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日迟迟(陈彤)

 
 
 

日志

 
 
关于我

陈彤(春日迟迟) 随笔集 《看破红尘爱红尘》《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等 短篇小说集 《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 长篇小说 《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等 电视剧 《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 《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 《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吃过禁果的女人的故事(小小说·…  

2008-09-08 1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无人睡眠

 

  阿戴告诉我,诱惑和机会一样不是每个人每一分钟都会遇到的,而把握住它们也是需要计谋的。她苦心孤诣地告诉我这些,我担心她是怕我瞧不起她,就像我们的大学同学说起她一样。虽然她衣食无忧,身体健康,工作体面,有车有房,但是大家私下里还是认为她如果不是因为脸蛋漂亮,一定混不出来。我有时挺为阿戴抱屈的,毕竟当时她比纷纷更有机会留在北京。不过回过头来想想,也实在想不出来阿戴后来为什么能在北京混出模样。

 

  “人和人是不平等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说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如果我们不想再那么委曲求全地生活,就必须要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我离开老家到北京之后,开始以为凭自己的本事就一定能怎么样,后来发现比我本事好的人有的是;再后来我就想起找某某,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我的房东不让我住了,那时是8月底。好象是一个星期一,房东突然在我的门上留一张便条,那张便条可是像大字报一样贴在我的门上,告诉我必须在本周内离开,也就是星期五的中午12点以前。因为他的一个远房亲戚要在星期六一早到北京来看病。开始,我没太当回事,我有朋友,我问他们能不能借宿几天。他们全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到星期四的中午了,我没有办法,只好特别没有志气地给某某打了电话,我跟他说了我的难处,他在电话里停了片刻,然后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一下子哭了,挂断了电话。我觉得他太冷漠,他怎么能这么说话,我当时心里非常怨恨,只是不知道该怨恨谁。星期五一早,我就把东西收拾好,把房门钥匙搁在桌子上,然后我在屋里坐了很久,想我应该去哪里。我没有钱,不可能去开房间;我当时在一家旅行社帮它们带一些散客,这些客人一般都是台湾的新加坡的,也有一部分欧美的中老年人,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他们过的多好,到哪里都有我这样的亲人给他们导游帮他们订房间买机票,活到那个地步就真可以四海为家了。我想着想着就哭了。中午的时候,我的房东来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他坐下来说“怎么了?舍不得走?”我说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地方去。他跟我开了两句玩笑,突然说:你可以住在这里,永远。我一看他的眼睛和那副表情我就明白了,当时我怒不可遏。我大声说:你以为我很贱?很不值钱?他说:你也不是每个晚上都回来,据我所知,你经常和你的客人住在酒店。他说得对,我带团的时候,有的时候为了方便是会住在酒店,比如第二天要去长城什么的。可是一来我现在没有团,我凭什么住酒店;二来我就是住酒店也轮不着这么一个典型的北京混混儿说三道四。

 

我把房间钥匙拍在桌上,拎起包就走。他竟然嬉皮笑脸地说:你嫌我不够档次,怕掉价?我要是上你们的那个旅行社报个名,你还不是把我当个大爷似的伺候着。

 

我后来到我的一个朋友家,她就是我房东的朋友。我坐在她家的沙发上,一边说一边哭。最后,她留我吃了晚饭。她的妈妈是个退休老教师,一直在我们附近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他们家是三居室,完全可以容我借住一两天,可是一吃完晚饭,她妈妈就在招呼着我的朋友洗碗擦桌子,我一说:阿姨我来吧。她就特别不耐烦地说:你坐着,坐着,你是客人。我的朋友的妹妹总是绕着我找东西,一会是我的书去哪里了,一会是钱包。好容易收拾停当,她的妈妈又找了一把笤帚在我旁边扫地,我走到哪里她就扫到哪里。我说:阿姨,地挺干净的。我给您拖一遍吧。她说不用不用,然后继续扫。我只好和我的朋友说,我走了,谢谢你的晚饭。

 

你知道吗?去年她妹妹要出国留学,还是我给她做的经济担保。她妈妈请我去她们家,对我的态度,不用说了。其实我也没有必要怨人家,我早想明白了。人家有房子住,凭什么要让你借住。助人为乐虽然是一种美德,但是谁也没有义务帮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吧?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让人不喜欢的人。我应该在小城里踏踏实实生孩子做饭,可是我偏要到北京折腾。我是有点让人看不起,人家认为我就是一个贪图虚荣的人。有点象我看不起纷纷一样。

 

后来,我去了一家酒吧。我坐在那里喝酒,脚底下是我的旅行箱。我想我可以喝到天亮,然后再上旅行社问问有没有散客。可是,我越来越困,越来越感到冷和疲惫,我真的想有张床。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不是出身名门的小姐,我不是,我就是一个小地方来的穷孩子,我凭什么要过好生活?没有付出就没有得到,人家高干子弟如何如何,那是人家爹妈出生入死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换来的;人家有钱人家的孩子怎样怎样,那是人家祖辈流血流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挣下的,就算有的人是攀龙附凤得来的,那也是有风险的。自古伴君如伴虎。我有什么?我爹妈有什么?后来我觉得越来越冷,我就想如果有谁愿意让我好好地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生存是第一位的,然后是发展。

 

真的有一个人和我套词,夸我漂亮,给我买酒。我觉得他挺好,和他说话真轻松。所以当他问我是否愿意和他认识然后再找一个什么地方的时候,我立刻站起身说:好吧。我真的想跟着他走,走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最好我还可以冲个淋浴。他看见我从脚底下抽出旅行包的时候,吓坏了。最后他落荒而逃,把我一个人扔在金碧辉煌的王府饭店的前厅。我知道他在找机会离开我,他不敢招惹我。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怕我,这些是我后来懂的。和做生意一样,再好的东西一打折一上摊,也就让人感觉轻贱了;越诱人的买卖越没人敢做。我当时就属于这种情况。

 

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让我在前厅等他一会,他去找个熟人,然后开房间什么的。我就知道他不会回来了,不过我还是等了他一阵。最后,我去了王府的卫生间,我在那里洗漱,化妆,换了一身衣服。我真的很喜欢饭店的卫生间,宽敞明亮,卫生用品充足,冷热水都有,还散发着一点让人感觉矫柔造作的香气。你知道吗,我竟然把马桶盖放下来,然后坐在上面,身子往后一靠睡了一会儿。真舒服,那个马桶盖好像是非常柔软的皮子做成的,我至今还记得。

 

我在王府的马桶上思考我今后的方向和我到底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现在,我还有在卫生间想事情的习惯,我认为在那个时候人最清楚。最卑贱的地方往往最能让人穿越一切虚无缥缈的东西直达事物的本质。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不同的女人不一样,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怎么才能拥有他们?我从王府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容光焕发,精神抖擞。我找了一个地方不计后果地喝了早茶,钱少得离你的理想非常远的时候,就和没有一样。我高高兴兴地吃到九点钟,然后打了一辆夏利,直接找到某某的办公室。

 

他见我拎着包挺胸抬头地进来,还以为我是要去赶飞机。

 

我对他说:我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了。

他问:是什么?

我回答:帮助。

他大笑起来,问我想要什么帮助。

我说:我年轻能吃苦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我已经打算豁出去了。

他和蔼可亲地告诉我光靠豁出去是没有用的,必须懂得用心思。

 

后来我们一起吃饭,然后他陪我逛街,街上有很多含泪大甩卖的东西,他说这些全是豁出去的,有人要吗?就是你买了是不是也一定不会很爱惜?

 

他帮助了我,真的。但是他也得到了我。我是心甘情愿的,就像珠宝,明珠暗投总不如物有所值。我希望我能像最珍贵的珠宝,历经离乱,数易其手,同样璀璨让人心动不已。我喜欢古董,尤其喜欢那些有故事的古董。我曾经见过一张名画,上面盖着好几朝皇帝的印。这说明每一个皇帝都把她当作无价之宝。

 

后来他告诉我为什么我开始给他打电话,他反应不热烈。因为他认为如果那个时候他立刻援手,我反而不珍惜他,反而认为帮助是应该的。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的。”

 

  阿戴讲到这里,停下来。问我,是不是现在有点看不起她。她说你不用隐瞒,就是看不起也没什么,但是每个人都有让人看不起的一面,你也有。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怎么讨好你的上司,难道你从来没有说过谎?大家都有。

 

  我说阿戴我没有瞧不起你,就像当初你的男朋友就是一个师专毕业的中学老师一样,我没有觉得你不对,真的。我只是想知道,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吗?

 

  “当然不是,你可能就不需要这个代价,我现在也不需要付出这些代价。只是,你可以选择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但是你不可能不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一旦付出,就像赌博一样,你就会想着赢,想着捞回来。当然,你的赌本越雄厚,你赢的几率也越大。”

 

  你打算把这些告诉给你的孩子吗?

 

  “第一我没有孩子,第二我的孩子已经不需要像我当初一样了,我们的起点不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