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天才数学家纳什生在中国  

2007-06-07 22:4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的缘故,纳什这个名字以及他的生平事迹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以相当高的频率见诸媒体,几乎所有涉及他的文章都会提到两点——第一点纳什是位数学天才;第二点纳什在30岁时被诊断为患有妄想型精神分裂症,30年后康复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很多文章都在不同程度上暗示,这两点之间有直接的关系——即成为天才和患有精神分裂症,并且很多人在谈到纳什的时候,不忘再谈谈另一些知名度比较高的文化名人比如尼采梵高等等,他们也是集天才与精神病为一身的人物。恕我孤陋,我真不知道咱中国有什么名人符合“纳什”标准,最多是一些文人性情狷介一点,但其病症程度似乎还到不了纳什这么“专业”,而其“天才”的成分也达不到“诺贝尔”级别。我想这中间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纳什生活在普林斯顿,而且他成名比较早,所以即使后来长期出入各种精神病院,但是周围的人还是认可他,重视他,并没有把他的言论当作一个疯子的言论撇在一旁;想想吧,如果纳什生活在胡同里他会怎么样?最好的情况估计是被一群街道大妈大婶耐心照顾,她们整天热心劝导他放弃博弈论以早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之中,而且因为纳什有高学历,他还可能有机会上电视上报纸,不过记者报道他是为了提醒人们注意心理卫生,甚至还会有人挖掘出纳什疯掉的根源——比如过于想出人头地的愿望、早年生活不幸等等。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长期以来“庸俗心理学知识”通过各种方式传递到我们身边,这些方式主要有电影、电视、小说以及一些无聊杂志,“心理疾病”几乎替代了传统的“心理描写”,在那些影视剧故事中,只要编剧或者作者要刻意写成“坏人”或者是“教育对象”的,一般都有这样的经历——从小家境贫寒、其貌不扬或者身体有残疾、小的时候受到歧视、青春期受到恋爱挫折等等。当然如果是国际获奖影片或者向这一目标努力的影视作品,则是像《菊豆》《二嫫》似的,拿中国人的性苦闷说事儿。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容貌丑而上进心强的女孩就比一个容貌美而同样要求进步的女孩更容易被描写为心理不健康的人?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从小受苦的农村孩子到了城市以后更容易因心理变态而走向深渊?我想到底是因为创作者想象力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怎么有心理障碍的总是“弱势群体”?最可气的是,看完这些垃圾给你的一个总体感觉就是“弱势群体”最健康的生活选择是甘居人后,因为他们成为“强者”的愿望往往导致他们“心理不平衡”并使得他们最终做出极端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弱智的文学读物或者电影电视有这个倾向,我觉得还是可以容忍的,毕竟写字的人水平有限,再说为了把故事讲圆了,欺负欺负“弱势群体”也不是不行,所以大部分无聊的言情小说或者言情片,如果发生三角关系,最简单的方法是把三角中的一角写成出身差的“心理病人”,然后整个故事就可以在“傲慢与偏见”之中纠缠不清了,我管这类创作手法叫“土心理情结”。让我越来越不能忍受的是这类“土心理情结”居然经过一番梳洗打扮,就成了媒体的惯用视角。

我经常看到媒体上有各种文章提醒人们注意心理健康,同时兜售一些似是而非的心理知识,在我看来这些“心理知识”除了用来给人贴标签,让人有心理负担以外没有任何好处。我想既然“心理疾病”是一种病,那么它就应该像感冒发烧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即使严重到需要进精神病院,也就相当于一个人需要做手术住院一样。我特别讨厌一些不专业的“弗罗伊德”到处给社会普及一知半解来源不清的心理学知识,这些知识最直接的作用就是让强势人群拿起来“灭”他们认为有病的人。
 
培根说过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正是这个缘故,我反对用“心理知识”做武器伤害无辜,因为它的杀伤力太大。心理专家真的要起到自己的作用,就不应该像写小说的一样,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他们最好是呆在他们的诊所安慰自己的病人,如果非要抛头露脸,那么最好负点责任,说些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善待有心理问题的人。这个世界上想做“救世主”的人很多,文以载道的文人这么想想咱们就原谅他们,中国文人缺乏科学精神已经成为传统,而且长期以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但是心理学专家电视主持人以及新闻媒体,这可都是工业时代以后才衍生出来的行当,不能也那么张嘴就来,对不对?我希望我们在评论一个人有心理疾病的时候,最好能克制一点,全社会都重视心理健康不是全社会都议论什么叫精神病以及哪类人最有可能得精神病,这不叫重视,这叫歧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