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尊重妇女和性骚扰  

2007-06-21 22:5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则幽默,说的是一个男士为一位女士开门,女士说:不要因为我是女士而给我开门,男士说:不,不是因为你是女士,而是因为我是男士。

 

    这则幽默讲到这里还是一则幽默,但如果继续较真的话,就一点也不好玩了。比如那位女士接着问:“为什么因为你是男士,就得给我开门?”这样连问几个为什么,估计男士就会被绕到一个关于尊重妇女的问题上去。人都需要被尊重,人也必须尊重别人,为什么,妇女要单单被提出来,而在男士的尊重对像里,妇女要成为一个“计划单列市”?

 

    不提妇女几千年来受几座大山压迫的旧账,况且也没有子还父债的道理,只说现在。

 

    我们从歇后语说起。在我所听说过的歇后语里,有一组“老太太”系列。比如:老太太奔鸡窝(笨蛋),老太太喝豆汁(无耻下流),老太太靠墙根(卑鄙无耻)等等。其实,这些歇后语如果把老太太换成老头也一样,都是没有牙!为什么单拿老太太开心呢?

 

  再说我们对老年妇女的态度。更年期已经成为另一种笑料。而在男士眼中,尊重一位妇女,比如为她开开门,那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风度和教养;如果他连这点“虚荣心”都没有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对一位女士最好的尊重就是拿她逗逗闷子。而我们的男士从来不认为拿女性的不幸或夸大其某一方面的特征来逗逗闷子有什么不合适。甚至他们竞相用这方面的闷子来表现自己的幽默感。即使我们的伟人也不例外。比如,丘吉尔有一次去参加一个上流社会的宴会,他想再加一份鸡胸脯肉。他身边的一位贵妇人提醒他上流社会一般要称鸡胸脯肉为白肉,为文明起见。第二天,贵妇人收到一支丘吉尔先生赠送的鲜花还有一句留言:“请把它佩戴在你的白肉上。”

 

    丘吉尔先生只不过是借这位不太招他喜欢的贵妇人表现了一下自己的幽默,而鲁迅先生则是用痛打落水狗的方式狠狠的让一位大龄单身女子没了尊严。这位大龄单身女子如何的可恶我们不去提了,但是先生的论证方法是从寡妇主义开始的。先生认为凡寡妇必妒忌别的女人正常的生活和要求,而比寡妇更妒忌的是没有人娶的老姑娘,所以这种老姑娘就不配当女校的校长,因为她妒忌自己的女学生,因此下手就狠毒。也许那位女校长罪该万死,但是不能因为要证明她该死,就连带着把全体寡妇和准寡妇全装进去。鲁迅先生估计是恨之深,所以用了打人打脸的方法,的确解恨,作为一种斗争的武器,属于杀伤力强的。但是,“寡妇主义”这顶大帽子算是死死落在没有配偶的妇女头上了。可惜,不是每个寻常人都能举出几个老死闺房的名女人以证明自己并不是有病,不可理喻。所以林巧稚,艾米丽·狄金森也不可能作为什么榜样来洗刷掉没有人娶的别的妇女的“耻辱”。

 

   回到文化上来,寡妇主义是有着广泛文化基础的。就如同性骚扰一样。性骚扰实际上是得到某种文化认同的。男人开开女人玩笑,善意的部分是因为他喜欢你,恶意的部分是因为他要试试自己的幽默或者因为要向别的人(一般是女人)献殷情。而如果我们中国的妇女都像美国的妇女那么不识趣,动辄就以“骚扰”对簿公堂,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自取其辱。比如,不要说骚扰,就是强奸,最后,也会被人说成至少是顺奸。因为,很多人,包括女人,都认为如果以死抗争的话,男人是不可能将意图贯彻到底的,甚至有一位文化人还煞有介事的说:女人只要将腿扭一扭,那男人立刻就会疼痛难当,那里还可以行事?如此说来,到全是半推半就了。面对这种文化理解,谈何尊重妇女?即使是一点“开开门”的皮毛,显示的也是人家的男士风度,而诚惶诚恐受之恩泽的女士不过是一样道具。

 

   更不健康的文化心态是我们对尊重的误解。至少,我在《武则天》电视剧播出的期间,已经听到不止一个人说:尊重有什么意思!要是连个骚扰的人都没有,这女人的日子可怎么过?

 

   由于这种误解,一些男士甚至恍若黄袍加身,一个个以为自己是皇帝,偶尔口头“幸”一下周遭女士以示皇恩浩荡。而周遭女士一个个也不是善主儿,她们像大观园的林妹妹一样,等着宝哥哥来然后赏他几句硬话。要是宝哥哥竟然没有来或者被别人封了 “赏”,这就要不自在了。而作壁上观的人呢,也觉得这是彼此心有灵犀的事,反而,一本正经的女人被齐齐的送上一顶帽子,比如说“马列主义老太太”,她就戴着这顶帽子示众,如有小女子不肯就范,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尊重不要骚扰,那就是下场。

 

  我们一直把尊重妇女当做一种礼貌,然而,从文化上,我们是不这样认同的。如果,我们稍微读一点文学史,从十八世纪开始,英语里的老妇就带上了可笑是非的贬义色彩。那个时代作家笔下的已婚妇女,特别是老女人,似乎全是漫画式的被讥讽对像。比如约翰逊博士的小品文,那里的女人要么就是腰若滚筒,气指颐使的商人太太,要么就是见识短浅,只知嫁汉吃饭的乡绅夫人。比如他描述一个叫弗莉亚的女人“是个智力低下,感情偏激,嗓门宏大而教养极差的可怜虫,除了吃东西和数钱的快乐以外,她对幸福一无所知。”还有,我们熟悉的简·奥斯汀,她笔下的中年妇女也多是不学无术,智力贫乏的女人,“生平的大事就是嫁女儿;”“生平的安慰就是访友拜客和打听新闻。”就是剧作家莎士比亚,他笔下的可爱女子也全是青春年少的清纯一派,年纪稍微大一点,就多少添了可憎可笑的“素质”。也许是这种“文化”渊源流长,所以直到今天,我们在深层的潜意识里,虽然并不是都保留了几分“女人在心底里个个都是荡妇”的蒲柏式观点,但至少,我们认为当女人说“不”的时候,实际上是说“是”。所以直到今天,在女权运动如火如荼很多年后,我们又找出一个新名词“性骚扰”,法律上认为“性骚扰”是一种犯罪,实际上,我们的文化一直对此持磨棱两可的态度。甚至,隐隐约约的认为骚扰是一种相互的事,孤掌难鸣,哪有女人不喜欢被骚扰,哪有男人不喜欢被女人娇嗔?而女人硬要控告对他“性骚扰”的男人,实际上是另有所图。

 

   呜呼,苦相生为女,卑陋难再陈!

 

(旧作 原载于《速冻时代》 敦煌文艺出版社 1997年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