挑的,中年母马,俗话说老马识途,认道的马,省好多心,再有那马刚生了小马,归心似箭,根本不用你费劲她自己就回来了,哪像那些小马,说不跑就不跑?!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喝了酒,喝了很多很多——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结婚都单身,喝多了就纷纷说自己将来要找一个什么样什么样的人过一辈子,我记得我也喝多了,我说我就想找那个为我备马的蒙古人……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一个当年的朋友跟我说起那次旅行,他说他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做过那么疯狂的事——只因为骑马,只因为朋友,只因为一个电话,就去了。我说我也是,我也从来没有那么疯狂过。他说对啊对啊,你当时还哭着喊着说要嫁给人家马场的小伙子,把人家蒙古帅哥吓得骑上马就跑了。我说不可能吧?既然这样,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找匹马骑上追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